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BINZZ励志网,分享好故事、传递正能量!励志网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美文摘抄 >

又算什么?我要是没干过

添加时间:2017-01-23 03:40 来源:Binzz网[整理] 编辑:冷蝴蝶
楔子:遇见 两年多了,我没有再回故里,一直随着欧阳的车队,在内地骑行。我们即将要到达目的地的那个夜晚,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心事,疲惫不堪,难以入眠。而我,在床上辗转辗转,一直回想着白天欧阳对我说的那番话。 欧阳说,华一笙我们马上就要回南城了
楔子:遇见 两年多了,我没有再回故里,一直随着欧阳的车队,在内地骑行。我们即将要到达目的地的那个夜晚,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心事,疲惫不堪,难以入眠。而我,在床上辗转辗转,一直回想着白天欧阳对我说的那番话。 欧阳说,华一笙我们马上就要回南城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我没有应他,一直沉默着,欧阳似乎明白了我的心思,又补充了一句,情也好,恨也好,一码归一码朋友最重要! 后来我才明白,那个晚上他也失眠了一整夜,归根就底还是为了”朋友”二字。 第二天我们就跟着骑行车队回到了终点站: 湖南,容城 那一个晚上,我们这只15个人的骑行车队,在一家小旅馆里庆祝,每个人似乎都特别的兴奋。可我却一个人坐在一旁,喝着闷酒。 终究还是回来了……

沉默间,酒瓶的碎裂声,响彻了整个房间,我也被下了一大跳。不知是谁在我耳旁瞎嚷嚷,啊!华一笙,你的脚流血了。所有人都看着我,安静的无法形容。 欧阳朝我大叫,华一笙,别往下看。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我的脚腕进被酒瓶碎片划伤了,可我却浑然不知,血就那样,不断的涌出 殷红如木棉,可我却神智紊乱。 整个房间瞬间慌乱起来,几个大男人把我包围着密不透风,欧阳拨动着人群说,让开!让她透透气! 我被他抱起往医院跑!那天晚上的月光很美,如纱,如绸,如情人眼里碎掉的眼泪,再也拼不起来。

晕血这病四年前才开始犯的,那是我的伤疤,永远的噩梦。 栗子巷,如往常一般,人来人往。巷子深处,没有人敢涉足,那是因为那里,太黑。而我与秦茹则躲在废弃的洗衣机旁,偷听着柏汐玥与三个夜总会女人的毒品交易。 娘的,柏汐月这个***这敢情是知法犯法啊!不行,我得拿手机拍下来!这玩意儿怎么着也得告他做个三五年牢吧!秦茹刚拿出手机就被我拦下,她轻声吼道,干嘛,别拦着我!我无奈的看着她没好气的说,你猪啊你,拍照不用闪光灯啊!你是想让我们两个被发现吗? 她说,我把闪光灯关了不好了!大不了录个音吗! 我说,你开屏是没声儿的,还是没光的,这不明摆着,向柏汐玥嚷嚷,“来抓我啊!” 于是我从她手中夺回手机。 她说,胳膊往外拐了是吗!我这叫为你好!手机被她强势的夺回。 我说,你要是出事了,老娘灭了你的 尸体!手机又重回我的手中,于是我们两个就这样纠缠不休,战况愈演愈烈,秦茹用力一扯,手机就成我手中滑走,当然也没有在她的手里。恰好飞到了柏汐玥的脚边。

