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BINZZ励志网,分享好故事、传递正能量!励志网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美文摘抄 >

【鸢萝迦醉】

添加时间:2017-01-02 13:43 编辑:冷蝴蝶
唔一声嘤咛,我扶着额头从竹床上醒来,有些恍惚。可目之所及,还是墨色一片。顿时心下有些黯然,想来昨夜定是梦一场了,便随手支起身来下床。只是,这是什么? 我呆愣愣地注视着手中的嫩蕊,一样的清冷孤高而不可侵犯,一样的沁雅幽芳而不甚浓烈。笑,不是
       “唔……”一声嘤咛,我扶着额头从竹床上醒来,有些恍惚。可目之所及,还是墨色一片。顿时心下有些黯然,想来昨夜定是梦一场了,便随手支起身来下床。只是,这是什么?
        我呆愣愣地注视着手中的嫩蕊,一样的清冷孤高而不可侵犯,一样的沁雅幽芳而不甚浓烈。笑,不是它是谁?
     
        今日,暖光晴好。我端了玲珑紫玉壶、两只玉杯盏搁置竹亭内,煮酒静坐。云袖轻展,将它覆于其上。悠悠风袭,一时酒香袅绕,花香漫溢。
        虽是无根之蕊,却未见其有蔫败之意。白净的面庞,透出红丝浅浅。轻执起一瓣,指尖温润的触感,激起心神。唇间敛笑,我到底还是忍不住酒的诱惑。拢好花蕊,转身将壶内清酒倒去,换上冰泉碧水,随手添入此花。
        自然,还是差了两味。待我回竹窖内,取了鸢尾藤萝一根、陈年花雕一壶,竹亭间早已花香缱绻,迷了心,惑了骨。看着紫玉壶内,冰泉碧水逐渐被蒸发。慢慢,烟雾蒙蒙一片,又似回到了昨夜梦境般。

        白茫茫的世界,我仿佛能亲见自己游走其间。身体没有触感,亦没有温度,犹如灵魂出窍般。飘飘荡荡许久,终于得见一泽湖畔,而四周竟是花海环绕。当我踏上花毯,一切感官霎时回到身上。
        一股奇香扑面而来,不似麝香浓烈,不如兰花清淡,却是沁雅幽芳。闻之,心下豁然,脑中清明无一物。于是,快步向湖畔走去,我想知这般奇异的景由何而来。我预感,那一汪澄澈可见底的湖泽能给我一个答案。
        说来也奇怪,我愈提步向前,足下传来温腻的触感愈甚,鼻翼间袅绕的花香愈清雅,心中也愈想一探究竟了。
       “滴”。刚靠近时,我一不小心将湖侧的小草带进水面,湖面摇曳,一圈圈鳞波泛开来。原本清澈透明的湖水变得奶白色般浑浊,其间竟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影。
        这位白衣女子身着缎白菱纱,一头墨色青丝随风扬起,其腰间更系有雪玉佩饰(世间少有的寒玉),一手紧握黑玉箫侧放,一手水袖自然垂落,直立于孤峰之上。仅见其半面侧脸,露出肤如凝脂之态,漂于水面之间,此景寒意更甚。
        我有些怔愣地看着,耳畔似有声响:纵我如今修成正果又如何?这莽苍世界,已寻不到你了。
        只见,水中女子将黑玉箫举至唇边,而脚下竟是提步向前一踏,在这孤峰之上,凌空飞舞。水袖长纱,半掩桃面妆。呜咽声重,一曲断埃尘。
        风尽,音歇。来不及看清容颜,望不穿一滴珍珠泪。
        顷刻之间,女子飞身而下幻作了一株白花,铺满峰谷之间;最后一滴泪,点作了一片清湖。
        我心神不定,莫非这里便是那女子所留?
        随手将离我较近的白花攒入手心,我想细细分辨此花是何品种。只是当我一握上那花,我便从梦里醒了。
       
        云烟轻绕,花已煮好了。取了三滴鸢尾藤汁,将花液搁入玉盏。玉盏正是由雪玉所制,正好用来安放。待花雕温煮,便将其二物放于壶内,炉火减弱细煨。
       虽不知这花的名姓,可它确有古书中所记载的仙境“迦兰”之貌。迦兰花,乃仙庭之物,人间不得而觅,气性高雅,有安神醒灵之效;而鸢尾藤萝却是功效相反,食之过多,心智惑下,其味微苦,亦是罕得之物。一正一邪,或者说,是正多于邪。

        此酒,名为“鸢萝迦醉”。味清雅,初尝稍涩,入喉齿颊绕香,后味淡寒。
        饮之,身心清明,一如尘世朝夕都已看透。

    [阅读过本文的朋友还对下面美文摘抄文章感兴趣]
    热门文章
    Tags标签: 鸢萝 | 迦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