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资料 工作资料 生活资讯
您的位置:正能量励志Binzz.com > 学习资料 >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共8篇)

添加时间:2014-12-06 17:08 编辑:冷蝴蝶
共篇: 篇1: 我的叔叔于勒的续写 自上次遇见于勒叔叔之后,父亲再也不去栈桥上了,母亲有时还会自言自语的嘟哝着什么。咱们全家就这样平静的过了三年。然而,在一个星期天,我父亲意外的收到于勒叔叔的来信,信中说,他立刻就要回哈佛尔 不好坚信这家伙的谎

  共篇:

  篇1:

  我的叔叔于勒的续写

  自上次遇见于勒叔叔之后,父亲再也不去栈桥上了,母亲有时还会自言自语的嘟哝着什么。咱们全家就这样平静的过了三年。然而,在一个星期天,我父亲意外的收到于勒叔叔的来信,信中说,他立刻就要回哈佛尔……

  “不好坚信这家伙的谎言!一个穷光蛋!”母亲咬牙切齿。

  父亲有些犹豫,对于勒弟弟亲情的渴望和对于勒一事无成的落魄的失望交织在一齐。但父亲还是默默的、决然的把信烧了。

  随后的一天,父亲正在屋里忙活。一位穿着很体面的绅士模样的男子走进来,还提着两只大大的旅行包。一放下行李,就急切的想去拥抱父亲,父亲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他正在个性这个哪里来的陌生人?

  “哥哥,我是于勒呀!”他又对着父亲伸出双手。

  “于勒?”父亲迟疑的望着弟弟。这还是原来的于勒吗?他还在卖牡蛎?他发财了?变得阔绰了?

  最后,父亲还是认出了他的弟弟,他俩紧紧拥抱在一齐。

  母亲在一旁惊呆了!

  篇2: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那次哲尔赛岛之旅,成了父母的心头大患,他们为了那件事,变得有些怕见人了。父亲也不再说那句“永不变更”的话了,母亲也不会把于勒叔叔的信拿给别人看了,每当别人向父母提起于勒叔叔时,他们总是含糊地应着,搪塞过去。

  “啊!我那万能的主啊!但愿那个流氓不再回来,但愿他给咱们的灾难已经结束了”。母亲每一天都如此祈祷,这至少能够让她的心得到一丝慰藉。

  但是,可怕的事情最之后临了。

  一日,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揉揉眼,没错,是他——我的叔叔于勒。他正站在路边,浑身瑟索着,向路人乞食。我走了过去,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走过去,大概是那份不舍的亲情在驱使着我吧!我从兜里费力地掏出我仅有的15个铜子,塞给他。他笑着看了看我,转身走了,渐渐地消失在暮色中。

  我回到家,低着头走到正在做饭的母亲跟前,小声说:“我这天见到于勒叔叔了。”

  “当”地一声,母亲的勺子掉落了,我拾起它,把它交给目瞪口呆的母亲,转身走了出去。

  晚饭时,大家都议论着这件事,甚至于想好了当于勒叔叔来家时,怎样去羞辱他,让他在这个家呆不下去。正在谈论时,“当当……”一阵敲门声传来,姐姐对我说:“约瑟夫,去看看是哪个厌恶的家伙”。我开了门,门外站着我那可怜的叔叔于勒。一家人都惊呆了,父亲发奋地咽下口中的饭,说:“我的天啊!你……怎样……来那里?”

  “扑通”一声,于勒叔叔双膝跪倒在父亲面前眼里含着泪水,“菲利普,我知道,你很厌恶我,但是,我……我没有吃的了,天又这么冷,我只有来找你们了……。”“出去!你这个无赖,你这个流氓。”母亲猛地醒了过来,把于勒叔叔推出门外,然后锁上门,全然不顾于勒叔叔那用力的敲门声。“哦!这太可怕了,太不可思议了。他竟然,竟然跑来向咱们诉苦,哼!这个无赖这个卑鄙的小人,我再也不好被他骗了。”母亲愤愤地说着,如同爆发的火山似的。

  总算平静下来,大家谁也不愿意再提起这件难以忘怀的耻辱了。

  三天后一个像随从似的,但穿的很气派的人来到我家。父母赶忙为他倒咖啡,让座,并问他有何贵干,那人推开母亲双手捧上的咖啡说:“我家主人要带约瑟夫走”。“主人”父母惊愕了。一齐把目光转向我。我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是怎样回事,咱们不约而同的向门口望去,天哪!我简直不敢坚信,那个西装笔挺、一副绅士派头的人,竟是三天前被母亲赶出门的于勒叔叔啊!

