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网手机访问Binzz励志文章 经典语录 励志名言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美文摘抄 >

迷彩色的记忆

添加时间:2017-01-12 01:09 编辑:冷蝴蝶
我看到了一片迷彩。一片让我沉醉在血泪之中的颜色,一片让我游荡在记忆之外的颜色 与阿布的相遇是我生命中的一份幸运,也是一次渴求。我幸运在我已经不再青春的岁月里终于邂逅了一次我梦一般的迷彩,当然,我是渴求这样的相遇的。我不是一个军迷,对军事也
我看到了一片迷彩。一片让我沉醉在血泪之中的颜色,一片让我游荡在记忆之外的颜色……

与阿布的相遇是我生命中的一份幸运,也是一次渴求。我幸运在我已经不再青春的岁月里终于邂逅了一次我梦一般的迷彩,当然,我是渴求这样的相遇的。我不是一个军迷,对军事也没有任何了解,我只是敬佩一个“兵”,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份纯情的血泪!

08年,冬季…

浩荡的人群中,蒸腾着西北大漠的凛冽。一个沉着憨厚的蒙族青年踏上了去往某地新兵连的列车。

嘈杂的车厢躁动着一群青年的激情,他们希求着自己青春的怒放,也等待着终于成为男人的那刻。

“全体集合……”如同山响的声音在刚下列车的人群中骤然想起。“这也太他妈没人道了,刚下火车就…”在这个蒙族青年的身后传来这样的抱怨。可话还没说完“全体集合……”山响的声音又一次响彻车站,也响彻了所有人的耳际。“你们是什么?为什么来这里?”嘹亮浑厚的声音撕扯着北风,面对着静立在飞雪中的新兵方阵,却清晰如铜雷。

沉默,安静,只有风声,雪声。

“你们是一群饭桶,来这里混饭吃…”。

还是沉默,安静。还是风声,雪声。

“告诉我…你们是什么?来这里干什么?”铜雷一般的声音带着怒气与肃杀再一次传播在凛冽与风雪之中。

“我是一个男人,我来这里要当一个兵。”人群中传出一个嘶吼着的声音划破安静的方阵。

“你!出列!”铜雷般的声音命令着方阵中那个嘶吼的青年,“报告你的名字。”

“我叫布仁”青年依然嘶吼道。

“说话前先说报告,重新报告你的名字。”

“报告首长,我叫布仁,我是一个男人,我要做一个兵。”

如铜雷般穿着87作训服的男人冷笑一瞬:“好!非常好!那就让我见识见识你想成为一个男人,一个兵的本事,入列…”

“是!”青年立正,向后转,跑步入列。

“既然你们说自己是男人,想成为一个兵,那就证明给我看,空口无凭。”男人嘴角再次浮起冷笑却带着刚毅,“全体都有,听我口令,目标:新兵连,跑步前进…”……

“如果说部队给我的第一份礼物是什么,那便是一个纯粹的十公里,一个纯粹的‘累’字”阿布手里夹着香烟,如是说。我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如山的这个男人。“但是,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再让我回到十八岁我还是选择做一个兵!”阿布看了一眼我惊讶的表情轻声说道。

我无数次的幻想过穿上迷彩,走在军营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可我在青春的年华里永远的错失了那种感觉,所以我敬重一个有过那种岁月和记忆的男人,因为他们是真正的男人,是血与泪铸就的钢铁。

新兵连。

撕破寒冷的各种训练口号回荡在新兵连内,零下19摄氏度的气温却难以禁锢一群淌着热血的青年的志向。他们为了一个很简单的理想而磨砺着自己,他们只想成为一个“兵”,一个男人。

阿布的87作训服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雪混合物。这个蒙族青年,壮实的青年,依然没有停下训练的脚步。寒风中,保持着一个仿佛永不动摇的军姿,标准的军礼,清晰的口号:“立正…敬礼,礼毕……”一遍遍的重复着。

