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网手机访问Binzz励志文章 经典语录 励志名言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学习资料 >

刘姥姥三进大观园

刘姥姥三进大观园

添加时间:2015-02-10 10:29 编辑:冷蝴蝶
参考资料一: 刘姥姥进大观园 刘姥姥是中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之一《红楼梦》里的人物,王板儿的姥姥。她曾三进荣国府,给沉闷没生气的朱门带来些许的欢声笑语。刘姥姥这个艺术形象塑造得十分成功,她善良正直,聪明能干,明事理,重情义,有着坚韧不拔的毅力

  参考资料一:

  刘姥姥进大观园

  刘姥姥是中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之一《红楼梦》里的人物,王板儿的姥姥。她曾三进荣国府,给沉闷没生气的朱门带来些许的欢声笑语。刘姥姥这个艺术形象塑造得十分成功,她善良正直,聪明能干,明事理,重情义,有着坚韧不拔的毅力。这个老太太身上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

  参考资料二:

  刘姥姥三进大观园的真正使命

  说起刘姥姥三进大观园,这位“久经世面的老寡妇”,俚言博笑,一副庄稼院儿老妇人形象。然而,就是这“千里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家,因与荣府略有些瓜葛”的老妇人,却对荣府上下人等相识了解,并可来往于这神秘的大观园三进三出,她的真实原型究竟指谁呢?因书中对刘姥姥来历记述比较简略,若要解读刘姥姥真身原型,便得借助对其他人物的解读来确认这刘姥姥身份。解读荣府这贾母隐指康熙老太妃身份,也就是江南曹玺女儿,曹寅胞妹,康熙年间册为皇贵妃,之后就应是封为康熙皇后。这刘姥姥进荣府见贾母,贾母称刘姥姥为“老亲家”,理应明白为儿孙姻亲。解得真情,曹寅嫡孙女嫁给康熙嫡孙子弘皙为王妃。由此可见,这刘姥姥隐指曹寅妻子李氏,也就是苏州织造李煦胞妹。再者,解读荣府王夫人,隐指雍正帝齐妃李氏,也就是苏州织造李煦二女儿。李煦大女儿嫁胤礽为侧福晋,书中幻身为薛姨妈;李煦长子在京为官,书中幻身为王子腾。可见李家这久经世代的“老姑子”,虽因江南曹家一次查抄,从千里之外的江宁织造府来到京城,却仍不失为显贵身份。从书中可见江南曹家世袭侯爵,在京城亦有侯府,就连曹家过继子曹頫之子曹雪芹(史湘云)也有“小侯爷”之称。因此说,著书人幻笔记述刘姥姥,也可说是补记

  家史的重要一笔。

  了解了这刘姥姥真实身份,对解读刘姥姥三进大观园便有了一个初步认识。但是,因著书人记述人物幻来幻去,书中有时明写刘姥姥,但所隐原型却换了真身。这一点就需要具体状况具体分析,不可将人物看死了是这谜书最大特点。因著书人出于隐笔,打破时空概念,并将真故事化整为零,互相穿插。因此,书中写在一处的记述,不必须是连贯在一齐的;记述先后顺序,也不必须按真故事的发生发展自先而后按序表述。今解真情,刘姥姥原型真身曹家老太太三次进大观园(皇宫),被著书人幻笔写在两处。在”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一节,实际隐含曹家老太太两次来宫中。一次是弘皙的曹王妃生子,曹家老太太来看望;另一次是弘皙辞官后,曹王妃被禁管宫中,老太太进宫探视。在“史太君两宴大观园”一节,亦内含曹家老太太两次进宫。一次便是因给曹王妃新生子作“百岁”,请来娘家人及亲友;再一次是探视禁所中曹王妃,并将曹王妃所生两个孩子救出禁所。下方,咱们来按书中顺序解读。

