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手机访问励志文章 经典语录 励志名言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精选推荐 >

在弟妹的卧室捡到一物,公公居然让我不要声张!

添加时间:2016-12-11 18:57 编辑:小航
偌大的客房内,只剩下男人略带粗重的喘息声,还有一件件衣服被丢落在地上发出的碰撞声。 衣柜里面的少女睁着一双黑亮通透的眼睛,看着外面的一切,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男人因为背对着她,所以看不清楚脸,不过她隐隐也知道了一件事情……似乎她又走错房门了
在弟妹的卧室捡到一物,公公居然让我不要声张!,binzz.com

在弟妹的卧室捡到一物,公公居然让我不要声张!,binzz.com

在弟妹的卧室捡到一物,公公居然让我不要声张!,binzz.com


在弟妹的卧室捡到一物,公公居然让我不要声张!,binzz.com


  偌大的客房内,只剩下男人略带粗重的喘息声,还有一件件衣服被丢落在地上发出的碰撞声。


  衣柜里面的少女睁着一双黑亮通透的眼睛,看着外面的一切,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男人因为背对着她,所以看不清楚脸,不过她隐隐也知道了一件事情……似乎她又走错房门了。


  手里的录音笔并没有因为主人的粗心大意而停止工作,很尽职的透过衣柜打开的小缝隙,用带着摄像头的一面对着床上的男女。


  男人是被两个高大的保镖模样的男人搀扶着进来的,看出来他的身份应该不会简单。


  而那个一件件脱下男人衣服的女人,米苏一点都不会陌生。


  今年才刚刚在A市蹿红的新生代偶像……白沐然。


  看着面前昏睡着的男人,白沐然的眼底折射出兴奋的光芒,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地划过男人精壮的胸膛,有些着迷,连带着呼吸都渐渐地变得急促了起来。


  男人一动不动,除了呼吸声音太过粗重让人觉得奇怪以外,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米苏努努嘴,收回了目光,手中的录音笔继续录着外面的一切。


  米苏是A市果栏娱乐报的记者,这一次本来是因为收到了知情人的爆料到酒店捉奸的,不过似乎米苏的记性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不知道怎么的就跑错了房间了。


  外面传来了女人低低的好听的声音,似乎是一个魔咒,让刻意分散注意力的米苏又忍不住集中精神仔细的听了起来。


  “KING,虽然手段有点不入流,不过只要可以得到你,似乎都无所谓了。你好好的享受吧。”白沐然伸手,抓住男人的皮带扣子……


  啪的一声,在房间里面显得尤为明显。


  米苏的呼吸也因此滞停了一秒,随后又恢复过来。


  “呵呵。”一道不属于女人的低沉声音,突然在客房里面响了起来,原本紧闭着双目的男人,蓦地睁开了双眼。


  那一双宛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眸,冷漠的不带一点感情,就那么冷冷的看着面前正在解开他皮带的女人。


  白沐然的手猛地顿住,随后扬起一抹动人的笑容,“你醒了?刚刚KING少太热情了,我都挡不住呢。”


  男人没有说话,依旧用那冷漠的眼神看着她,渐渐地眼底染上了嘲讽的味道。


  白沐然只觉得浑身僵硬了一下,嘴巴微张,想要继续解释什么,可是在男人那般的注视下,却实在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景少皇可不是什么可以轻易糊弄过去的男人,哪怕是在中了某种下流的毒的情况下,也绝对不会被如此低劣的谎言所蒙骗。


  “滚……”冰冷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那宛如帝王一般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人根本就生不出任何反抗的情绪。


  白沐然的脸色倏地一变,还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对上男人冰冷的视线,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


  她动作有些狼狈的拉起身上的礼服,随后几乎是用逃的从房间里面出去了。


  砰地一声,门被带上,整个客房再次的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


  米苏只觉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那个Z国的帝王,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亚洲的帝王,景少皇!


  她居然抓奸抓到景少皇的头上去了。


  偷偷的把录音笔收了回来,米苏靠在衣柜壁上,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根本就无法冷静下来。


  客房里面很安静,安静的可以让人清晰的听到那不属于男人的心跳声。


  景少皇眯起眼睛,有些危险的看向距离床不远的推门衣柜。


  衣柜有一条明显的缝隙,那心跳声,似乎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景少皇甩了甩头,将身体传达过来的晕眩还有那他一点都不陌生的欲望甩开,随后看着衣柜好一会儿,才突然冷冷的开口,以一副命令的口吻,“出来。”


  米苏心脏咯噔的跳了一下,那一瞬间她几乎都以为君少皇已经看到她了。


  不过她很快又冷静下来,这个男人,应该不是在跟自己说话吧?


