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手机访问励志文章 经典语录 励志名言
您的位置:正能量励志Binzz.com > 故事精选 >

侦探小故事

侦探小故事

添加时间:2015-01-30 10:18 编辑:冷蝴蝶
侦探小故事精选一: 一分钟侦探小故事 某翁有二子一女,二儿子不务正业,老翁告到官府,官府对他惩戒了之后,放出来,他仍旧恶习不改。某翁认了个货郎作义子,货郎与他的女儿渐渐存了私情,又被某翁无意撞上,某翁为了保全名声,就把货郎杀了,和大儿子悄悄

  侦探小故事精选一:

  一分钟侦探小故事

  某翁有二子一女,二儿子不务正业,老翁告到官府,官府对他惩戒了之后,放出来,他仍旧恶习不改。某翁认了个货郎作义子,货郎与他的女儿渐渐存了私情,又被某翁无意撞上,某翁为了保全名声,就把货郎杀了,和大儿子悄悄地把他埋到了竹林中。

  几年后,二儿子欠了别人的钱,去私伐竹林,老翁追着打他,他在醉酒之中大叫着说:“你不好打我了,就像以前一样,把我杀了埋到竹园里吧!”邻居的人听见,就把他告到了官府。老翁拒不承认。

  县令想了一个很好的审讯办法,最终使老翁,大儿子和女儿都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请问:“你能想出一个好的审讯办法来吗?”

  【参考答案】把三个囚于一室,把大儿子吊起来,让人秘密监视,大儿子受不得苦刑,必然抱怨父亲和妹妹害苦他,于是得到了供词。

  侦探小故事精选二:

  证据粘在了楼梯上

  星期天,父亲母亲去参加同事的婚礼,说好下午2点准时回来,但是,墙壁上的石英钟已经到了下午的4点,父亲母亲还是没有回来。威威有些着急,就拿起家里的电话拨打母亲的手机,可电话里传来声音说:“对不起,您的电话已经欠费停机了……”

  威威气得将话筒摔在电话机上,嘟哝说:“感情你们一人一部手机,用不着家里电话,连欠费停机了都不知道。”说着走进阳台,向外面张望着,期望能看到已经走进小区的父亲母亲。

  然而,没有父亲母亲的影子。

  失望的威威收缩目光准备转身的时候,突然被对面楼房里一个个性的影子吸引了。

  影子是一个烫着卷发的女生,在对面楼房里翻找着东西,那样貌有些慌张,也有些着急,将柜子里的东西拿出来乱扔……威威心中一动:这人肯定是在偷东西!

  一个人在自我家里找东西,决不会是这种样貌。

  怎样办?需要立刻报警吗?威威正在犹豫的时候,对面楼房里的女生一转身,发现了威威,顿时像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了。尽管不能十分看清她的面目和表情,但能够想象得出,那必须是一副十分惊恐而又紧张的样貌。

  把一个贼吓成这副样貌,威威暂时忘记了盼望父亲母亲快点回来的急切情绪,反而有了一点得意,心想:我就这样看着你,一动不动,看你怎样样……

  卷发女生突然转身去了别的房间,拿过一根绳子来,挂在墙壁上一个固定的物体上,然后挽了一个扣子,搬来椅子,站在椅子上就把头送进了绳扣内。

  “天啊,她要上吊自杀!”威威急忙跑进客厅拿起电话,突然想到已经停机,便急忙跑下楼,找一家食杂店里的公用电话报了警。

  回来的路上,威威的心还在“嘭嘭”地狂跳不止。亲眼看到一个人将脑袋伸进绳套里准备自杀,多么恐怖啊!他的腿有点发酸发软,身子的重量在增加,就像两条腿已经承载不动了一样。他明白这是吓的,便坐在花坛上歇息一会儿,感觉好多了,这才一步步地朝家里走来。