  一、试风头三进大观园

  为使读者明辨,题目按实际顺序说明。

  首先,在“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回中,说刘姥姥一家来自“千里之外”,又与荣府有些”瓜葛”。是怎样的瓜葛呢?刘姥姥对狗儿道:“当日你们原是和金陵王家连过宗的,二十年前,他们看承你们还好;如今自然是你们拉硬屎,不肯去俯就他,故疏远起来。想当初我和女儿还去过一遭。他们家的二小姐着实爽快会待人的,倒不拿大,如今现是荣国府贾二老爷的夫人。听得说,如今上了年纪,越发怜贫恤老,最爱斋僧敬道,舍米舍钱……”分析此言,对应江南曹家雍正六年被抄回京,正是曹家身处低谷之时。前推二十年,则是康熙年间,那曹家之盛自然无人可比。这便说明了刘姥姥身份,便是曹寅之妻李氏,苏州织造李煦胞妹。此所谓四大家族连络有亲之——金陵史(曹寅)与金陵王(李煦)连宗姻亲。

  其次,看书中写“因这年秋尽冬初,天气冷将上来,家中冬事未办,狗儿未免心中烦虑”。此说只能是著书人托辞之言,观其背面,正所谓“此书主写末世”,此时已是末世了。试思,即便是末世,此等显贵之族,也到不了乞讨求生的地步,怎样会因过冬而焦虑呢?究其真情,是正因这刘姥姥的亲孙女曹王妃,被皇家禁管于圆明园中。并且,曹王妃还带着刚出生不久的一双儿女。书中用王夫人陪房周瑞家的道出隐情:“姥姥你放心。大远的诚心诚意来了,岂有个不叫你见个真佛去的呢。论理,人来客至,却不与我相干。咱们那里都是各占一样儿:咱们男的只管春秋两季地租子,闲时只带着小爷出门就完了;我只管跟太太奶奶们出门的事。皆因你原是太太的亲戚,又拿我当个人,投奔了我来,我就破个例,给你通个信去。但只一件,姥姥有所不知,咱们那里又不比五年前了。如今太太竟不大管事,都是琏二奶奶管家了。你道这琏二奶奶是谁?他就是太太的内侄女,当日大舅老爷的女儿,小名凤哥的。”看周瑞家的一段说,便可见这荣府不是一般王府,而是皇家内院。书中说周瑞当年因争买田地,多得狗儿之力。清初旗人跑马圈地,量争买田地这等大案,能说算的会是怎样高官呢?再说这王夫人,“竟不大管事”。也可见已经改朝换代,说明真故事

  发生在乾隆初年。这样一来,周瑞家的所说“琏二奶奶”,既然代替了王夫人,成为后宫之主,这琏二奶奶的真实身份,便就应是乾隆第一任皇后富察氏。书中所称“太太内侄女,大舅老爷的女儿”,可说是囫囵之言。看似说王夫人内侄女,也就是书中李纨(也称凤姐)原型,苏州织造李煦孙女。但又一分析,这刘姥姥原型是李煦胞妹,从书中凤姐对刘姥姥态度可知,这刘姥姥要见的凤姐,绝不是自我的内侄孙女。此正说明书中凤姐原型真身有乾隆皇后富察氏马皇后。看刘姥姥对此人中龙凤亦是熟知:“原来是他!怪道呢,我当日就说他不错呢。这等说来,我今儿还得见他了。”周瑞家的补道:“这自然的。如今太太事多心烦,有客来了,略可推得去的就推过去了,都是凤姑娘周旋迎待。今儿宁可不会太太,倒要见他一面,才不枉那里来一遭。”此言更说明这凤故娘是富察氏了。刘姥姥口内念佛道:“这凤姑娘今年大还但是二十岁罢了,就这等有本事,当这样的家,但是难得的。”此正对应乾隆登基时,富察氏只二十多岁。再从王夫人“心烦”来看,这改朝换代后的原后宫之主,自身处境也不怎样好了。