  他,他真的真成了有钱人。

  母亲的脸迅速变了一下,她大声叫着跑过去,哦!亲爱的,我的天啊!于勒,我的好弟弟,真的是你吗?父亲也激动得要和于勒叔叔拥抱,但于勒叔叔全然不顾他们,他走过来,弯下腰对我说:“约瑟夫,我善良的孩子,你好吗?”“我很好,于勒叔叔。”“你愿意跟我走吗?”

  “不,我不会舍弃我的父亲、母亲的。”

  “噢!上帝呀!看看这傻孩子。”“于勒,你带他走吧,咱们放心你,当然,如果……生活将会更好。”中间的部分声音很低,我没听见母亲说什么,但我能够想到。

  “你愿意吗?孩子。”

  “不,我已经说过了。”

  于勒叔叔让我伸开手掌,他用他的手掌贴在我的上方,然后在我的手掌上写下一个字“Love”我笑了,于勒叔叔也笑了。

  评语:小说透过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态的描述来刻画人物的性格。这一点是本文最可取之处,语言流畅,情节安排合理。

  篇3:

  续写我的叔叔于勒

  回到哈弗尔后,咱们一家人不再每个星期天都去海边栈桥上散步。只是偶尔经过时,看见大海船进来,父亲会小声抱怨着:“但愿于勒不在这只船上,不然咱们就倒霉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于勒来信了。父母趁女婿不在时,拆开了信封。信上是这么写的:“亲爱的菲利普,我的买卖做得很好,我赚了些钱。过几天就回去,那时候咱们就能够一齐快活地过日子了。”

  “这怎样办呢?这几个月于勒这个贼怎样可能赚大钱呢?必须是骗咱们的!”母亲十分焦虑,“不,不会他又要来花咱们的钱……咱们的钱吧?”

  父亲蹙着眉,思索了一会儿,说:“咱们搬家吧!”就在咱们搬家的前一天,我的叔叔于勒回来了。

  “咚!咚!”于勒敲着门,“菲利普!菲利普!你在家吗?”正在收拾行李的母亲还在和父亲说笑着未来的计划时,听见了这“可怕”的声音。母亲的欢笑声戛然而止。因门没锁,于勒推开了房门。这走进的于勒和我那天见到的截然不一样:他穿着皮大衣,皮帽子,还有牛皮的闪得发亮的大靴子。那耳朵上带着白银做的耳环,他右手的大拇指上带着耀眼的黄金戒指。

  母亲的脸顿时装悲为喜,但是母亲脸上的笑容十分怪异。就想把一颗石头砸平静的水面荡起的水波那样。母亲的笑容凝固了,竟说不出一句话来。而父亲呢,他就像是看见了复仇女神那样,又是惊喜、又是恐惧。他走到于勒身边:“亲爱的于勒,是你吗?”

  “噢,是的。哥哥,嫂子,见到你们真是高兴。”于勒笑着对父亲说。

  “于勒,你,你是怎样发财的?”父亲表示十分疑惑。

  走到我的叔叔,我的亲叔叔于勒身边。母亲恢复了正常,也走到叔叔身边。带着她从来不带的,洁白的手套。在于勒的皮大衣上摸了又摸,“是啊,于勒。那天咱们在哲尔赛船上看到的买牡蛎的船员不就是你吗?怎样,短短几个月就阔绰了?怎样就……”母亲仿佛意识到自我说错了什么。

  看了看我,好像明白了一切。明白了那天向船长打听的人是谁,明白了那天父亲为什么不认他这个小商贩。于勒顿了一会儿,从容地告诉咱们:他在钓鱼活动中幸运钓到一只蚌,他把那蚌里的稀有的紫色珍珠拿去卖了很多钱。