我只是一个记述者,记述着阿布那些闪亮的日子以及那些难忘的记忆,所以请原谅我拙劣的笔迹。如果有机会有时间我会将这些属于阿布的记忆详尽的记录下来!而在这里我只是想借助阿布的军行记忆去述说一个真实的真正的男人,说给我自己,无关任何人。

无关任何人,懂吗?如果你想对比我不介意,只是请你收起那些恶心的动作和操蛋的口吻。

b军区,某集团军,某师,某侦查旅。

宣誓。

“全体都有,立正……”。

“我宣誓,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佩戴肩章领花穿着07迷彩作训服的侦查方阵震天呐喊,整齐划一。

仿佛依然飘荡在眼前的阵势让阿布久久的闭上了眼睛,一旁聆听的我却陷入了无尽的迷彩中仿佛也看到了那个神圣、庄严的
方阵。

阿布的记忆依然继续着——

“一,二,三,四……”每日早晨的五公里越野像是阿布生活中的每一个出发点,即使酷暑严冬始终不曾改变。而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兵”

“你们是什么?来这里干什么…”捕俘侦查一连连长面对着整齐的迷彩方阵。“我们是饭桶,来这里混饭吃…”整齐的迷彩方阵,整齐的震天动地。“错!现在,你们是一个兵,一名军人,来到这里你们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能扛起责任的重担的男人…”

责任?

当我问到阿布责任对于一个兵、一名军人是什么概念时,阿布的眼角有迷蒙的液体闪现,我不知道是他手中的香烟炝出了眼泪还是什么!

很久,阿布又点燃一支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那些过往又在浓浓的烟雾中跋涉……

“和平年代的战争没有硝烟,但依然残酷,同志们,考验你们的时刻到了,你们做好准备了吗?”伴随着雨声,雷声的呐喊在某师部大院回荡着。“时刻准备着,为人民服务…”迷彩方阵铿锵有力的回答着。

一场大雨冲毁了某城市的防汛系统,水势如脱弓而出的利箭一般直指某城市几十万人口的安危。在浩浩荡荡的抗洪队伍中阿布奉献着自己的青春,他宽阔的肩膀扛起了一袋又一袋水泥,雨水冲刷着他狂跳的内心,也刺激着他作为一名军人的职责。

阿布忘了自己扛了多少水泥、沙石,而雨却没有要停止的迹象,滚滚的雷声依然咆哮着。“同志们!这就是战争!你们有没有信心给我把这个山头打下来?”防汛作战临时指挥部的喇叭上传出嘶吼的声音。

“保证完成任务!为人民服务!”所有抗洪战士停驻了一瞬手中的动作山响般的回答划破雨声,雷声。

被积水冲破的下水管道仿佛一个个定时炸弹一般,路面下陷,房基坍塌,一瞬间无数的恐慌弥漫着过惯了平静祥和的某市市民,几十年罕见的大雨歇斯底里的冲刷着这个城市的地下疏水系统,也给整个防汛指挥部带来了莫大的困难,要如何疏通那么多的管道?又要用多长时间?而这个城市又能坚持多久?无数的问题如洪水一般汹涌着指挥部里的每一个指挥官。

一声铿锵有力的“报告!”打破了指挥部死寂般的沉郁。“讲!”,“破裂的下水管道导致路面严重坍塌,泄露的洪水已经冲走了不下十人,报告完毕!”,“传我指令,通知各抢险大队立即组织救援小组全力救助遇难百姓。”一位中将级别的老头颤抖着愤怒的声音。“是!”警卫转身出门,跑入了滂沱的大雨之中。

阿布走到一处塌陷的公路低洼处。与肩齐深的积水使他难以呼吸,每走一步都有掉入隐藏在水下的通水地沟里的危险,那一刻,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在呼唤着他,但在他的心中却有一个更高的更神圣的声音——“为人民服务…”。