  再三,提到书中关键人物凤姑娘,周瑞家的补道:“嗐,我的姥姥,吿诉不得你呢!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得美人一样的模样儿,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生也说他但是。回来你见了就信了。就只一件,待下人未免太严了些。”再将凤姐真身进行描绘,使读者记清凤姐面目。而后,再将凤姐心腹通房大丫头平儿表述一番。脂批道:“着眼!这也是书中要紧人。《红楼梦》曲内虽未见有名,想亦在副册内者也。”解这平儿生活原型,似在映射乾隆第二任皇后乌拉那拉氏。看著书人对平儿记述颇含褒义,解其真情,又可知平儿真身对禁所中曹王妃多有关照。然就是这好心的第二位皇后,亦给清史留下令人难解谜团。乾隆第二任皇后乌拉那拉氏,出身低微,富察氏死后,由乾隆生母作主册为皇后,册后之后生有二子。然乾隆帝对这位皇后的态度却是令人疑惑不解。一是富察氏所生两个儿子均被乾隆帝立为储君,可惜都早殇了。而继任皇后所生两个儿子,则无此好运。二是这乌拉那拉皇后,不知何故被乾隆打入冷宫,不仅仅死后无谥号,竟连陵寝都没有,反葬在一妃子陵寝之中。今解读真故事,对其中隐情似乎有所感悟。正因著书人在书中对平儿的褒奖,很可能正因知情为乾隆帝所恶的真正原

  因。书中隐写乾隆替身贾琏对凤姐和平儿道:“你两个一口贼气。都是你们行的是,我凡行动都存坏心。——多早晚都死在我手里。”正对应马皇后投江自尽,乌拉皇后被禁冷宫郁闷而死。

  此回说刘姥姥来历和末世背景,将时空定位在乾隆初年,著书人弘皙的王妃曹氏,被禁管于皇宫禁所。刘姥姥担心禁所内的孙女曹氏和出生不久的两个孩子,故而来府“试风头”。刘姥姥凭借其特殊身份,来禁所探听消息,是针对被禁管亲人而来,绝非为几两银子。

  二、见真佛一进荣国府

  按著书人隐笔来看,在“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文中,夹写了最关键一笔,便是时空变幻,隐述弘皙王妃曹氏喜生双子的经历。作为补记泯灭家史的重要一环,书中用游戏笔墨,看似写刘姥姥土里土气,一副庄稼老人没见世面的架式。然读者不可忘记书中曾提醒,这刘姥姥但是“久经世代的老寡妇”,怎样可能连那挂钟都不知何物呢?若将刘姥姥真身定位在曹家老太太身上的话,书中真情就更加一目了然了。

  第一步,写刘姥姥进府内,对那挂钟钟摆大感兴趣:“这是个什么爱物儿,有煞用呢?”正呆时,听得当一声,若金钟铜磬一般,之后又是一连八九下。有煞用呢?其实,这是著书人在提醒读者,挂钟能有什么用?而那连响十下,只可说是在明确时刻:上午十点。

  第二步,写小丫头们一齐乱跑说“奶奶下来了”。究竟怎样回事,偌大一个荣国府,竟如此没有规矩不成?若真是凤姐来了,还敢乱跑?再写刘姥姥屏声侧耳:只听远远有人笑声,约有一二十妇人,衣裙窸窣渐入堂屋,往那边屋内去了。又见两三个妇人,都捧着大漆捧盒,听见那边说了一声“摆饭”,渐渐人才都散出,只有伺候端菜的几人。桌上碗盘森列,满满的鱼肉,但是略动几样。这是写凤姐用餐吗?绝对不是。那挂钟已暗中说明,上午十点吃的什么饭呢?不早不午的。再说那大鱼大肉的,也非平常所用。究其真情,这是新生儿降生了,众接生婆子忙碌过后用饭,而非凤姐用餐。