  一边走心里一边想:但愿警察叔叔们赶来的时候,那人还没有死亡……走进楼道开始上楼时,从楼上走下一位漂亮姐姐,“噗”的一下,一块口中嚼过的泡泡糖飞来,端端正正砸在威威的脸上。

  “哎,你干什么?”威威气得大叫,摘下泡泡糖抹在楼梯扶手上。“嘻嘻……不好意思……”漂亮姐姐一边嬉笑着一边说着不好意思一边跑下楼去。

  威威愣了一下,觉得这个姐姐在什么地方见过,却又想不起来,心里很不高兴,盯一眼厌恶的泡泡糖,悻悻地回到家里。他不敢走进阳台,不敢看那个已经挂在绳套上的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闷闷地等着jing车的叫声。

  他以为警察叔叔赶来时,jing车必须会大声鸣叫。

  忽然有人敲门。威威以为父亲母亲回来了,急忙拉开门,站在门外的却是两位警察叔叔。不想,警察叔叔还没有来及问他什么,威威身子一摇,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威威被立即送往医院,又经法医确诊,是被人下了毒药而导致的昏迷。如果不是抢救及时,恐怕小命不保了。两天后,威威醒来,探长叔叔正守在病床边:“你怎样会中毒呢?能记得么?”

  威威摇摇头:“不知道,我怎样会中毒呢?”

  “那你——”探长思考了一下问,“在你报案前后,发生了什么个性的事情吗?”

  “个性的事情?啊,”威威突然想起来,“打完电话上楼的时候,被一位姐姐用嚼过的泡泡糖砸了一下,正砸在我脸上。”

  探长命助手立刻去找到那块被嚼过的泡泡糖,然后又问:“你报案时说,看见一个女生正在上吊,是已经上吊了呢,还是刚刚开始上吊?”

  “我看见的时候,刚刚把脑袋伸进绳套里。”

  “这样啊……”探长沉思起来。

  原来,探长接到威威报案,不到20分钟就到了现场,此时上吊的女生已经死了,法医鉴定说死亡时刻已在两个小时以上,而且是被人先掐死然后吊上去的。既然,威威亲眼看见她将脑袋伸进绳套里就立刻报案了,不到20分钟探长就赶到了,怎样已经死亡两个小时了呢?

  这时,探长助手回来了,报告说找到了那块嚼过的泡泡糖,从里面发现了13根微型毒针。原来,那女生是故意谋杀威威。为什么呢?经过调查,威威的父亲母亲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威威还是个孩子,更不可能有这样的仇人,难道——杀人灭口?什么人,为什么要杀她灭口?

  “威威,说说向你飞泡泡糖的女生长什么样。”探长拿出纸张和铅笔,一边听威威口述一边画像,然后拿给威威看,“你看看,是这个人吗?”

  “是,就是她。但是,这个人,这个人……哎呦,”威威突然惊讶起来,“她就是上吊的那人。天啊,她已经上吊了啊,怎样又出来向我飞泡泡糖呢?”

  “不知道了吧?叔叔此刻知道了。听叔叔告诉你吧。”探长说,“假如向你飞泡泡糖的女子名叫小A,其实她早就在你家对面那户人家了……”

  “叔叔,你说她,就是小A,果然不是对面那家的人?”

  “她就应是一个心黑手辣的盗贼。”探长说,“对面那家也是一个女生在家。小A早将那女生掐死了,正在屋里翻找值钱东西时被你看到了,她也看到了你,因此,在墙壁上系一个绳套,还将自我的脑袋伸进绳套里,见你离开了阳台,知道你去打电话报警了,她急忙将已经被她害死的女生挂在了绳套上,然后赶到你家来,准备杀人灭口。不想,你不在家中,看到你上楼来,就冲下楼去,以最快的速度将嚼过的泡泡糖砸向你……”

  “天啊,她不但心黑手辣,还十分十分狡猾呀!”威威恨恨地说,“这种人真可恨!”

