欢迎访问BINZZ励志网,分享好故事、传递正能量!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经典语录 >

漫长的告别经典台词大全

漫长的告别经典台词大全

添加时间:2018-06-14 17:43:42 来源:Binzz网[整理] 编辑:cyy

《漫长的告别》是一部由浅野忠信、绫野刚和小雪等主演的剧情电视,该剧根据美国作家雷蒙德·钱德勒的同名小说改编,小编整理了一些剧中出现的经典台词,大家一起欣赏吧!

漫长的告别经典台词大全

你知道,故事的结尾并不重要,生活唯一确保我们的就是死亡。 

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让那结尾,夺走了故事的光芒。

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

你费尽心机好不容易道出真相,其实未必能够减轻任何人的痛苦。而且往往会把事情搞得更糟。

世上没有一个陷阱像你自设的陷阱那般害人。

我是个弱者,没有胆量没有抱负。我抓到铜戒指,发现不是金的,简直惊呆了。像我这种人一生只有一个伟大的时刻,只在高秋千上做过一次完美的演出。余生就只求尽量不从人行道跌进到阴沟里罢了。

“钱有个古怪的特性,”他继续说,“数目巨大的钱好像自有其生命,甚至自有其良心。钱的力量变得很难掌控。人向来是一种可以用钱收买的动物。人口的成长、战争的大开销、无止境的重税压力—正在使人越来越容易被钱收买。一般人疲惫又惊慌,疲惫又惊慌的人是讲究不起理想的。他必须养家糊口。我们的时代公德和私德都在惊人地衰退。你不能指望生活品质极差的人有品格。”

我想要的我总能找到;可等我找到时,就再也不想要了。

俗话说情欲使男人衰老,却使女人年轻。俗话有不少是胡说八道。俗话说有钱人永远能保护自己,他们的世界永远是灿烂的夏天。我跟他们生活过,他们其实是烦得要死又寂寞的人。

永远不要让结局遮挡了故事的光芒。

什么感觉都没有,这就是我现在的感受。我就像是星星之间的太空一样,那么空洞,到家后,我调了一杯酒,站在客厅的窗户旁,小口啜饮,倾听着月桂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声,凝视着这个城市上空刺眼的强光。远处警笛和救火车的声音此起彼伏,难得让人清静一刻。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逃亡,有人在追捕,充满罪恶的夜晚,有的人命在旦夕,有的人遍体鳞伤。要么被飞来的玻璃割伤,要么在方向盘前或是车轮下被撞死。有人被打:被抢被人勒住脖子,被强奸、被谋杀。有人饥饿生病,厌烦,由于寂寞,悔恨,恐惧而绝望愤怒、残忍、狂妄而泣不成声,一个不比其他城市差的城市,―个富裕,充满活力和骄傲的城市,一个失落,破败、充满了空虚的城市。

法律不等于正义,这是一种非常不完美的机制,如果你按对了钮,而且够幸运,正义也许会出现在答案中。法律意图担任的也只是一种机制而已。

一般人疲惫又惊惶,疲惫又惊惶的人是讲究不起理想的。他必须养家糊口。我们的时代公德和私德都在惊人地衰退。你不能指望生活品质极差的人有品格。大批量产生的东西质量不会太高——你不要好质量,嫌太耐久了。

我不是生你的气。你就是那种人。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弄不明白。你举止文雅,素养颇高,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你坚持自己的原则,但这些原则只属于你个人,与任何一种伦理道德都没关系。你这人不坏,因为你本质不错。不过不管是正人君子还是流氓痞子你都乐于结交,只要流氓痞子英语讲得流利,吃相过得去就行。你是个无道德可言的人。我估计是因为战争,可我又觉得或许你本性如此。

用心自省、找出自己本心,这是不寻常的天赋。大多数人一生 要用一半的精力来保护从未存在过的尊严。

天上有星星,但灯光太亮了。

我再也没有见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除了警察。还没有人发明告别警察的方法。

财产上亿的人在仆佣、保镖、律师和驯良的经理人才的保护下过着奇特的生活。他们应该也吃饭,睡觉,理发,穿衣服。可是你永远无法确定,你读到或听到的相关消息已经被一群公关人才加工过了,他们拿高薪,替主子创造并维持一种单纯、干净、讲究如消毒针头那样好用的形象不一定要是真的,只要跟大众已知的事实一致就行了,而大众已知的事实屈指可数。

世上确定有法律这种东西,我们深陷在里面,逃也逃不掉。法律的作用几乎是在给律师找生意,如果不是律师教他们运作,你想大亨和暴徒怎么能历久不衰?