  第三步,写刘姥姥所见真佛:门外錾铜钩上悬着大红撒花软帘,南窗下是炕,炕上大红毡条,靠东边板壁立着一个锁子锦靠背与一个引枕,铺着金心绿闪缎大坐褥,旁边有银唾沫盒。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紫貂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此等描述,可见是新生婴儿围坐在炕上的情景。量周瑞家的所说真佛,就应是这新生婴儿,而不是之后所见那管事的凤姐。那里有脂批:“非别文杜撰妄拟者。至平,实至奇。稗官中未见此笔。”由此可见,这就是记述弘皙王妃曹氏生子的情节。

  刘姥姥之文被著书人作为“头绪”,在第六回略一点述,便搁下不题。然刘姥姥见“真佛”的引笔序文,却是在“秋爽斋偶结海棠社”后,真故事开始讲述曹王妃喜生龙凤双子,向曹家报喜,这曹家老太太才以老亲家身份,进宫看望孙女和新生婴儿。书中写袭人打发两个送花的婆子处,两盆海棠花和两个接生婆,都说明曹王妃喜生双子。写袭人打发宋妈,到“小侯爷”史湘云家,送“红菱和鸡头两样鲜果”和“一碟子桂花糖蒸新栗粉糕”,便是向曹王妃娘家去报喜。特写袭人将”玛瑙碟子”送湘云,著书人在此批注:“妙!公案。隐这一件,余想袭人必要玛瑙碟子盛去,何必骄奢轻发如是耶?因有此一案,则无怪矣。”可见,著书人在对应清宗人府记录宗室人员档案《玉牒》,书明所生两个孩子应记入宗人府《玉牒》。写史湘云被请来府,而这湘云真身就是小侯爷曹雪芹,名义上是为加入所谓“诗社”,实则为堂姐曹王妃贺喜而来。书中写湘云到后,便作诗两首,第一句“神仙昨日降都门,种得蓝田玉一盆”,直接映射曹王妃生子。既然曹家来人贺喜,或“作十”,或“满月”,书中曹家老太太替身刘姥姥,必然要来看望孙女和新生的重外孙。宫中曹太妃设宴,老亲家相会,自有一番风情。

  三、赴喜宴二进荣国府

  书中隐写袭人打理东西,派人去“小侯爷”府报喜。之后便写史湘云到府,以加入诗社的名义,写出两首隐含真情的限韵诗。再以湘云开社做东为题,螃蟹宴湘云作东道,却是宝钗张罗。实际上,这湘云就是指十二三岁的曹雪芹,何以为东?作者以此为引,在“史太君两宴大观园”一回,写贾母和王夫人众姊妹商议给湘云还席。按真情讲,这给湘云还席只是借口,真情是曹王妃生双子在五月,此时是“八月尽”,说明这”还席”实际是给新生儿作“百岁”。书中记述这一宴,大清早便见“丰儿带了刘姥姥、板儿进来”,随后便是小厮、老婆子、丫头一齐动手,抬了二十多张桌子。便见贾母带了一群人,也早早来到园中。还特写薛姨妈来迟一步,向贾母笑道:“今儿老太太高兴,这早晚就来了。”贾母笑道:“我才说来迟了的要罚他,不想姨太太就来迟了。”这姨太太,书中隐指弘皙继母,也就是曹王妃婆母。看来,这才是家里添人进口大喜事的正经东道,怎可不特意提上一笔呢?

  再说这刘姥姥原型为曹家老太太,书中是否有暗示呢?来看书中隐述这姥姥身份:“咱们村庄上种地种菜,每年每日,春夏秋冬,风里雨里,哪有个坐着的空儿,天天都是在那地头子上作歇马凉亭,什么奇个性怪的事不见呢?就像去年冬天,接连下了几天雪,地下压了三四尺深。我那日起的早,还没出房门,只听外头柴草响。我想着必定是有人偷柴草来了。我爬着窗户眼儿一瞧,却不是咱们村庄上的人。”贾母补道:“必定是过路的客人们冷了,见现成的柴,抽些烤火去也是有的。”著书人明写这姥姥编些瞎话儿,实际却在对应曹家历史。讲述“抽柴草”,是对应曹頫在往宫中运送丝绸宫纱途中,向驿站索要干柴用来防潮。此举被参“骚扰驿站”,曹家因此惹出抄家之祸。但是,正正因曹家在皇宫中有“后台”,仅一年后便很快恢复,仍为世袭侯爵府。书中还借贾母讲述宫纱“软烟罗”,说明这宫纱的奇特所在。