  这样想着,她又忍不住好奇的从那被拉开的门缝里面,偷偷的看了出去。


  一张过分放大的脸,就那么直直的进入了她的视线范围。


  男人刀刻一般尖锐的五官,还有那带着侵略性的黑眸,眼底丝毫没有掩饰住的不悦,以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气场,让米苏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尖叫出声。


  “啊……”


  完蛋了,这个念头才刚刚进入米苏的脑海里面,衣柜的门,便被粗暴的拉开,而她也彻底的暴露在了男人的面前。

  低头冷冷的看着缩在衣柜里面的女人,景少皇的瞳孔微微的紧缩,同时一股炙热的气息从小腹猛地蹿了上去,让他脸色微微一变。


  该死的!


  白沐然给他下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烈性春药,药性很猛,哪怕是他有着超人一般的自制力,却也在药力的作用下,理智几乎崩溃!


  面前的女人不同于他以往认识的那些女人,她漆黑的瞳孔里面,映着他的身体,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恐惧。


  她在害怕。


  米苏现在只想哭。


  人倒霉起来喝水都塞牙缝,今年她肯定是犯太岁了吧?不然怎么会倒霉的事情一波接一波?


  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努力的挤出一个不算太难看的笑容,然后声音颤抖着传了出来,“那个,这位先生,如果我告诉你,我进错房间了,你会相信吗?”


  米苏尽量镇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就算他一言不发,可是却让人觉得压迫感十足。


  危险的男人。


  “呵呵。”回应她的是男人略带嘲讽的笑声,随后一只大手突然朝着她伸了过来,直接抓着她的衣服,好像拎小鸡一样的把她拎了起来。


  米苏的心脏又一次的停顿了,手脚拼命的挣扎,想要从男人的魔爪下逃脱。


  下一秒,她被重重的丢在了那弹性十足的大床上,身体狠狠的弹起来又陷进去。


  “这位先生,你你你,你想干什么?”米苏一脸惊慌的伸手挡在胸前,看着面前慢慢靠近的男人,警钟大作。


  景少皇并没有理会她,只是站在床边低头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米苏一头长发用皮筋简单的绑了个马尾,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有些苍白,那一双灵动的眸子,此时氤氲着水汽,一六五的身高,却依旧让人觉得她小小的一团好像猫儿一样的可爱。


  似乎并不讨厌。


  景少皇大脑很快就收到了这样的一个信息,随后看着米苏一副怕得要死的表情,嘴角冷冷的勾起了一抹算是笑的弧度。


  “女人的欲擒故纵,对我无效。”冰冷的声音里面,带着很明显的讽刺。


  米苏微微蹙眉,看着面前的男人,心里的害怕却是被他语气里面明显的讽刺驱散了不少。


  “呵呵,真是无趣呢,没想到玩的小把戏这样就被你识破了。”米苏勾出一抹浅淡的笑容,只是眼底的恐惧还是很明显。


  可惜景少皇此时根本就看不到这些,一波波的涌上来的欲望让他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而面前少女传过来的淡淡馨香,似乎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让他眼神变得越发的炙热。


  米苏狠狠的打了个寒颤,还不等她继续说话刺激景少皇让他讨厌自己,就感觉到有阴影笼罩了下来,抬头,就看到男人整个人朝着她压了过来。


  “……”米苏睁着双眼,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男人已经整个压在了她的身上,浑身滚烫得很不正常,那一双原本淡漠中带着嘲讽之色的眸子,此时已经被一种名为欲望的东西填满了。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景少皇的大脑一片空白,随后凭着本能,吻住了那因为惊慌而微张的小嘴。


  米苏大脑当机,身体僵硬又麻木的承受着男人炙热的略带侵略性的吻,直到感觉到有一只大手,不知何时已经撩起了她的衣服开始攻城略地,她才猛地回过神来。


  伸手企图用力的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只是男人宛如一座山一般的压着,她那点力气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房间里面的空气,一瞬间变得炙热无比,男人越来越粗重的呼吸,还有女人不断被打断的呼叫声,让气氛一下子又变得暧昧起来。


  米苏心里着急,比力气她肯定不是男人的对手,可是她也不能就这样把自己交给一个完全称得上陌生的男人。


  手胡乱的摸索着,蓦地有冰冷的触感传递过来,让米苏眼睛一亮,也来不及思考自己抓住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直接抓起来就朝着景少皇后脑勺狠狠的砸了过去。


