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网手机访问Binzz励志文章 经典语录 励志名言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美文摘抄 >

我都穷的天天吃面了还啥子了不起蛮

添加时间:2016-12-18 01:49 编辑:冷蝴蝶
烟一支一支的燃着,一明一暗像萤火虫的屁股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瞩目,从网吧出来已快午夜,隔壁楼的嗨歌伴着4块钱一平米的隔音墙拉开了夜生活的序幕,然而这一切与我无关。 燃完手上的萤火虫仰天吐了口白烟丢下烟头一脚踩去。你个傻逼这是第几支了,还在
  烟一支一支的燃着,一明一暗像萤火虫的屁股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瞩目,从网吧出来已快午夜,隔壁楼的嗨歌伴着4块钱一平米的隔音墙拉开了夜生活的序幕,然而这一切与我无关。
  燃完手上的萤火虫仰天吐了口白烟丢下烟头一脚踩去。“你个傻逼这是第几支了,还在为刚才的事郁闷吗?”小曾看了一眼地上的烟头再白了我一眼。
  我顺势打开烟盒又抽出一根放在嘴边,幽怨的看着烟盒“哎,平时我都舍不得抽的天子,居然还有人嫌弃,我怎么的就不上道?怎么的就不懂礼貌?”毫无疑问今天的我是相当郁闷的,感觉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却总觉得心里憋得慌“我怎么就不上道了,怎么的就不懂礼貌?”。不停的自言自语。“真是六块的水喂狗了!”
室友夸张的瞪着双眼感觉不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还惊奇,一直死死的捏着我的三角肌很不解“我真的服你了,居然能和那种人周旋1个半小时,你不看书了哇?”
“估计他现在的火怕是比我还大哦,出来混这么久肯定也是第一次遇到我这种装莽的人,哈哈哈”
绵阳的每一天都觉得是在阳光下沐浴过的一样,没有成都一样的快节奏,也没有偏远山区的不方便,一直以来都是安定下来的不二选择。难得的周末,午觉一直睡到下午四点钟才睁眼,今天是个不错的开始,已经很久没有系统的看过教科书了,一直连续一周多都是断断续续的看,本想今天该好好整理下思绪去图书馆找点感觉,习惯性的起床洗澡,漱口,洗脸,剃须,一切都如此利索。感觉只要一沾床,出门前都得洗个澡才有精神,不然一天都像是飘起的,一切OK。一个普通的周末的一个普通的绵阳人在16点00分出门了。
从暂住的公寓到医院的图书馆长不过10分钟的路程,笔直的过去穿过步行街,步行街一直以来都是最繁华的一段路,每个铺子都在使着浑身解数招揽顾客,然而大多数都只是无辜的路人,一天来回四次的路人甲依旧的挂着耳塞听着永远不变的几首节奏感超强的音乐,背着快两年的爱华仕书包经过,每每经过这里我都要说不止三次的“对不起,我不需要”来应付各种浓妆淡抹卖衣服的小妹的盛情邀请“来蛮,来蛮,买一送一了”就差一人一根红手绢了,估计我都以为自己穿越回古代。然而16点05分的我永远也不曾想到今天我会把这一年的对不起说完,而且怕习惯性的成为今后的口头禅。