  四、救双子四进大观园

  书中隐写弘皙王妃曹氏喜生龙凤双子,在雍正十三年八月份给孩子过“百岁”。这时正是弘皙最辉煌时期。上有曹老太妃“溺爱”,又得雍正帝“情有独钟”;加上“四大家族”连络有亲,相互扶持;自我贵为宗室最高爵位理亲王,首辅军机大臣;此时再得世子,眼见得就成为大清国皇位继成人了。然世事难料,物极必反。雍正帝恰在这年八月二十二日暴死宫中,继位之人却是谁也想不到的弘历。乾隆初年,曹家彻底败落,弘皙被“打草惊蛇”,辞官归隐。弘皙王妃曹氏被禁管于圆明园,同时还带着两个不满周岁的孩子。前面写刘姥姥试风头而进大观园,便是因曹王妃和两个孩子被禁管。此写刘姥姥再次来府,却是将盛时和败时这截然相反的情景,混淆在一齐记述。

  来看这败落之后皇宫的刘姥姥,回去所带的东西,便可见刘姥姥三进大观园的真正使命:贾母说“闲了再来”,并命鸳鸯“好生打发刘姥姥出去。我身上不好,不能送你”。鸳鸯带刘姥姥到下房,指着炕上包袱说:“这是老太太的几件衣服,都是往年间生日节下众人孝敬的。老太太从不穿人家做的,收着也可惜,却是一次也没穿过的。昨日叫我拿出两套儿送你带去,或是送人,或是自我家里穿罢,别见笑。这盒子里是你要的面果子。这包子里是你前儿说的药:梅花点舌丹也有,紫金锭也有,活络丹也有,催生保命丹也有。这一样是一长方子包着,总包在里头了。这是两个荷包,带着玩罢。”单说带的一些丹药,多是小孩用的。而两个荷包,又特写鸳鸯与姥姥玩笑,道出“留着年下给小孩子们罢”。同时,记述只见一个小丫头拿了个成窑钟子来,递与刘姥姥:“这是宝二爷给你的。”书中详细说明姥姥所带东西,只能说明这姥姥不仅仅带走了小孩用品,而且将小孩也一同带出园子了。挂钟风水只但是不便明说罢了。

  成窑钟子是否隐含两个小孩儿,虽无法确认,但在书中竟有将“细茶杯”隐指人身之处:在“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处,隐述宫中曹太妃等人被赐死。后面收拾残局,便写少了一个“细茶杯”,各处寻觅不见,又问众人:“必是谁失手打了。搁在那里?吿诉我,拿了磁瓦去交收是证见。不然又说偷起来。”众人都说:“没有打了。只怕跟姑娘的人打了也未可知,你细想想,或问问他们去。”一语提醒了这管家伙的媳妇,因笑道:“是了,那一会记得是翠缕拿着的。我去问他。”便去找时,就遇见了紫鹃和翠缕来了。翠缕便问:“老太太散了,可知咱们姑娘哪去了?”这媳妇道:“我来问那一个茶钟那去了,你们倒问我要姑娘。”翠缕笑道:“我因倒茶给姑娘吃的。展眼回头,就连姑娘也没了。”那媳妇道:“太太才说,都睡觉去了。你不知那里顽去了,还不知道呢。”翠缕和紫鹃道:“断乎没有悄悄的睡去之理。只怕在那里走了一走,如今见老太太散了,赶过前边送去也未可知。咱们且往前边找找去,有了姑娘,自然你的茶钟也有了。明日一早再找,有什么忙的。”媳妇笑道:“有了下落,就不必忙了。明日就和你要罢。”后面便是写湘云和黛玉联诗。然书中翠缕是湘云丫鬟,如此一段对话,就应说明不见的“细茶杯”,是在映射湘云。