  “放心吧,小家伙,叔叔肯定将她绳之以法。”

  果然不到3天,探长和助手一齐来学校感谢威威帮忙破案,还说已经抓到小A了。

  “叔叔,您真神了,怎样抓到的?”

  威威敬佩地说。

  “还得感谢你呀,是你把那块泡泡糖抹在了楼梯扶手上,才没有被打扫卫生的人清理掉。”探长说,“咱们从泡泡糖上残留的唾液中提取到了DNA,你说,小A还能跑得了吗?”

  “天啊,真神了!”威威高兴得差点蹦起来,“叔叔,我长大也要当侦探!”

  侦探小故事精选三:

  煤气罐奇案

  一个黑不溜秋、破破烂烂的煤气罐,竟引出了有几条人命的大案,最终把一个管辖着几十万人口的"父母官"送进了监狱,你说奇不奇?

  这天晌午突然风雨大作,小城的街道上一阵忙乱,摆摊的忙着拾掇,走路的躲进店铺,自开车东奔西突,汽车呜呜乱叫。就在人们的神经已经处于紧张状态之时,只听"嘭"的一声巨响。人们的目光立刻集中到街道中心,那里一辆黄河卡车和一辆桑塔纳撞到了一齐,黄河是庞然大物,轿车哪是它的对手,一撞之后,桑塔纳立时瘪了头,向后翻了几个跟斗,四轮朝天躺在那里。

  这一下更热闹了,围观的,救人的,维持秩序和处理事故的,还有被堵住的车辆和行人,把个小街搞得拥挤不堪。

  人们大都把目光集中到受伤者--从桑塔纳里抬出来的一个血流满面的青年身上。这青年双眼紧闭,任人摆布,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然而,几乎所有的人都忽视了一个细节。

  就在桑塔纳翻跟头的时候,从它的后盖里掉下了一个黑不溜秋的煤气罐,它一落地便骨碌碌滚起来,劲头还挺大,翻过马路牙子,一向滚到了一家修理摩托车的店铺门前,和那些氧气罐啦、电焊机啦躺到了一齐。过了一阵,事故处理完毕,桑塔纳被拖走了,这煤气罐却还静静地躺在那里。

  这家摩托车修理行的店主是哥俩,真实姓名叫什么,连他们的邻居也说不清楚,都叫他们刘大刘二。下雨时他们躲在屋里抽烟,雨过天晴,刘二出门看到了煤气罐,"谁家的破玩艺,扔这来了?"刘大闻声也过来看了看,说:"搁那儿吧,说不定一会儿有人来找了。"刘二说:"找也甭给他,得讲点条件。"说着把煤气罐搬到了屋里。

  一下午也没有人来找,哥俩关门走了。第二天开门营业,到了晌午,照习惯,老二到里屋点上煤气灶煮饭,发现煤气用完了,摇晃了一阵没有效果,他忽然想到拣到的煤气罐,便换上试了试,也没有气,刘二骂了一句:"晦气!"提着空罐走出来,说:"哥,我去灌气,一会就回来。"刘大说:"还是我去吧。"说着便来提罐,一提又放下了说:"错了,这罐不是咱的。"

  就在这一放之时,那罐内发出一阵响声。

  那响声虽不大,却有些个性。刘大多年从事机械维修,对声音个性敏感,他立刻决定,这既非残液和罐壁的碰撞声,又不是阀门及护圈因松动发出的声响,这是一种金属和金属摩擦发出的声音。

  "怪事?"刘大又摇了几下,说,"这罐内好像有东西?"

  老二一听来了兴趣,找来扳手三下五除二卸下阀门,翻过来撂倒,只听哗啦啦一声响,1条金项链溜了出来,金光闪闪,亮得扎眼,紧之后,又是1条,又是1条……还有金戒指、金簪,一个之后一个……

  转眼间,就像变魔术一样,哥俩面前出现了一堆黄金饰品,哥俩被这意料不到的事惊呆了,瞪着眼说不出话来。

  从震惊中醒悟过来的第一件事是哥俩立刻关上了店门,第二件是仔细清点了一番,计有金项链50条,金戒指30个,其他金首饰20件,共计100件。从成色看,都是高档珍品,至少也值个十来万吧,可能还不止,好家伙,这真是天上掉下个金娃娃啊?