这人啊,要是倒霉起来拦都拦不住! 原本我打算与她悄悄的逃走,却被那几个女人团团围住,秦茹透着昏暗的灯光,看着那几个女人。在我耳边发表感慨,哇哦,童颜巨乳啊!娘的,她三上世是奶牛吗?我不由地翻了翻白眼,她就是这样,说话直来直往的,让人不禁汗颜! 哟,华一笙哦!你不去当你的清纯小妹子,倒过来当蝙蝠了,难不成这也是你的兴趣?柏汐月眼神冰冷,我从她的眼里看见了,杀意。我的直觉告诉我,是如此! 秦茹,看了看我又看向她,把我挡在她的身后说,你丫的才是蝙蝠呢,一家都是蝙蝠!看你的身材,一看就是去整过的,不要脸! 柏汐玥出了奇的淡定,说,华一笙,今天是顾哲铭的生日对吧?我想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把刀是我今天打算送给他的,不过你们竟然发现了秘密,就不能在留活口。不管你们听到了多少,谁能保证你们不嚼舌根!一把雕花的匕首在她手里,反复的把玩。秦茹说,我就不相信你杀人这事你还做的出来的出来?杀人偿命,你不懂吗? 你觉得,我背后若是没有靠山,我会动你们?死一个人又算什么?杀一个人,又算什么?我要是没干过,不会这么说!柏汐玥的话让我心凉,时间真的是完完整整的把她改变了,变的不留痕迹! 此刻我还在沉默,可秦茹早就和柏汐月干上了,她大叫,华一笙,快走!别管我,快去报警! 你们三个还在这里干嘛?是想让我们坐牢吗?还不快把她拦下来。柏汐月说。那三个女人一把把我揽下,摁在墙上,我却听到秦茹大叫,啊!你个混蛋!既然敢动一笙,老子和你拼了! 场面一片混乱,突然间,时间,仿若静止了,柏汐月的刀径直捅在了秦茹的胸口,柏汐月也是呆了,把刀抽出来,扔在了地面,沉重的金属声,让我窒息。我挣扎着,跑到秦茹的身边,血液不断从她的伤口里涌出,阿茹,你不能死! 她的血,我的泪,就这样不停的流着,流着……

四周是一片黑暗,无尽的黑暗,仿佛听见有一个人在对我说来吧,跟我走。我带你去找她。 怎么可能呢?我亲眼看见她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心跳,手掌心,还有一丝的暖意,就快要散去……一时之间,只觉得眼皮沉重,我的意识告诉我,不可以睡!但是,还是倒下去了,上帝,你带我去找她好吗?我情愿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不知过了多久,我张开略微沉重的眼皮,看着这个昏暗而又陌生的房间,浓郁的消毒水味告诉我这里是医院。窗帘前站着一个男人,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我哪顾得上这些,仔细想了想。

看着被汗湿的枕头,才深知,那是一个梦,一个几年前的真实的“梦“。 我又想起,是因为晕血住院。那么欧阳呢?我打量着这个房间,除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的背影外,没有其他人的存在。我坐起身来,看着那个人的背影不知为什么,竟觉得心寒。我应该不认识他 吧! 你好!请问欧阳到哪里去了?你是他的朋友吗?你可以让他过来一下吗?我已经问了很多个问题可他却理都没有理我一下。我以为他没有听见,便提高了声调,喂!我说……

一笙,是我。那个男人,转过身来,他的面孔,让我熟悉的害怕。顾——顾哲明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知道我回了容城!我竟然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却本能的想要离开。我急匆匆的下床,他却朝我走过来。手腕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拽住,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一笙。我转过身,看着他,说,把手放开!我还有事,要先离开! 像当年那样不告而别吗?华一笙。他看着我,一脸的严肃。我别过头去,没有回答他。 回答我!别想逃避!他说。 没有,没有谁逃避什么。顾先生!我看着他故意加强了语调!尤其是最后三个字! 他说,你还在惦记着,那件事吗? 我说,没有惦记,而是一直不敢忘记,一直把她放到了心里,顾先生,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想要忘记过去,有几个人可以!你说啊!如果你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被自己最爱的男人的女人亲手伤害,你会怎么想?你也会释怀?简简单单的释怀吗?还是忘记? 他说,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给我的感觉很陌生,为什么叫我顾先生! 我说,你是在怪我吗?你可以把手松开了吗?我真的有事!请你放开! 他说,这一次我不再会放手。 要是以前,我一定会惊讶,高兴!而现在给我的感觉却是无聊透顶!我甩开他的手,理会他脸上的表情,离开了这个病房。沉闷的关门声,响透了,大厅!我一直奔跑!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我并不惊讶他没有追来,他这不冷不热的性子还是没有变啊!

在门口,我遇见了,在办出院手续的,欧阳。他问我道,一笙,怎么啦?我摇摇头,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追问。随后我们两个就离开了,医院。一路上两个人一直沉默着,天早已大亮,这个城市让我既熟悉又陌生,如同这个城市的人,一般! 回忆都是不堪回首的, 那些逝去的东西,不复存在,也不会回来,只在某一个时间段沉淀……

    [阅读过本文的朋友还对下面美文摘抄文章感兴趣]
    热门文章
    Tags标签: 自己 | 最后 | 一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