  究竟是曹寅妻李氏老太太将曹王妃两个孩子带出禁所,还是弘皙等人与宫中曹太妃等人里应外合,乘“闲取乐偶攒金庆寿”之机,将两个孩子送出禁所。如今分析,两者都是“喜出望外”的组成部分,是缺一不可,相辅相成的。

  上述对“刘姥姥三进大观园”的解读,是根据真故事的发生发展考究而成。著书人写在书面上仅为两次,在续文中尚有一次。因续书在隐笔记述上与原著有异,虽有示真之笔可考,却添加了无序的遮饰,令人眼花缭乱。续书写刘姥姥第三次进大观园,是为了救出巧姐儿。然而,按前面著书人隐笔分析,竟是无法将巧姐儿真身原型进行定位。决定续书中托孤的凤姐儿与被救的巧姐儿生活原型,就应是弘时福晋(李纨)和儿子(贾兰)。此昔日凤姐死于禁所,儿子出宫后由弘皙收养,与曹王妃所生之子之后“兰桂齐芳”。此巧姐儿幻身巧哥儿,前文有之。再就是记述巧姐嫁人,所谓狠舅奸兄,这巧姐原型却无可考证,令人费解。

  五、幻真身被刺丛绿堂

  所谓“刘姥姥醉卧怡红院”,这个刘姥姥,便不再是曹家老太太替身,而是幻身隐指雍正帝了。所谓“史太君两宴大观园”,书中写刘姥姥赴宴,一向在隐写两个筵席场景。一个是喜生双子的喜庆欢宴,一个是刺客的鸿门宴。单看这“鸿门宴”:在众人吃螃蟹的喜宴中,有大段对凤姐大丫头平儿的表述。平儿来送吃食,众人劝酒。见李氏道:“什么钥匙?要紧梯己东西怕人偷了去,却带在身上?我成日家和人说笑:有个唐僧取经,就有个白马来驮他;有个刘智远打天下,就有个瓜精来送盔甲;有个凤丫头,就有个你。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总钥匙,还要这钥匙作什么?此言隐述这喜宴中没有凤姐。而后,写这平儿来至家内,只见凤姐不在房里,忽见上回来打秋丰的那刘姥姥和板儿又来了。这便让人开始怀疑,真正的姥姥来府,就应是在喜宴那边,怎样会到这凤姐家里呢?平儿问:“想是见过奶奶了?”刘姥姥:“见过了,叫咱们等着呢。”说着便往外看天气,道:“天好早晚了,咱们也去罢,别出不去城才是饥荒呢。”这有脂批:“八月中,当开窗时。细致之甚。”再点这八月中,暗中对应雍正帝被刺在八月。后面便写“晚了就住一夜”,恰好对应雍正帝八月二十一日失踪,二十二日夜间被刺身亡,二十三日子时发现已死。

  写平儿带姥姥来至贾母房中,彼时大观园中姊妹们都在贾母前承奉。刘姥姥进去,只见满屋里珠围翠绕,花枝招展,并不知都系何人。只见一张榻上歪着一位老婆婆,身后坐着一个纱罗裹的美人一般的一个丫鬟在那里捶腿,凤姐站着正说笑。刘姥姥便知是贾母了。若说这姥姥真是农村老太太,绝不可能。若说是曹家老太太来宫中赴喜宴,怎样会不认识老亲家和众姊妹呢?此说只能是著书人将贾母和刘姥姥都换了真身,是雍正帝被带到刺客设下的陷阱。这幻了身的贾母与刘姥姥,二人之间仍是亲家关联。随后,便写“村姥姥是信口开河”,编出瞎话来讲,隐露雍正帝被刺客审问。次日,便是“两宴大观园”,众人席间戏弄刘姥姥,只能是隐含雍正帝赴鸿门宴。更有“金鸳鸯三宣牙牌令”时,却“只听得外面乱嚷”。再看这酒令规矩:“酒令大如军令,不论尊卑,惟我是主。违了我的话,是要受罚的。”可见,这规矩是专为雍正帝定的。