  砰地一声闷响,某种金属与肉体狠狠碰撞的声音传来,随后便是温热黏稠的某种液体滴落在米苏的脸上。


  米苏怔愣几秒以后,伸手往脸上一抹,满手的鲜红让她下意识的尖叫,同时抬脚将还压在身上已经昏死过去的男人踹开。


  看着男人倒在床上,鲜血一下子就把枕头染红了,米苏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不过出于对危险的本能趋避,让她慌乱的拉了拉衣服,随后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房间。

  “听说没有,KING少昨晚在蒂森酒店被人打伤了。”


  “早就听说了,据说都已经报警了,现在警方封锁了现场。啧啧,真想知道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居然敢对那位动手。”


  “据说是个女人。”


  “……”


  一早回到公司,米苏就听到了各种关于那个男人的言论。


  “米苏,进来一下我办公室。”就在米苏心中忐忑着担心着自己打伤景少皇的事情会不会被发现的时候,一道严肃刻板的声音突然传入了耳中。


  米苏猛然回神,脸色有些苍白,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黑色刻板的套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梳于脑后,一张巴掌大的脸,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凌厉干练。


  米苏耷拉着脑袋,顺手拿起桌上的一份文稿,走了过去。


  房门才刚刚关上,外面的同事又开始议论起来。


  米苏,米家大小姐,可以说是吃穿不愁的千金小姐,有花不完的钱,却偏偏跑到一个报社里面当了一名狗仔队。


  在公司里面很多同事都是看不懂米苏这个人的。


  进了办公室,米苏努努嘴,小声的问道:“主编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昨天你去了蒂森酒店。”闫丽的声音依旧如她的人一样的刻板,平铺直叙的语气,说的是一句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米苏昨天去蒂森酒店的事情,高层是知道的。


  米苏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抓紧了手上的文件夹。


  她这个举动自然没有逃过闫丽的视线了,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一双紧紧地抓着文件夹的骨节分明的小手,她勾唇冷冷的笑了笑,“你没有拿到该拿到的资料。”


  “抱歉。”米苏再次低头。


  “抱歉?你觉得抱歉有用?一句抱歉就可以抵消你犯的错误?还是你觉得因为你是靠着米家的关系进来的,所以即使犯错也无所谓?”闫丽的话相当的刻薄,毫不留情的直戳米苏的心。


  米苏脸色微微一变,“请不要拿我的家人来说事,这一次的事情是我错了,你要惩罚我或者是开除我都可以,可是请不要把这种事情牵扯到家人。”


  闫丽冷冷的看着米苏,平静的等她说完,才勾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我自然不敢开除你,回去写一份两千字的检讨。”


  米苏退出了闫丽的办公室,手指依旧紧紧地抓着那一份文件。


  外面的同事面面相觑,脸上都挂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米苏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打开文档,看着空白的文档,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周围的人还在议论着什么,可是米苏却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K帝集团,总裁办公室。


  额头缠着白色绷带的男人端坐在办公桌后面,面色清冷,即使是头上有那碍眼的白色绷带,也丝毫不影响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帝王气场。


  “少爷,那个女人的背景已经调查清楚了。是A市米家大小姐,现在在果栏娱乐报当见习记者,昨天的事情应该只是一个意外。”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推了推脸上的眼镜,淡淡的开口,将刚刚调查出来的情况告诉面前帝王一般的男人。


  “米家?”景少皇好看的眉头皱了皱,眼底带着几分的傲慢轻视,“把她所在的那家公司收购了。”


  “是。”中年男人没有任何异议的点头,在手上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着什么。


  “还有那个白沐然,我以后不想在A市再看到这个女人。”居然给他下毒,简直是罪不可赦!


  景少皇浑身的气场突然变得凌厉起来,鹰隼一般的眼眸里面,带着森冷的杀意。


  中年男人的脊背挺得更直了,“是。”


  “安排我跟米家的当家家主见个面。”男人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脑海里面是那个女孩受惊的宛如小鹿一般的眼眸,还有毫不客气的给他一闷棍的狠辣,声音却依旧不带任何的温度。


  中年男人犹豫了一下,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顿,声音淡淡的传来,“好。”


  正在纠结着检讨到底要怎么写的女孩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凉飕飕的,狠狠的打了个寒颤以后,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位置,刚才那一瞬间,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变得很快,扑通扑通的,就好像在酒店第一次与那个男人目光相对的时候那感觉一般。


  想到那个男人,米苏的脸色又是狠狠的一变,随后用力的甩了甩头,企图将心底的那一份不安甩开。


  太安静了,距离男人出事都已经两天了,这种安静,反而是让米苏越发的不安起来,似乎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悄然展开。