  “于勒,你此刻有钱了,咱们很开心。你看看咱们此刻的家境,你哥又不太会挣钱,老大又没对象,若瑟夫有需要钱上学,因此……你要不好意思……意思一下?”说着便用脚踩了一下父亲。

  啊,你看……”

  “我了解。”于勒掏了下口袋,不仅仅还清了所有的债务,还给父母亲好几倍的本息。“我还有重要的事,先走了。”于勒给了咱们钱后就离开了,从此便杳无讯息。因叔叔于勒的关联,大姐找到了适宜的丈夫。

  在叔叔于勒离开后的每个星期天,咱们又像从前那样,衣冠整齐地到海边栈桥上去散步。父母亲总是望着海上的船只,贪婪的说:“唉!如果于勒能在这只船上,那该叫人多么惊喜呀!”

  篇4: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惊慌与恐惧是几天来父母脸上最多的表情,不知怎的,我在那里好像看到了一种不安的复杂情绪,为了避免再碰到于勒,咱们改乘圣玛洛船,那是一艘豪华的贵族船,为此我知道,下个月咱们的餐桌上将不会出现肉排。在船上,父母显得平和了一些,也许他们认为这种高档船是不会理解一个卖牡蛎的乡巴佬,父母的猜想是正确的,船上除了谈笑的贵族没有别的可疑人,于是他们靠在甲板上,露出一种被折磨后却安全逃脱的深深疲惫与庆幸。父亲说:“克拉莉斯,当年,是他罪有应得的对吧,咱们没有错,对不对?”他望向母亲,眼中满是期盼,像是囚徒等待着被上帝拯救与饶恕。母亲不自然的笑了笑,握紧父亲的手,像是在抚慰父亲又像在对自我说:“对,是他罪有应得,”父亲痛苦的吞咽了一下说:“可我看到他,不知怎样回事,我突然觉得。。。他不知道那事对吧,因此我盼望他回来,可。。。”“好了,菲利普,听着,不管他知不知道,咱们,永远也不用看到他了不是吗?”母亲的脸上露出一抹艰难的微笑。

  “菲利普,别来无恙。”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我看见父母的脸同时变得惨白,战战兢兢的转过身,母亲在看到那男生的脸时惊呼一声,扑入父亲的怀中,我也愣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高贵的人,淡金的头发,穿着最流行的衣服,修长的手指拿着高脚杯,里面是鲜红的葡萄酒,有阳光射在他苍白的面颊上,透出淡淡的疏离,这张脸,好熟悉,是。。。“于勒。”父亲惊呼出声,是于勒?那个狼狈不堪的老水手?那个男生笑笑说:“哥哥,这么惊讶?咱们几天前不是已经见过了吗?哦,我想起了,哥哥并没有认出当时化了妆的我,难道那个老船长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对哥哥说吗?”他依旧微笑,我却看到那天使般笑容下的冷漠。“哦,那个卖牡蛎的人是你?于勒?不可思议,为什么要扮一个又老又丑的人,怎样样,于勒,这几年好吧?有没有受累”母亲上前摸了摸他的头,仿佛要证明是真是假似的。“我很好嫂子,这是若瑟夫,对吧,真是个可爱的孩子,这是你给我的铜子。”他给我一个布袋,我打开,里面是十个金币。

  之后,于勒包下了圣玛洛船,带咱们一家去他在岛上的别墅,父母却一反常态,一向拒绝,之后也不得不答应,但我在他们脸上看不到应有的喜悦,却是另一种别样的不安。于勒叔叔对谁都微笑却有对谁都持续距离,唯独对我,他十分亲近,在我眼中,他是一个谜样的人,有一天,他洗完澡光着上身出来,我却在他那近乎完美的后背上看到了不下十条鞭痕,而他则无所谓的笑笑又穿好衣服,但我的母亲却昏倒了,父亲扶着船板大口喘气,面色惨白,于勒叔叔并没有关注母亲,反而走到父亲面前笑着说:“怎样了?哥哥,不用担心我,这个不算什么,比起我得知真相后的痛苦,不值一提。”说到之后,他的眼神突然狠厉,父亲大叫一声,眼光突然溃散,疯了,他大声叫着抱歉,手舞足蹈。