  再见写刘姥姥喝醉酒,顺花障进月洞门,过水池,进入一房门。只见迎面一个女孩儿,满面含笑迎了出来。刘姥姥道:“姑娘们把我丢下来了,要我碰头,碰到那里来。”这已在透露刺客身份。写那女孩不答言,刘姥姥便赶来拉他手,“咕咚”一声,便撞到板壁上。这哪里是自我撞,就应是挨刺客打才对。看书中写这刺杀现场:门上挂着葱绿撒花软帘,四面墙壁玲珑剔透,琴剑瓶炉皆贴在墙上,锦笼纱罩,金彩珠光,连地下踩的砖,皆是碧绿凿花。那里描述的“丛绿堂”,后文出此刻“开夜宴异兆发悲音”处。见书中再露一刺客身份:只见他亲家母也从外面迎了进来。刘姥姥诧异,忙问:“你想是见我这几日没家去,亏你找我来。哪一位姑娘带你进来的?”死前竟见到亲家,可知这亲家才是刺客。后面便是蒙眬睡去,作为雍正替身的刘姥姥,便完成了他的特殊使命。

  当然,刘姥姥的特殊使命,主要是救两个重外孙出牢坑,其次才是幻身雍正帝,饰演雍正被刺的前后经历,向读者展示谁是真正的弑君者,从而完成刘姥姥三进大观园的神圣使命。

  参考资料三:

  读《刘姥姥进大观园》有感

  2014-02-20小桔豆

  课余之时,我经常阅读少儿版《红楼梦》。作者对人物的刻画能够说是入木三分,同时,对人物外表、性格亦描绘得栩栩如生、有声有色。书中的人物众多,关联亦错综复杂,令我这个只有三年级阅读水平的小学生,感到难以完全明白,尤其是第一回对神石的描述,虽然我多次阅读和家长的讲解,但我还是觉得像雾里观花,令我觉得作者的写作潜质高深莫测。

  在这部小说中,虽然作者对刘姥姥描述不多,但是我却对她的印象最深刻,然而,我对《刘姥姥进大观园》这一回,印象也是最深刻的。这一回主要叙述了刘姥姥游大观园,拜访贾母。吃饭前,为了哄贾母开心,凤姐和贾母的贴身丫头鸳鸯暗暗商量好了,要拿刘姥姥这个乡下人来取笑。因此,到了吃饭的时候,凤姐和鸳鸯单拿一双用黄金镶成的象牙筷子,然后又拣了一个鸽子蛋给刘姥姥吃,刘姥姥幽默的言语惹得全屋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而凤姐和鸳鸯这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换得贾母的开怀一笑,在这样一个场合中就算是拿自我这个乡下人来取悦贾母这高贵的皇亲国戚似乎也认为是一种难得的荣耀。这样的场合,表面看来好像觉得刘姥姥很幽默、诙谐,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但是,再深一层思考,这样富丽堂皇、金碧辉煌的大观园,是多少贪官污吏刮取回来的民脂民膏,大观园里的人们生活穷奢极侈,与农村里清苦的生活相比,可谓天渊之别,简直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透过阅读《刘姥姥进大观园》,我认识到大观园所有这条件优越的一切在一个乡下人的眼里看来是多么的尊贵、高不可攀,同时也反映了当时中国古代的贵族和平民生活的天渊之别。所谓上流社会的人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普通人生活的艰苦,而普通人也很难能想象得到这些所谓的上流社会的贵族生活条件是多么的优越。这一切的一切,都令我觉得很可悲。

    上一篇:带明字的成语

    下一篇:叶开头的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