按照今日行程安排先去劲道面馆吃了一碗面,总觉得老板娘和老板婚姻有点不美满,原因很简单:面是越来越难吃。然而他们家的wifi却越来越快,每次去吃面总是顺便看看视频,下下歌听。当然,老板娘和老板的婚姻美满不美满我也是瞎猜了,因为我不愿相信一向比较随意的自己嘴越吃越叼。说起嘴叼,这也得分情况。怎么可能?我可是食堂吃了快10年的好学生勒,哪怕再难吃就算看着舌尖上的中国也得咽下去。但是我撅起来10头牛也拽不回来,记得一次一个人出去觅食,又对三餐没什么特别的喜好,所以就一直走一直走,看到一家名为夫妻面馆的小店,不想走了就它了吧。还没进店就听见夫妻两个吵架,我一听,哇塞,收回刚迈出的左脚头也不回就走了。“感情都不和谐的两口子做出来的面能好吃吗?”。虽然谁都知道这面好不好吃和夫妻感情深不深完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好吧,下场就是中午什么也没吃。
出了面馆赶紧拿出耳塞先试试刚刚下好的音乐,音乐一起感觉全身每个关节都抖动起来,医院的隔壁巷子直通图书馆,巷子挺宽。这周围吃饭的大多数都是病人及家属,当然还有我们苦逼的实习生以及规培生,偶尔住院总也来凑活垫吧垫吧,然后又急急忙忙回科室。所以路上总会遇到三三两两的熟人。以前同一个科室的师兄迎面走来,互相打了个招呼,然后径直向前走去。
突然,我完全没意识到怎么就和一个迎面而来的路人擦了下肩,也就仅仅是碰了一下,下意识的回头说了声对不起。
“你是大爷啊!手机撞掉咯”
我扭头才发现一个手机摔成三块:电池、外壳、机身。赶紧摘下耳机,还没等我动作。“我艹!看啥子!捡起来撒。”也没看对方的表情,赶紧蹲下捡起手机连声说着对不起。
起身才看清对方,“耶,是个混混啊”心想难怪这么冲哦。也没注意对方当时的表情,不过肯定是个臭脸,也不知道是我不敢看喃还是不敢看,自顾自的先把这个手机重新组装起然后开启机“看,没坏。帅哥你手机硬是经摔哦,”“哇塞,居然没坏?那是撒,你不看是哪个买的”就这样笑嘻嘻的赔个不是,两人握手挥别,融洽和谐的留下对方的微信分道扬彪。嗯,好吧。这不是拍我大天朝宣传片。
这个混混从我起身开始就已经开启了复读模式“尼玛哦,走路不长眼睛吗?艹”“靠,闯得到尼玛个鬼哦”“老子硬是想捅你龟儿子两刀哦。”“信不信老子马上喊人弄你”。从小又不多事,为人低调的我(当然,这是我的自我剖析而已)怎么遭得住这么气势汹汹扑头盖脸的乱骂。我心想:大哥,撞一下就要捅我?那不是医院生意门庭若市哦,况且也不是故意的啊。酒喝多了?也没有啊,上下语句连通,还不带重复,层层递进让人越听越怕。我可不想惹麻烦啊,大哥,我就只是想安安静静上上自习,赶忙把手机交给他,一个劲地说着对不起。他单机右键开始了无尽的复读模式:“尼玛哦,走路不长眼睛吗?艹”“靠,闯得到尼玛个鬼哦”“老子硬是想捅你龟儿子两刀哦。”“信不信老子马上喊人弄你”。而我站在面前,他骂一句,我说一句:对不起,帅哥,确实不好意思。也就在他倒弄手机的时候我才能正眼仔细观察了对面这位绅士:约莫170cm的身高,皮肤黝黑,年纪看似与我同岁,一件灰扑扑的体恤散开的纽扣隐约看得清五块钱包两个月不掉色的纹身,长得是比我要结实那么一点点,每说一句话眼睛都会瞪我一下。
好吧,我理亏,换做是我肯定也不会好受,何况是个混混君,你骂你的,我听着。有时候聆听也是一种无声的爱(我被恶心到了。)来来往往稀稀拉拉的路人看一眼也没说话扭头走了,旁边几个混混正在吃着烧烤喝着啤酒,不时扭头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不确定他们是否认识。混混君胡乱按了几个按键,拿手机拷拷自己有刀疤的前臂,我以为复读模式就此终止,原来只是A面放完换做B面“玛勒隔壁,手机也摔坏了,艹”“老子闯得到个鬼哦”“老子想弄你龟儿子”。就这样复读复读,通俗的翻译无非就一个意思:怎么会遇到你?怎么会是你?告诉我!不是说好的白马王子喃?回答我!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孩子我会打掉的!....画面太美不忍直视,少儿不宜。