  再之后,于勒叔叔送父亲去了巴黎最好的精神病院,母亲自愿留下照顾,二姐跟大姐向叔叔要了100金币,走了,叔叔带走了我,在去美洲的路上,他告诉我他以前的事:我18岁以前游手好闲,酗酒赌博,确实颓废了一阵,之后醒悟,恳求母亲原谅,由于手中没钱,母亲便将分给大哥的财产拿给了我一部分,可你也知道,我的名声不好,又有谁愿意与我做生意,时刻不长,钱就赔了,可我没想到他们居然将我送去美洲,送行的路上哥哥说他坚信我,让我好好干,我虽知他言不由衷却也很感动,可上船后才发现我根本不是去美洲做生意而是被卖进了奴隶营,最开始他们告诉我是中途送错了地方,我为着哥哥的坚信,忍了,看到我背上的伤了吧,家常便饭,挨打是常有的事,之后我被一个商人看重,渐渐有了钱,第一个想到的是哥哥,本想去南美旅行后就回去却意外遇见了当时贩卖奴隶的头儿,他告诉我卖我的居然是哥哥,而帮他保守秘密就能够少给一半的钱,若瑟夫,当时,我觉得天要塌了。

  叔叔说完后,沉沉睡去,我看着哈佛尔,随着船行,渐渐缩小,最终消失。

  篇5: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菲利普夫妇在船上发现一位百万富翁像于勒,便挥手喊着:“喂!菲利普!”于是用飞快的速度上船,讨好于勒,夸张于勒:“我就知道,你会成才,会有前途。”也就带上于勒去家里吃饭,极力赞扬他,拉拢他,让于勒自动拿出钱补偿他们一家。于勒看着面前的哥哥嫂子,心想:“哥哥嫂子怎样会这样呢?爱钱如命!这世道,怪不得先前那样瞧不起我。如今,我赚钱了,却这样极力讨好我,可笑啊,难道你们就是我的亲哥哥嫂子?”此刻,我跟你们讲,请擦亮眼睛,看看自我,好好看看自我吧!看看自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嗜钱如命的人。

  从此,于勒过上了好日子,哥哥嫂子经过自我的多次反省,透过发奋,也过上了好日子。

  篇6:

  《我的叔叔于勒》继写

  咱们回来的时候改乘圣玛洛号,为了防止再看见他。

  一上船,咱们便四散去了不一样的地方。正因我小,因此我跟着父母来到了甲板上。我隐约听到姐姐们谈论着各自岛上不一样的见闻。我不钟爱这种氛围。

  “要是没有于勒,咱们回来的时候还能省几块钱哩!”母亲抱怨着,“这个贼!只是靠近了咱们,便要咱们掏钱!若瑟夫也是,居然给他钱!这个霉鬼!”父亲在一旁附和着:“真是糊涂!我竟盼了他十年,若是节省了这十年的星期日,我能够多赚多少短工钱!”,他顿了一阵,脸上现出愁容,“此刻可怎样办?总有一天咱们女婿会发现的。”父亲问道。“还能怎样办?只能瞒!”母亲气愤的叫了一句,“该死的于勒!”

  我感到十分无聊,于是开始望向天空和大海。白色的海鸥叫嚷着,这可比他们的嘟囔好听得多。

  “喂,菲利普!”一声陌生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

  而父亲的脸刷的白了,母亲也开始颤栗起来。“该死!于勒竟追到这来了吗?!”母亲万分急躁,却不转过身来,只是扯着父亲的衣角。“咱们还是快躲起来,免得……”“你这个蠢货!你难道要像螃蟹一样逃开吗?那多滑稽!”母亲怒不可遏,但很快冷静下来,发白的脸上满是焦虑,朝我使劲的使了个眼色。“听我说,我此刻有一个办法。”我仍然杵着。她向我用力的招手,示意我过去。“听好了,若瑟夫。你二姐的愉悦就在你手里了。去,去把那个贼引开,用尽一切办法!听到了吗!”我不情愿的服从了母亲的命令,走向了那个发出声音的富翁。