  这下可发财了?刘二激动得脸都红了。

  说到如何处理这些宝贝,两人意见不一致了。

  刘二说:"这好办,大哥,咱俩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刘大却有些犹豫,说:"这适宜吗?"刘二说:"咱一不是偷的,二不是抢的,咱是在门口拣的,自古以来,谁丢了谁活该,谁拣了谁交运,有啥不适宜?"刘大说:"我是想,这事是谁干的?他从哪儿搞到这些珍宝的?又为什么放在煤气罐里?这罐又怎样到了咱的门口?我看这事不简单。"

  刘二嘴一撇说:"大哥,我最烦你这一套为什么,咱又不是公安局的,管那么多闲事干啥?东西到了咱的手里,就是咱的,不好才是傻子呢?你想,咱们一身油一身汗,一天才挣几个钱?这是老天爷开恩,该咱交运,不好可对不起老天爷了。再说,真是不义之财,他能拿,咱就不能拿?"刘大说:"兄弟,不是我不稀罕钱,可俗话说得好,犯毒的东西别吃,犯法的事儿别干,咱是规矩人,靠手艺吃饭,这些不干净的东西,还是别沾为好。"

  俩人说不到一齐,刘二焦躁起来,把珍宝一古脑塞进自我的挎包里,索性撕破了脸:"大哥,我以前都听你的,今儿个可不比往常。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些东西我是拿定了。我也有办法处理,一旦有事,我一人承担,决不连累你。但你也绝不能泄露秘密?否则别怪兄弟不讲情面?"说罢便骑上摩托一溜烟不见了。

  刘大拦阻不住,只好皱起眉头搓手叹气。

  刘大蹲下去,仔细把那煤气罐看了一番,在斑斑驳驳的灰色油漆上好像有个挺标准的"直"字和一个02字样。看这锈斑的样貌,此罐的年龄恐怕不会小于20岁,阀门的螺纹一层灰垢,毫无光亮,看来是多年未装煤气了。刘大又把罐倒过来,左右倾斜,轻轻敲击,未发现什么,就在刘大直起腰时,一个发亮的小片片从罐口落下来。这是一个金首饰的标签,印得很精巧,上方有一些烫金的图案和数字。

  有人来了,刘大无心研究下去,顺手把标签扔到废物箱里。来者是一位身穿警服的青年人,他进店后二话不说,目光四处巡视,很快便定格在那个平躺的煤气罐上,刘大顿时心跳加快了,脸也变了色,那警官径直走过去,将煤气罐拎起来,看了看,又摇了摇,然后猛地砸在地上。

  "这煤气罐是哪儿来的?"

  刘大毕竟在市场混了几年,和"大盖帽"们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喊倒使他恢复了镇静。他沉吟一会儿,不慌不忙地说:"你说这罐啊,可神了?"说罢抽出一根烟,递过去。那警官不好,瞪起眼说:"怎样个神法?"刘大点上烟,抽了几口,慢吞吞地说:"昨日中午,下了一场瓢泼大雨,雨停后,我一开门,这煤气罐就堵在门口,这下雨能下个煤气罐来。你说神不神?"那警官等他往下说,可刘大就此打住了,警官鼻子"哼"了一声,说:"后面还有更神的吧,对不对?"