再来说说混混君所谓的手机:乍一看去我还以为是老年机,结果只是长得比较林志玲的凤姐而已,我很惊讶现在的混混都如此低调了,还是说经济来源已经完全被碰瓷的老大妈们抢占了市场,居然用这种200多块钱还送话费的棒棒机,哦!不,亮瞎我的双眼,还是双卡双待的棒棒机,我读书少,你们城里人真会玩。本来想套近乎:耶,帅哥居然还是双卡双待哦。不过我估计了下这个场面不适合逗比。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也算是该正经的时候很正经做事,一点也不马虎,该逗比的时候比谁都逗比,还好有一群更逗比的好朋友(对号入座,茶水自带,别看了,说的就是你!)。
“怎么说蛮!撞了老子不说,手机也给老子弄坏了,艹”“对不起,帅哥,实在不好意思”“艹,老子真想给你龟儿子两刀”“ 对不起,帅哥,实在不好意思”“马勒戈壁,老子真的是遇得到你哦!走路不长眼睛吗?”“对不起,帅哥,实在不好意思”….奇怪,总感觉对话有那点不对。靠!我怎么也开启复读模式了。
显然他也很不喜欢这样毫无止境的对话,有些不耐烦了“你他妈能不能不要一直对不起,大哥!我对不起你好不好,现在老子问你怎么办?手机坏了”。我心想报警咯,前提是警察来之前你别动手,不是怕你,只是你不要脸,我还天天要在这边吃面,我还是要脸的人,动起来多尴尬啊(打起来好像我赢的概率也不大,哈哈)。“我给你说,就算去警察局你都不占礼”…靠!这混混居然还能洞察我的内心活动,给大爷跪了。
既然报警估计也不顶用,何况我真的死要面子耶。我开启了装莽模式“对不起,帅哥,实在不好意思”“ 对不起,帅哥,实在不好意思”“ 对不起,帅哥,实在不好意思”。
“你么给老子一直说对不起好不好!艹!老子真的想捅你龟儿子几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硬是安逸得很蛮。”呵呵,我不得给你说我也是玩刀子的,而且以后是别人请我给他两刀,别人还会说:这刀挨得硬是安逸得很。
气氛有点尴尬,我主动delete了我的复读模式。你牛逼?你来继续复读模式哇,谁爱来谁来,反正我口也干了,关键是我真怕他先给我两刀,然后说:老子说到耍的蛮?。场面极其尴尬,我只求不要让熟人看到就好,我真的死要面子耶,保不准我先动手哦。到时候看到底是我进手术室,还是我进手术室!哼~
我没说话,他瞪我。我看一眼他,然后看地下。他还在瞪我。我扣扣头,他还在瞪我。靠!你特么是旺仔牛奶蛮,瞪到爪子?
我也有些不耐烦了,哎了一声,头转到一边,真不想看他这张脸。大哥,我还想上自习看书勒,到底你要爪子蛮!“艹!咋个和你说话这么费力蛮!说!手机坏了怎么办!老子正事都被耽误完了!老子和兄弟们约好打牌!老子和你说话,你他妈能不能看着我,尊重下我好不好,你特么点点都不懂礼貌,你瓜娃子出入社会总要被打残蛮。”(果然是干大事的人!和你比起来我去看书简直是惭愧,不好意思耽误你了)
到目前为止我还认为真心是我的错,一直低人一等的俯首称臣,错了就得改。
   装莽已经无法混过去了,我看书的心情也正一点一点的被磨灭完。“先去看看我手机修得起不,老子真的是遇得到你哦。”感觉情绪稍有缓和…..