  “请问您是于勒先生吗?”我张望着他。“哦,是的。亲爱的,你怎样知道?”他俯下身来,抱了抱我。“我渴了,您能请我喝杯果汁吗?”我使自我看上去尽可能得可爱一点。“此刻?哦,不,不。我有事……(他看着我期盼的目光)哦,好吧。我屈服了。我能够请你喝杯果汁。”他望了望我的父母。“这是十法郎,够你喝好几杯了,我的小可爱。此刻我能够去办我的事情了吗?”他把银币放在我的手心里,准备上前去找我的父母。“哦,先生,请原谅。我不知道哪儿有果汁,您能够带我去吗?”我摇晃着他的衣角。“我的宝贝,谁能禁得住你的哀求呢?但是咱们得快去快回,正因我的事情十分重要。”“先生,请你放心。绝不会耽误您太多时刻的。”我冲他友好的微笑着。他满意地笑笑,便领我走向船舱。

  “你知道吗,亲爱的。我就应也有一个侄子,他也有你这么大,也肯定有你这么可爱。我十分想念他们,如果能够的话,我会尽力帮忙他们的。”

  “我亲爱的小宝贝,你去哪儿了?”他回过头来。

  “若瑟夫,干得好!”母亲舒了口气,欣慰的看着我。“不愧是我菲利普的儿子!聪明!”父亲大笑着拍着我的肩膀。我摊开手掌,一枚十法郎的银币让母亲尖叫起来。“天哪!若瑟夫!你哪儿来这么多钱?”她紧紧攥着银币,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是那个水手给我的。”

  “他?”母亲和父亲都万分惊讶。“真的吗?”“是的,他真穷酸。这银币上原本是有牡蛎汁的。”我装作嫌弃的说道。“他总算有良心。”父亲说了一句。

  “仅此而已吗?”母亲疑惑地看着我“是的,你得坚信我。仅此而已。”我面无表情。

  篇7: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咱们回来的时候改乘圣玛洛船,以免再遇见他,很明显,这两天父亲和母亲玩得一点也不开心,但他们极力没有在姐姐、姐夫面前表现出来。

  回家的时候,正是一个大风的夜晚,即使天气很凉,但父亲还是一个人坐在船的甲板上。我倚在门边,悄悄的注意着父亲,父亲从口袋里拿出那封他视如护身符且时时带在身上的“福音书”,看着这被折了又折的皱皱的纸,说道:“你不是在那边阔绰了么?怎样会变成一个卖牡蛎的?!”说着将“福音书”撕碎,扔进大海,看了看那片漆黑的大海,转身要回到船舱里,我也赶紧进去了。

  我比父亲早一些回到母亲身旁,但是,父亲紧跟着来了,匆匆忙忙的对母亲说:“你猜我看到了什么?”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几分喜悦。母亲还在为来时发生的事生闷气,没好气的对父亲说:“你能看见什么好东西!难不成你发现藏宝图了?!”说着,还“哼”的冷笑一下。父亲依然笑着说“跟这个差不多!”说完便把母亲拉走了。我也跟了过去,想看看有什么让父亲这么高兴。

  一去,才知道怎样回事,只见父亲指着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白衬衫的男子,说:“你看,那像不像于勒?”母亲吃了一惊,眼前这个优雅地端着红酒与别人谈话的中年男子不正是我的叔叔于勒么!母亲赶忙拉着父亲走上前去,对那位先生说;“于勒?你真的是于勒,我是你嫂子啊!看,还有你哥。”但是先生看见他们并不个性,对母亲说;“哦?嫂子?哥?你们把我当弟弟了么?在‘特快号’上,我就已经认出若瑟夫了,但是你们呢?把我当成什么了,讨饭的……此刻呢,又看见我有钱的样貌,来认亲戚了是吧。哼!”说着就走了。突然回来对父亲说:“欠你的,我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们,后会无期!”