  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米苏被冷不防响起的手机吓了一跳以后,才伸手去拿起手机。


  一看来电,上面写着的是“妈咪”,米苏盯着手机两秒后,才按下了接听。


  这个从来没有让她感觉到半分母爱的女人,打电话给她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喂,有事?”米苏的声音冷淡的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苏苏,今晚回家吃饭,妈咪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电话那头,容貌与米苏有三分相似的女人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狠意,随后又勾起嘴角露出一副慈祥温和的笑容来。


  米苏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却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恩。”


  “记得早点回来,你爸爸说好些天没有看到你了,大家都想你了。”女人依旧是挂着那种笑容,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面色冷硬的男人,再看了一眼坐在男人不远处沙发上的那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还有事吗?”米苏听着这些虚伪的过分的话,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开玩笑,那个毫不客气的把她赶出米家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想她?


  她隐隐的已经闻到了有阴谋的味道了。


  “苏苏还在怪爸妈吗?”即使是隔着电话,米苏都可以想象到那个女人脸上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那虚伪恶心的样子,让她觉得有些反胃。


  “没事的话我挂了。”米苏直接挂断了电话,拿着手机许久,才微微蹙眉。


  这两个家伙到底又想做什么?难道她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吗?


  从十八岁被那个被称为父亲的男人赶出米家开始,米苏不觉得自己跟那一家人还有什么联系。


  拿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米苏又被那一份两千字的检讨吸引了注意力。


  纤细修长的手指,落在那白色的键盘上,手指灵活的在键盘上舞动着,让人看着就觉得赏心悦目。


  空白的文档上,很快就跳跃出来一个又一个的黑色文字。


  米苏的嘴角弧度大了一些。


  米家,大厅安静的有些过分。


  米长天坐在沙发上,冷毅的脸上看不出多少的表情。


  徐倩打完了电话便回到他的身边坐下,给他倒了一杯茶,才随意的问道:“怎么突然要叫那个丫头回家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米长天淡淡的看了身边的妻子一眼,点了点头,“有人想要见她。”


  “哦?”徐倩有些诧异,不过却没有问太多。


  一旁的米轲仁眉头蹙了蹙,“谁想要见姐姐?”


  米长天只是看了他一眼,明显没有要说的意思。


  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来,景帝国那位,居然想要见米苏,而且还约在米家见面……


  以景少皇的能力,要调查出米苏早就已经脱离米家应该不是难事才对。


  “去安排一下,晚上来的人不是小人物。”看了一眼垂眸倒茶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徐倩,米长天淡淡的开口。


  徐倩微笑着点了点头,温婉的样子看着仿佛就是一个贤妻良母一般,起身就去安排一切了。


  米轲仁皱了皱眉,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爸,我上去复习了。”十七岁的少年身高已经有一米八了,容貌很明显的遗传了他父亲的,帅气之中带着几分的冷毅,尤其是那一双深邃的眸子,即使是年少,依旧闪烁着让人看不透的精芒。


  米长天并没有理会他,现在他所有的心思都被景少皇突然想要见米苏这件事情占据了。


  那个神一样的男人,怎么会突然想见米苏?


  想到那只有很小几率的可能性,米长天都觉得心里有些接受不了。


  米苏跟米家已经没有关系了,可是她却不知道为何勾搭上了那个男人。


  A市传奇的帝王,景帝国的少主,整个Z国甚至亚洲最有价值的黄金单身汉。


  米家那些人心里想什么米苏并不知道,将检讨打完了交到闫丽手中之后,她便被安排了一个任务……用尽一切办法获得一次采访景少皇的机会。


  谁都知道,景少皇从来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报道。


  闫丽居然让她去采访这个男人?


  那一瞬间米苏甚至怀疑闫丽已经知道了她就是那个打伤了景少皇的女人了。


  回到位置上,拿着笔咬着鼻头,米苏眼底带着几分纠结。


  她只是一个实习记者,刚刚进入果栏报不到一个月,已经搞砸了三次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了,如果这一次再失败的话,她一点都不怀疑自己会被扫地出门。


  尽管她其实对记者这个行业没有任何的归属感和喜爱。

  似乎是生怕米苏不肯回去那个所谓的家,徐倩打了十几次电话催促,甚至安排了家里的司机来接她。


  看着并不陌生的司机老吴,米苏心中的疑惑和不安越发的浓郁了些。


  “吴叔,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了吗?”徐倩那个女人,应该是巴不得她这辈子再也不要回去米家才的对。