“嗯,要得要得。帅哥实在抱歉,真心没看到”我连忙继续道歉,估计是刚刚复读模式开久了刹不住。心想确实是自己太疏忽了,挂个耳机真心不知道到底是我撞的他还是什么情况,手机摔了是事实,真坏了的话就修呗,我不信你个棒棒机修要几十块钱,哪怕你是限量版双卡双待的棒棒机。
   这样他就边走边抱怨边骂,我就听着。我真的死要面子耶(重要的事要重复三遍),我可不想闹得很尴尬。你说,我听。
   “你晓不晓得你错到哪了?老子给你说:撞了人带个耳机说对不起,你是大哥蛮?第二:手机弄掉了还不捡起来,艹!给你说个话硬是恼火,我们有代沟蛮!还有:和你说话你能不能看到我,尊重哈我得行不!”….嘿!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简直是心灵鸡汤,把我说的心服口服,我更加自责自己的不礼貌和自己的过错。这个混混不简单啊。
   我带着自责连忙解释:实在抱歉,我吃了面,出来和师兄打了个招呼,扭头可能没注意就把你撞到了。“我艹!你特么啥子意思!马勒戈壁的你吃得起面,老子吃不起哇!吃面就了不得了?靠!”…..你妹的,才在心里夸你两句觉得你有文化,道理有一条没一条的说得头头是道,结果你这啥子理解能力哦,我哪个在夸耀自己吃得起面蛮,我都穷的天天吃面了还啥子了不起蛮。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蛮,真是为他的智商着急哦,先态度都和善那么一点点了,突然羊癫疯发作样。“你吃面是不是了不起得很啊?你信不信老子马上喊兄弟弄你,他们就在前面茶楼喝茶”他顺势指向了街头方向。
   我不语,继续和他走着。此刻心中千万头草泥马在跳小苹果。
   貌似他火比我现在的火都还大,一直哼哼哼的出着粗气,掏出紫云烟拿出一支,你抽烟不?。哟~大哥给烟哪敢不要,我连忙接下来,特殊情况特殊处理,这次就破例吧,不然等下以他的智商又觉得我在耍大牌。话说是有烟无火,难成正果。他点上一支烟,然后把打火机递给我,我像接圣旨一样双手接过点燃。“你真他妈是个大爷,还要我给你递打火机。”又是一阵恼骚。烟到嘴里一口,我就再没抽过第二口。(你们懂的)
我已经被这孩子的智商和脾气磨得外焦里嫩了。大哥,你说,我听。
转角就是移动营业厅,但是很遗憾关门了。他一直嘀咕着“艹尼玛!老子硬是闯到尼玛个鬼了,手机摔了,修手机的也关门了!”看他气不打一处出。我心想你下句肯定是: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帅哥,好好说话,能不要侮辱猴子吗?)
烟!对。
识趣的我赶紧提议:帅哥,抽烟不,我去买包烟。”
“老子抽的起烟!”
我就近买了一包天子塞给他。平时只有学车给教练或者是朋友过生才得奢侈的买天子送人,你是大爷,该。
“老子抽的起烟!”我不顾他的推让硬塞给他。
他拆开烟盒递了我一支,自己也点上。
情绪较前明显缓和。
“你就算给你那些朋友兄弟说,也是你的不对!太不上道了,哪有你这么没礼貌的哦,带个耳机道歉,手机撞了还不捡。”
“确实是”我抽了一口天子“我觉得我给我那些兄弟朋友打电话他们肯定也不帮我,因为确实我不对在先。”
“我艹!你啥子意思蛮!老子让你打电话喊人,老子兄弟全在茶馆喝茶,你看是他们快还是你兄弟快!让你走不这条街你信不信。老子兄弟就在前面楼上喝茶,想不想去喝茶蛮!”他顺势指向街尾。
你兄弟真多,街头楼上有你兄弟喝茶,现在街尾楼上也有你兄弟在喝茶。到底是绵阳这条街茶楼多喃,还是你兄弟些都是些草包,这么喜欢喝茶。还是绵阳茶楼都是你家开的?我读书少,别骗我。
好吧,你特么智商真的有问题!故意暗示你,大家都是绵阳的,不多事不惹事不代表喊不到人,多多少少有什么事都找得到点朋友帮忙摆平,互相给个台阶下,烟也给你买起了,这事就算了。我已经对今晚上自习彻底不抱希望了,你喜欢耗,我陪你。
你说,我听。
我摇摇头:我不喜欢喝茶。
“马勒戈壁,和你龟儿子说话老子口水都说干了,艹哦!今天你也是遇到我了,要是我兄弟早就把你弄翻了。你信不信?”