  父亲,母亲呆呆的站住了……

  篇8: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金钱的数量决定了人们态度的好坏。它们是成正比的。

  ——题记

  咱们回来的时候,改乘圣马洛船,在船上父亲与母亲叹了一口大气。母亲有点气愤又幸免地说道:“幸好我反应快,要是让他给认了出来,那就大事不好了!还好女婿没有发现什么蹊跷,那样就大事不好了!”父亲也有点愤怒,但他只是赞同地听着母亲的抱怨。

  我听着他们的抱怨,心中竟有点不满:“父亲,母亲,这但是我的亲叔叔啊!虽然他以前很坏,但是此刻有可能已经改变了。此刻他变成这样,咱们就应帮忙他才对!”

  母亲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他那个流氓,永远都不可能改变!”母亲的愤怒与决然让我闭上了嘴,但心中的不满却没有丝毫的消散。

  这是,从不远处的甲板上传来了一阵嬉笑声。只见一群富人正围着一个中年男子谈话,看起来十分开心。站在中间的中年男子穿着整齐的名牌西装,脚上的皮鞋闪闪发光。而且他的手上,脖子上都戴着许多金银饰品。在那群人中,就是这人看着最富有了。

  母亲的目光也聚集在了那边,脸上露出的是羡慕与气愤:“那个可恶的骗子,大流氓……”在母亲的骂叨中,父亲似乎发现了什么,他擦了擦眼睛,将目光投向那中年男生的脸上,他看了许久,脸上有丝激动、喜悦,他拉住母亲:“看!那人长的真像于勒,这天是怎样了!”母亲随着父亲所说,打量起了那个中年男生。许久后,她也有点激动:“又可能这个才是真正的于勒,咱们上前去说几句吧!”但父亲又忧虑起来:“如果他不是于勒,那咱们但是倒大霉了!”母亲脑子紧的一转:“你去问问那边的水手,问问那中年男生是什么人?”

  父亲听后,急忙走向那位正在打扫的水手身旁,与他客套了几句,便聊到了中年男生:

  “你知道那个中年男生是谁吗?他看起来很受欢迎啊!”

  “哦!你说他啊!他但是这船上最富有的一个人了,他的名字好像叫做于勒,真是让人羡慕呢!”

  “哦!哦!我明白了!和你交谈地真愉快!”

  父亲激动地走路都不稳了,他拉着母亲的手,尽量压低自我的声音:“他叫于勒。你说的对!有可能他才是真正的于勒。咱们就应去问候一下!”母亲听了:“哦!天那!太好了,快把女婿叫来,让他见见于勒!”

  父亲走进那名叫做于勒的中年男生,兴奋地开口:

  “你是于勒吗?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哥哥啊!”

  于勒思考了一会儿,眼中闪过什么!但他又很快露出笑容:“啊!哥哥,真的是你,咱们有多久没有见面了?”他表现地十分惊喜。

  父亲也正因没有认错人而欣喜,他还略带自豪:“看,这是我的妻子,孩子,还有女婿!这几年咱们过的不错!你呢?生活地怎样样了?”

  “我十分好!唉,过去的我真是太过分了!我就应赔偿你们!”

  女婿的眼中也散发出光芒,姐姐与母亲也上去交谈起来!但我却没有丝毫感想,也没有上去很热切地谈话,只是礼貌性得问了好。于勒见我这样,似乎想好了什么!

  那天晚上,咱们让于勒住在了客房中!于勒将我叫到他的房间,从柜子中拿出一个大大的信封,递给我:“将这个给你的父亲,他会明白的。我等会就走了。孩子,你要记得,当你应对我和那位老水手时的情绪,并将它持续下去!”

  我听地似懂非懂!我说了“再见”后,便赶紧跑回房间,将信封交给了父亲。父亲有丝疑惑。打开来,他从里面拿出了一叠的钱,他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但看了信之后,却又再次黯淡下来。信上写着:’

  给亲爱的哥哥:

  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改变,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那卖牡蛎的老水手也是我。我早已注意到你,我安排船长说了那一番话,你们听了之后便要远离我!丹尼看到我富有时,却不顾是不是认错了而上来搭讪!但你们的儿子却不一样,我坚信他将来会是一个成功的人!这些钱给你们,我也算是还清了!改过自新吧!你会有新的人生!”

  母亲也看了那封信,似乎在一瞬间,又正因于勒叔叔的一封信,使咱们家发生了改变……

    上一篇:万字开头的成语

    下一篇:瀑的组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