管别人的闲事只会惹来一身腥。

“我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 

“我们?我忘了。我记得那好像是另外两个家伙。”

的的确确一点感觉都没有,心里空旷得就像星辰之间的空间。

没什么,我只是告诉你我生性浪漫。

是吗?我的自尊和别人的不一样,那是一个除了自尊之外一无所有的男人的自尊。要是冒犯了你,请原谅。

他理当年纪轻轻死在挪威,成为我献给死神的恋人。他回来成了赌徒的朋友、富家婊子的丈夫、被宠坏的毁掉的男人,过去可能还当过骗子之类。光阴使一切变得卑贱、破败、满是缺陷。霍华德,人生的悲剧不在于美丽的事物夭亡,而在于变老、变得下贱。这种事不会发生我身上。再见,霍华德。

和煦的海风掠过低矮的群山往西而去,滤净了空气。滤去了燥热。空闲谷区的夏天如此完美,是某个人精心规划出来的。天堂股份有限公司,严禁入内。仅限上层雅士。谢绝中欧族裔。只接受精英,最优秀的人士,最迷人的阶层。像洛林、韦德之流。纯金一族。

有钱人并不知道这一点。他们从来没尝过真正的乐趣。他们从来没有非常想要一样东西,也许别人的老婆例外。跟木匠的老婆想要为客厅换一幅新窗帘相比,他们那种欲望相当苍白。

我左手边是个没灌水的游泳池,再没有什么比没水的游泳池更落寞了。

我也许太固执,或太重感情,可我也很实际。

超过一定的限度,所有的危险都一样。

热烈癫狂、难以言喻、如梦似幻的爱情,一生不可能遇到第二次。

那是高度敏感的瞬间,你所有无意识的动作都变成了意志的不连贯的行为,无论这些动作你多么习惯。你好像是个患了小儿麻痹后学走路的人。没有一件事情是顺理成章的,绝对没有。

特里,你打动过我。一个点头,一个微笑,挥一挥手,这里那里某个清静的酒吧里一起清清静静地喝几杯酒。好时光一去不复返。回头见,阿米哥。我不跟你道别。我已经跟你道过别了,那时这么做还有意义。那时它意味着沉痛、孤寂、不可追回。

要是你厉害,根本不需要那玩意儿;要是你需要,就别对我逞能。

在那千般罪行的夜里,有人垂死;有人伤残,被飞来的玻璃割伤;有人在方向盘前被装死或死伤在巨轮下;有人挨打,被抢,被勒住脖子,被强暴,被谋杀;有人饥饿,生病,厌烦,因寂寞,悔恨,恐惧而绝望。气愤,残忍,狂热,泣不成声。一个不比其他都市差的都市,一个富有,活跃,充满自尊的都市,一个失落,破败,充满空虚的都市会看你生在什么位置,自己的个人积分如何。

我开车回家,一路咬着嘴唇。我其实是心肠相当硬的人,可那家伙有什么东西触动了我。我不清楚是什么,也许是他的白发、疤脸、清晰的嗓音和他的礼貌。也许这些就足够了。

我去厨房煮咖啡——几大勺咖啡粉。厚重,浓烈,苦涩,滚烫,寡情而颓废。

这世界遗憾的,折射出美好的 

所以才扬起头,继续走每个关口 

痛苦是为了唤醒我,并非要惩罚我 

哪怕拥有的都悄悄离开我 

这人生美丽的,也都带着遗憾的 

我曾等着理由,等来了几片创口 

痛苦是为了带领我,并非要抛弃我 

直到我拥抱遗憾的那个我

总有一天,她会需要我,而我会是她身边唯一一个手里没捏着利器的人。很可能到那时我会被踢出局。

那东西让我想起过去,那时我还不是一只酒囊饭袋。

一天二十四小时,一些人在不断地逃遁,另外一些人在努力地追赶。 在包藏万般罪孽的黑夜里,有人正在咽气,成为残废,被飞来的玻璃片割伤。在巨轮之下支离破碎,在方向盘前头破血流。被殴,被劫,被勒死,被强奸,被谋杀。忍饥挨饿,病魔缠身,百无聊赖,孤独绝望,懊悔自责,担惊受怕,怒气冲天,冷酷无情,焦虑不安,哭泣颤抖。