“信”
“帅哥,请你喝瓶水,消消气。”我径直走向对面的副食店。
“老子要你请哦!老子没钱哇?”他跟了过来。
“帅哥,喝冻了的蛮还是没冻的?”我拉开冰箱的门。
“肯定是冻了的撒。”
我伸手去拿脉动,心想还是不能请你喝得太撇了,至少脉动撒。
“我喝这个。”他顺手拖出一瓶六块的柠檬Vc。
我心中再次响起小苹果的音乐,凤姐穿着睡衣在我身旁扭动了起来,千万只草泥马来回的碾压我瘦弱的身躯。各种脏话在我心中云涌又咽了回去。我不能说脏话,我是四川医科大学的大学生,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老板,一共好多钱?
有没听到心碎的声音?
就这样他喝着六块的柠檬VC,我喝着四块的脉动坐在副食店旁边。你说,我听。
“这么起,老子看你也是个老实人。明说,我这个手机买成380。修估计也修不好了。老子认栽!遇到你老子倒了霉了,我出一半你出一半。老子正事让你耽误完了!好不好。”
我半天不支声,唯唯诺诺的说:先看修得起不蛮,实在修不起再看蛮。”
“你他妈是瓜的蛮,点点都不上道!老子今天修起了,明天坏了找哪个?艹”又是这张臭脸一瞪一瞪的。我真的受不了一张明明也就比我好看得到那么点点的丑人一直一直瞪我,还必须要我看着他说话。
我指着他裤腰包里的天子安慰说:“你一表人才的,说话怎么这样冲哦。帅哥,消消气。抽支烟,消消气。”(我想吐一会儿)
“我艹!老子是你专门拿烟的小弟蛮!,快拿走.”他恶狠狠的掏出烟盒丢给我“老子又不是买不起烟,给老子买包烟,还找老子要!”
瞬间我又被他的小脾气以及数值为负的智商搞的触不及防,汗都急出来了,连忙解释:“帅哥,我是说你抽支烟,消消气。不是我要抽啊。”几经推让,他还是没接我递过去的天子,于是我很无耐的自己揣兜里了。
突然我的电话响了,是小曾的来电。我心想这下好了,不和你鬼扯了。当时有点冲动想接了电话喊小曾送钱过来,然后把你打一顿走人。这事两清了。
我拿起手机很礼貌的说:“抱歉,我接个电话。”
“你他妈能不能尊重下我!老子还在和你说话,你接啥子电话?艹,点点礼貌都不懂!”混混君再一次冒火了。只能说这位爷真不好伺候啊,得了,我反正晚上也不打算看书了。你说,我听。反正在你眼里,我就是个鳖孙。
我直接挂了小曾的电话,未接来电的灯一闪一闪的,后来小曾也以为我在看书,不方便接电话也就没再打过来。
“要不我留个电话给你,修了第二天如果坏了你再打给我,我给你买新的”。第二天你来拿哇,我送你个大礼!
“老子真的想打你瓜娃子了!肺都要交给你气炸了!你扎个就这么不上道喃,老子说我出180,你出200.老子去买一个”
“我是学生,我没钱”。你个碰瓷的,终于提到钱了,我就陪你到底。“我们家很穷的,而且我还是学生啊,真的没钱。”
混混君已经克制不住了,看来肺确实大了不少,指着我骂:“我艹!老子手机要1万多蛮?老子闯得到你个鬼哦”
“要1万多?这个手机这么贵啊?我更赔不起了,我还是学生,我没钱啊”我继续装莽。
“老子真他妈和你有代沟!老子说的是我手机又不是一千一万,喊你拿两百块钱都拿不出来蛮!艹哦”
“我是学生,我没钱啊”我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假装找朋友借钱然后给我猫哥打电话分分钟过来收拾他。“我只有100块,要不我给我朋友打电话喊他们送吧。”
他不许。我以为他要说100就100蛮,算你走运,下次小心点,然后果断拿钱走人。结果他还真上脸了。
好吧,我想你也不至于傻到让我打电话给朋友。
“怎么办蛮!老子正事被你耽误完了”
“走蛮!我们去看手机。”我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好不容易一个周末居然跑出来逛医院附近,还是陪个男的!我起身往回走。
他跟在后面,“你要想清楚哦,卖手机的就在我们家楼下,楼上就是茶馆,我兄弟都在楼上,到时候顺便请你喝点茶”他顺势又指向了另一条街。对!没错,不是街尾,也不是街头,而是另一条街。告诉我!绵阳的茶馆为什么这么多,全都是你兄弟开的。都说了我读书少,别骗我!你放我去自习室看书蛮,我们能不能有爱的拥抱一下,敬个礼握握手,然后依依不舍,三步一回头的离开,大爷!