  “小姐,这些事情我们并不知道。”老吴公事公办的回答。


  米苏也没想过在他的口中可以问道什么。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个小时后就到达了米家门外了。


  看着夕阳下那一栋称得上豪华的别墅,米苏嘴角勾出了一抹讽刺的弧度。


  这里就是她的家啊。


  车子缓缓地驶入其中,在大门口停了下来。


  米苏看到徐倩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着她。


  眉头轻轻地蹙了蹙,对于徐倩今天反常的行为,米苏实在是不解的很。


  “苏苏啊,你可算是回来了。”徐倩一脸热情的过来拉开车门,拉着米苏从车里出来。


  米苏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那一只抓着自己的手。


  贵妇的手保养的很好,白白嫩嫩的,一点都看不出来她有一个已经二十岁的女儿。


  米苏冷淡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淡淡的扫了徐倩一眼,“阿姨是又想对我使什么阴谋诡计吗?不过可惜,被算计过一次的人,可不会蠢到在同一个地方摔倒第二次了。”


  徐倩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努力了很久都无法挤出一个自然的笑容,“苏苏怎么这样跟妈咪说话呢。”


  “妈咪?呵呵。”米苏只是冷笑一声,径自走进米家大门。


  徐倩阴冷的目光狠狠的瞪着面前少女的背影,那眼神似乎恨不得将她撕碎一般。


  米家今天似乎是特别的打扫过,周围干净的纤尘不染,米长天端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报纸在看。


  下人看到米苏进来,并没有要上前打招呼的意思,大家都知道,这位名义上的米家大小姐,两年前就已经被扫地出门了。


  米苏目光淡淡的扫过沙发上的男人,嘴角抿了抿,一丝苦涩很明显的挂在嘴角上。


  “今天找我回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平静的不带任何温度的声音,从米苏的嘴里传出。


  沙发明显的有凹下去的痕迹,米苏已经坐在了男人隔壁的位置了。


  米长天放下报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有人想要见你。”


  “呵呵,是吗?”米苏只是冷冷的笑。


  “你跟景帝国的少主什么关系。”米长天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问道,目光却是毫不掩饰的看着米苏。


  “不认识。”米苏没有任何犹豫,甚至眉头都没有挑一下的回答。


  景帝国是什么,她根本就不知道。


  “景少要见你。”米长天眉头轻轻地蹙了一下,却很快恢复正常。


  “景少?”米苏蹙眉,脑海里面搜刮着自己可能认识的被称为景少的人。


  蓦地,她的脸色变得有些僵硬,甚至可以说难看。


  她突然想起来了,景帝国不正是景少皇家公司吗?景少不就是那个亚洲帝王景少皇?


  前两天刚刚在酒店被她揍了的男人!


  她就知道那个男人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她!


  只是为什么要到米家来见她呢?难道他不知道自己跟米家的关系?


  米苏心里震惊又不解。


  看到米苏的表情,米长天知道她肯定是认识景少皇的,只是两个人的关系到底如何,他并不知晓。


  米苏倏地站了起来,抬脚就朝着门口走去。


  开玩笑,她怎么可能乖乖地在这里等着那个变态来找她麻烦?


  那天晚上她可是狠狠的给了他一下,对于一个从来发号施令惯了的男人,绝对无法忍受被女人这样对待的!


  米苏的脚步有些急,低着头也没有看前面,此时就一心想着要赶紧离开这里,绝对不能见景少皇。


  走的太急,以至于重重的撞到一个肉墙以后,她整个人因为惯性往后倒去,然后一条强而有力的手臂,将就要摔倒的她拉了回来。


  男性的气息太过明显,带着主人特有的侵略性,传入米苏的鼻息之间,她的脸色微微一变,一抬头,就看到那男人鹰隼一般锐利的目光,紧紧地锁定了她,而自己,则是被他紧紧地固定在怀里,呼吸到的都是带有男人身上好闻味道的空气,让她一时间大脑空白了一下。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景少皇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略带粗暴的带着她再次的走回到了沙发上,坐下。


  米苏一直都是处于一种大脑空白的状态,直到感觉自己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男人那锐利的目光放肆的打量着她,才终于回过神来。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在面对着男人那目光的时候,所有的话仿佛卡在喉咙。


  “不是说好了今天来跟伯父伯母说我们的事情吗?你又想逃去哪里?”

在弟妹的卧室捡到一物,公公居然让我不要声张!,binzz.com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链接观看更多章节,或者请用浏览器打开shucong.com 搜索1564

在弟妹的卧室捡到一物,公公居然让我不要声张!,binz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