  刘大摇摇头,装出莫名其妙的样貌,那警官眼一瞪,说:"你就别装糊涂了,你看,这阀门处明明是刚拆过,对不对?你拆它干什么?里面有什么东西?"刘大听着只是摇头,但心里又有些发毛了。

  那警官用手指弹弹煤气罐,口气严厉起来,说:"你听明白了,这煤气罐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它牵涉到一件大案,你要是知情不报,或藏匿罪证,按法律要承担刑事职责的?最好的办法是把事情的原委,把煤气罐和里面的东西全部交出来,这样,有助于破案,会得到表扬和奖励的。"

  刘大仍然摇头,表示别无所知。

  那警官看看表说:"我说得已经很明白了,时刻紧迫,我不能老等你,我给你两个小时思考,两小时后也就是下午5点,我来取东西。但我要警告你,不好告诉第三者,不好转移赃物,否则你会后悔的?"

  说罢那警官头也不回地走了。

  刘大赶紧去找刘二商量对策,但家里和亲朋好友处找遍了,也没有刘二的踪影。这个刘二,带着那么多珍宝,能到哪儿去呢?会不会出了别的事?刘大越想越着急,越想越害怕,但也无计可施。

  两小时很快过去了,刘大只好哭丧着脸回店来见警官,把事情一一相告,警官倒也没有过多的责怪,只详细问了一些有关刘二的状况,还作了一些记录,然后,连同那破煤气罐一齐带走了。临走时警官再三叮咛,此事千万保密,别对任何人说。刘大则恳请警官尽快找回弟弟,警官也满口答应。

  谁知祸不单行。

  当天上午刘大的店铺就着了火。火借风势,烧了半条街,消防队出动了10辆消防车,才控制住了火势,等到刘大闻讯赶到,已是颓垣断壁,只剩下一堆破铜烂铁和一股刺鼻的胶带味了。

  刘大情绪懊丧,用一辆三轮拉着破铜烂铁回家去。此时正值深夜,飘过僻静的跨江大桥时,一辆小轿车从后面追上来。在他身边戛然而止。一个蒙面人跳下车来,1条绳子像套马一样套住了刘大的脖颈,刘大从三轮上摔下来,挣扎了不多会儿就失去了知觉。

  等到刘大醒过来已是在1条船上。

  原来,那蒙面人把刘大"勒死"后,便连车带人一齐推到江里,也是刘大命不该绝,在这深夜的江边,有一个住在船上的船老大出来解手,远远看到桥上落下一堆黑乎乎的东西,之后一辆轿车又疾驶而去,心中疑惑,便驱船前去探察,结果把刘大又捞了上来。

  刘大死里逃生,回到家里越想越感到蹊跷,自我是一个手艺人,修车为业,从不和人结仇,谁会下此毒手?要说谋财害命,又为何连车带人推下江后扬长而去?刘大想来想去,觉得此事和煤气罐可能有某些联系,会不会是黑社会的家伙干的,他们知道自我发现了煤气罐的秘密,要杀人灭口?可又一想,也不对头,杀了自我,对他们有何好处呢?

  刘大休养了几天后,来到公安局找那个警官,想把状况汇报给他,可找了半天找不到那人,又不敢随便说,最之后到局长室。局长听后沉思了好久,打开了电脑说:"咱们的人都在这儿,你仔细看看,哪个是你要找的警官。"之后,一幅幅照片便在屏幕上显示出来。刘大瞪大眼睛,可找来找去,最后还是失望了:"没有。"

  局长严肃起来了,又叫来几个人,让刘大把过程尽可能详细地再说一遍。说到煤气罐里落下一个金首饰的小标签时,局长说:"你还能记得那标签的样貌和上方的数字吗?"刘大想了想,说:"那图案是一座塔,数字是三个6。"局长点点头。

  局长最后说:"刘大同志,你汇报的状况很重要,为了你的安全,也是破案的需要吧,你此刻不能露面,一会儿有人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安心住一段时刻,行吗?"