周围还是会有可能遇到一起实习的同学,我不想太尴尬,还是说没到我忍耐的极限。我继续往前走着。
“你怎么就这样不上道蛮,老子已经退一步了,我赔一半,你赔一半,你还想爪子!”他一直追着我的脚步。“这样,我看看你到底有好多钱,老子不信你两百块钱都拿不出来,老子肺都要气炸了,咋个遇得到你蛮,你以为我是古惑仔蛮!这是法制社会,大家要讲道理蛮”
我就顺着他的意思拿出钱包,打开钱夹。两张100的,四五张10块,加上内夹层里我外婆平时零零散散给我的一块,五块,十块,虽然每次回家外婆只是给我拿十几块钱,甚至几块钱,但那都是她的全部,我分文没动,任何人也别想动它。
他很冒火。“你他妈在耍我哇?明明就有这么多钱骗老子说只有100!”
“我是学生,我没钱。只有100生活费,其他钱分文不动。”
说了这么久的肺要炸了,这次终于要炸了。他恼羞成怒声音高出八倍,指着我扑头盖脸的骂:“马勒戈壁的,老子最后在给你说一次,你有两种选择,第一:老子兄弟们请你喝茶,看你这个样子估计也挨不到两下”
我没说话,头看着另一方,早已经不想看到这张臭脸,等着他说第二个选择。
“你特么能不能说话的时候看到我,尊重下我行不行!老子和你说话,你倒是嗯一下蛮!”
“嗯”我回头无辜的看着他。
“靠!走,老子请你喝茶,你是大爷!”混混君是不是已经搞昏了头,又顺势指着另一条深巷。到底我们绵阳有多少茶楼?怎么你随便指一条街就一定有一座茶楼等着我去喝茶的?
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白龙马蹄朝西,我和混混君一起喝茶去……
边走边在咆哮“老子兄弟就在楼上!老子请你喝茶!到时候问起我手机怎么回事的话,我就说你给我摔了的,反正到时候真干起来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我不喜欢喝茶,你也少喝点,对身体不好。”我像个温顺的小绵羊一样跟在后面。
慢慢的慢慢的我们走出了医院附近,好了,这下不可能遇见什么熟人了。他停下脚步再一次指着我说话。“老子喊你赔两百,已经退让了一步了,你是大爷!”
 “不不不,是我的错,我全责。我给你买,你兄弟的茶钱我也买单。”
他又在用那种眼神瞪我“你走!老子不让你赔了,老子倒要看看你走得出几步!”
我很不喜欢别人指着我说话,特别是两次。
“老子给尼玛说个锤子!!!!!!!!!!”水喝完,瓶子往地上一甩,转过头就走人,留下个背影陪你喝茶,你看老子走得出几步。
回去的路上恰好碰到小曾,然后一起回宿舍,给朋友些打了电话说了情况,心里踏实多了。室友说算了,这种人渣影响心情犯不着,走去上会网反正你也没心情看书。看书?我完全可以喷火烧书了。真的是本命年,10多年都遇不到一次的奇葩事都遇得到。
领导打电话过来查岗,很郁闷的说起这件事,电话那头也是笑笑安慰几句:“现在各种奇葩都遇得到,过了就过了。”当听到我说还给他买了瓶六块的水后,领导很不开心,后果很严重:哟哟哟~给我买都舍不得买六块的水,居然给个混混买这么贵的水!
洋洋散散的上了1个把小时的网,从网吧出来已快午夜,隔壁楼的嗨歌伴着4块钱一平米的隔音墙拉开了夜生活的序幕,然而这一切与我无关。
 “我怎么就不上道了,怎么的就不懂礼貌?”不停的自言自语道。
好吧。“真是六块的水喂狗了!”
第二天去了科教处反映了情况,只是希望其他同学不要遇到这种碰瓷。另外,茶不好喝,千万别去。
晚安,绵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