而他只是为了帮助一群从未蒙面,从未相识的人在洪水中抢回一点无关紧要的百姓财产。

深夜,阿布的双眼似乎多年前的那场大雨一般蕴藏着惊涛骇浪。我没有力道的笔尖很久都不知如何去恢复当时的悲然痛怆……

三个多小时的抢险仿佛三个世纪般漫长。被积水浸泡了40多分钟的阿布身后传来一声刚铁般浑厚的声音“阿布!”,阿布转身:“到!”,“回到岸上休整,你已经呆的时间太长了!”捕俘侦查一班班长命令到。“不!班长,这是我的阵地,我保证完成任务”,“执行命令!”班长不容辩驳的吼声击打着大雨。“那就让我和你一起并肩战斗”阿布的声音同样执拗。“我再说一遍,执行命令!我不希望我带出来的兵是一个不服从纪律的孬种”班长的声音如同厮鸣的雷声霹雳着阿布紧绷的神经:“是…”阿布敬礼,转身回到岸上休整。

其实这是我不想写出来的,但我不得不写,因为我想保存这份不属于我但让我感触一生的阿布的记忆,迷彩的记忆。而这是阿布最为疼痛的往事,一直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往事。我只希望当某一天阿布无意看到这些拙迹的时候能够原谅我此刻的执意所为。

雨,更加汹涌 的侵泄而下,阿布湿漉漉的07作训服里裹着一躯如山的身体,而那颗炽热的心却因为战友血浓于水的情变得更加滚烫,那么多一起甘苦的日子一幕幕涌上双眼,那些共同训练,共同演习,共同摸爬滚打的场景……

“班长!班长!班长…”休息营帐外传来一连串的声音。阿布收起眼前的记忆,心却为之一震。

“班长,班长怎么了?”营帐外,阿布紧紧的抓着一个卫生员急切的问到。“那…那边…”卫生员哆嗦着嘴唇手指着那个低洼积水区的方向。阿布转身飞一般冲到积水的岸边:“不…班长!班长……”阿布不相信的看着不远处冒出在水面上的一双手,一双粗糙有力,一双抠动扳机却精准无比,一双挥动刺刀却虎虎生风的大手,“我来救你,班长,挺住…”阿布顺势要跳进水里去救班长却被身边的战友死死的摁在了地上。“班长已经牺牲了,他在游回来的途中陷入了积水中地下排水沟的漩涡里…只漏出了一双还紧紧握着‘百姓财产’的双手。”一个压着阿布的战友哽咽着声音。“不…我要去救他,他没死……”阿布的眼泪混着鼻涕,咆哮伴着雷声“不!我的班长…他没有死,他没有死……”

“全体都有!敬礼……”捕俘侦查连一连连长的声音响彻整个抢险阵地,所有伫立在雨中的战士行着标准的军礼。

临时指挥部内,一片死寂,却都做着同一个动作——军礼!

“礼毕!”捕俘侦查连一连连长忍着眼泪声音却震天,“抢险继续!”

中将级别的老者缓缓落下行军礼的右手:“战争有情,水火无情啊!我的兵本该光荣的战死在沙场…我无颜面对他们……”

四个多小时的暴雨终于在悲痛之后平息了汹涌。阿布闭上了眼睛,任由眼角的泪水肆意的击打着他疼痛的往昔。

沉默,久久的沉默。

责任?责任是什么?

男人?男人是什么?

血?泪?

记忆。

我的笔记因为有这么一段阿布的,迷彩的记忆而变得不再单调,你若问我一个兵的记忆有多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而我这笔记只是记录了一个小水滴,只是滂沱大雨之中的某一滴雨水,只是那么一滴,只有一滴,一滴……

深夜,我又看到了那片迷彩,那片我热爱的迷彩,我珍贵的颜色……



                                                                                                                                                          待续——
                                                                                                                                                           文/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