你不能指望生活品质极差的人有品格。

法律不等于正义,它是一种非常不完善的机制。

我不愿顾影自怜,也再无他人可爱。

很高兴结识你,尽管相当短暂。

金钱就是权力,而权力被滥用了。这就是所谓制度。说不定这就是我们能拥有的最出色的制度了,不过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陌路人可以继续走他的路,装作没听见。

世人再凶也凶不过凶悍的墨西哥人,再柔也柔不过温柔的墨西哥人,再真也真不过真诚的墨西哥人,尤其是——再悲也悲不过悲哀的墨西哥人。

无坚不摧的力量撞上无可动摇的堡垒的经典,一场无甲胄的战役,一场不流血的战争,一场你能够在广告代理机构以外的任何地方发现的对人类智慧的精心浪费。

他酩酊大醉、落魄潦倒、饥肠辘辘、遭遇挫败而又维持着骄傲的时候,我更喜欢他些。果真如此吗?或许我只是喜欢充当大恩人。

大多数人一生要用一半的精力来保护从未存在过的尊严。

他应当在挪威的皑皑白雪里英年早逝,我那献给死神的恋人。他回来了,与赌徒为友,为富娼之夫,成了个受宠而堕落的男人,或许之前还干过坑蒙拐骗的勾当。时间使一切都变得低劣平庸,满目疮痍,皱纹累累。人生的悲剧,霍华德,并非英年早逝,而是日益老去且日益下贱。我不会步此后尘。别了,霍华德。

我脖子发痒,所以刮了胡子,冲了澡,上床平躺着倾听,仿佛我能从黑暗深处听见一个声音,一个平和而耐心的声音,这声音使一切变得清晰。但我没听见,我知道以后也不会听见。没有人会向我解释伦诺克斯的案子。没有解释是必然的。杀人者自己承认了,而且他已经死了。连审讯都不会有。 

并不是因为有奸诈的政客和他们在市政府及立法机构里的帮凶,才存在流氓恶棍、犯罪集团和打手喽哕。犯罪并非恶疾本身,而是恶疾的症状。警察就好比开阿司匹林医治脑瘤的医生,不同的是警察更喜欢施行大棒疗法。我们一夜暴富,粗鲁野蛮,犯罪是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有组织犯罪是我们为我们的组织化付出的代价。犯罪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尾随我们。集团犯罪只是暴富肮脏的一面。

就像《新闻报》的朗尼·摩根所说的——相当省事。如果是伦诺克斯杀了他妻子,很好。那就没必要审问他,没必要翻出所有令人不快的细节。如果他没杀她,那也很好。死人是世上最好的替罪羊。他不会反驳。

价签?什么东西不坠个价签,朋友?你大概以为我不幸福?

“当然。只是装装样子而已,没有其他。这里——”他用打火机敲了敲胸口,“这里什么都没有。曾经有过,马洛。很久以前有过。得了——我想,就这样结束了。”

财产上亿的人在仆佣、保镖、律师和驯良的经理人才的保护下过着奇特的生活。他们应该也吃饭,睡觉,理发,穿衣服。  

可是你永远无法确定,你读到或听到的相关消息已经被一群公关人才加工过了的,  

他们拿着高薪,替主子创造并维持一种单纯、干净、似乎极其讲究般的生活,其实只是为了要获得一致般的随流或大众般的认同。完全没有真正的所谓自在般的生活。所以,这类人的空虚,也不比他们自身的精彩更显精彩,反而倒是他们的空虚,更使他们显得变异的多种多样性,即说变态,或说怪胎!终至堕落于迂腐!

他应当在挪威的皑皑白雪里英年早逝,我那献给死神的恋人。

这话我听玩法律的人说过,听地痞流氓说过,也听上等人说过。措辞不一样,但意思没分别:别掺和。我来这儿喝一杯琴蕾,是因为有个人曾经嘱咐过我。瞧,我现在是在自掘坟墓啊。

这人生很美丽的,也都带着遗憾的 

我曾等着理由,等来了几片创口 

痛苦是为了带领我,并非要抛弃我 

直到我拥抱遗憾的那个我

但是做过什么绝不等于全部。他是个你不可能讨厌的人。你一辈子遇见的人里有几个是这样的呢?

再没有什么比没水的游泳池更落寞了。

    热门文章

    Binzz:让学习、工作和生活充满正能量 | 粤ICP备130102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