  刘大住在一个有警卫的偏僻大院里,大约一个月,每一天吃饭睡觉,在院里走走,看看花草,他是干活干惯了的人,这种无聊的生活简直让他受不了,可也只好捱。有一天,一位公安来通知他,能够回家了,刘大高兴极了,赶紧往家跑。

  到家后,发现父母哭得泪人儿一般。原来,他们接到通知,刘二在广州一片海滩上被人用刀子捅死了,让家里去人处理后事。刘大一阵悲痛,想到和弟弟合作开店,彼此体贴嘘寒问暖的情景,仿佛就是昨日的事,日子虽不十分富有,却也过得有滋有味,谁知这个破煤气罐一来,竟害得家破人亡,早知如此,干脆把它扔到马路上就好了,也是弟弟见财眼开,迷了心窍,否则也不会落得抛尸荒滩的下场……刘大越想越难过,大哭一场后,强忍悲苦,安慰二老一番,便赴广州去了。

  从广州回来,刘大又到公安局去过几次,局长对他蛮客气,但不愿多说,只说案情比较复杂,需要调查研究,另外嘱他注意安全,无事不好再来。刘大于是另找了一处门面,挂起了招牌,重操旧业。日子一忙起来,也就顾不得再想别的事了。

  转眼一年过去了。

  有一天,一个来修车的人随便拉起话来说:"咱县出了新闻,一个县长被关起来了,受贿有200多万呢,他儿子强奸妇女,和黑社会勾搭,冒充警官,有几条人命呢?"刘大一听,说:"真有此事?你怎样知道?"那人说:"这还有假?这天的晚报上登了长篇报道,你知道这案子怎样发现的,是从一个煤气罐开始的呢?"刘大更惊讶了,那人却只顾说下去:

  "这家伙有几年管建设审批,送东西的海了,金首饰送的多了,往哪儿放比较安全?嗨,放到煤气罐里去了,一个厨房的破煤气罐,谁会在意?可谁知道,有一个小秘书要拍县长的马屁,有事无事往这位县长家里跑,倒垃圾啊,打扫卫生啊,浇花啊,县长是雇有小保姆的,可他非要干,你有什么办法?这一天又到厨房找活干,看到了这个破煤气罐,一开阀没气,高兴了,这但是为县长办好事的良机啊,二话不说,把煤气罐拉走了,也该他倒霉,路上遇到车祸,车毁人亡。县长知道此事后最关心的还是那只煤气罐的下落,可你猜怎样着?这煤气罐叫一个修车人拣到了?"

  刘大说:"行了,你别说了,下方的事我比你明白。我只问你,那冒充警官的就是那县长的儿子?"

  那人说:"谁说不是?这家伙可毒了,为了保住他老子的名誉和财物,到南方追杀了那个修车的人,这人还有个哥哥,也差一点命丧黄泉呢?"

  刘大说:"是啊,幸亏那船老大来得快,否则他非喂了鳖不可。"

  那人说:"一点不错。怎样你知道这事?"

  刘大苦笑一下,说:"知道一点吧,你说吧,之后怎样了?"

  那人说:"他这哥哥还算是个明白人,他把事情报告了公安局长。公安局根据他带给的煤气罐上的编号和一个金项链上的标签,顺藤摸瓜,抓住了这位县长大人的尾巴,可你知道,公安局长和县长比起来,这官小多了,敢不敢碰这个大人物,可要思量一番啊,这位公安局长真行,豁出去了,那位和黑社会勾结一齐的大公子见势不妙,竟丧心病狂,把矛头对准了公安局长,要较量一番。好家伙,斗争可激烈了,那位不畏强势的公安局长,差一点也遭他们的暗算呢?但是俗话说得好,邪不压正,到头来,坏家伙还是一个个落入法网。哎,你怎样了?"

  刘大听到此处,愣神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长叹了一口气。

  侦探小故事精选四:

  侦探推理小故事

  一位双目失明的少女在一个炎热的夏日被绑架了。家人交了赎金后,她在3天后平安回到家。少女告诉警察,绑架她的好像是一对年轻夫妇,她就应是被关在海边的小屋里:“在这间小屋里能听到海浪的声音,我好像被关在阁楼上。天气十分闷热,但是到了夜晚会有风吹进来。”

  警察在海边找到了两间简易小屋,一间朝南,一间朝北,主人都是一对年轻夫妇。但是这两间屋打扫得干干净净,找不出痕迹。

  之后警察根据一些状况,立即做出了决定。这些状况是:(1)两间小屋结构几乎完全相同。只是阁楼的小窗一个朝北,个朝南;(2)海岸面向海的方向是南面,北应对着丘陵;(3)少女被关的3天都是晴天,而且一点风也没有。

  那么,你知道少女被关在哪一间小屋里吗?

  答案:少女被关在窗户朝北,即应对丘陵的那间屋子里。这从少女所说的“夜晚会有风吹进来”这句话能够得到证实。海岸一到夜晚,陆地上的气温要比海面的温度容易冷却,这种凉的空气就从丘陵向海上流动,因此从朝北的小窗口吹来阵阵清风。反之,白天由于陆地很快变热,风就改从海上吹来,而在早晚气温相同的时候,海岸上就处于无风状态了。

  侦探小故事精选五:

  客轮上的谋杀

  一艘豪华客轮正在太平洋上航行。

  一天早晨,在船尾的甲板上发现了一具女尸。死者是以服装设计为专业的崔素美,她是被人用刀刺死的,死亡时刻大约在前一晚的11点左右。

  客轮正航行在太平洋的中央,即使想利用救生艇逃走,也不见得能保住性命,因此凶手就应仍然在客轮上,但凶手为什么要留下尸体呢?

  事实上,在这艘客轮中,有两个人具有谋杀崔素美的动机。

  崔促达被害人的侄子,也是遗产的继承人。正因嗜赌如命,欠了别人一屁股的债。

  廖维欣——被害人的秘书。由于侵占公款,被革职不久。

  根据以上资料,请你推理看看,谁是凶手?如能解开其中之谜,你就有资格成为名探。

  答案:凶手是遗产继承人崔促达。他为了早点把遗产弄到手,没有将尸体丢入大海,而是刻意留下。正因法律规定,在失踪期间,失踪人的财产是不能被继承的。

  侦探小故事精选六:

  神奇的玉玺

  范公然是一个在玉石雕刻和印章篆刻界都很有建树的老前辈。

  这天深夜,范公然正在灯下潜心刻制一个印章,一个老头敲门进来,老头交给他一块石头和一张图纸问,这个能不能刻?范公然一看,这是一款方形印章,印章上方有两龙相交,术语叫“交龙钮”,印章的字面是“制诰之宝”。范公然当然知道,这是一款清代皇帝册封官员用的印章,是清朝皇帝的重要玉玺。

  范公然正想问他复制玉玺的用意,老头扔下一块金锭说三天之后取,就匆匆离去了。

  范公然摸摸金锭,居然是真的。再看那块石头,天啊,这石头竟是印石中的极品田黄石,是货真价实的皇家刻制玉玺的石料,古代就有“一两田黄三两金”之说,此刻更是稀世奇珍。

  范公然投入了全部精力,三天三夜后,玉玺最后完成。看着这方色彩明艳、雕工精致的玉玺,范公然得意地想,这件作品完全能够和真品相媲美了。但是个性的是,老头并没有如期来取走印章,范公然把印章锁进了保险柜,不时拿出来欣赏一番。

  范公然的儿子范小青在一家公司上班,他看到父亲宝贝似地捧着那个东西,打趣说:“皇帝的印章再珍重,也没有公司老总的印章管用,这要是老总一盖章,该解决的问题都解决了。”说着不由自主地拿过玉玺在纸上一盖。突然,他瞪大了眼睛,他按下去的地方,清晰地出现了一个公司老总的红印章。范小青惊呼道:“老爸,这是个神章啊。”范公然几乎不坚信自我的眼睛,儿子又默念了几句,玉玺盖下去,纸上又出现了他前公司的印章。“想变什么章就是什么章,真是宝贝啊。”范小青的脸上放出光彩。范公然脸一沉:“小青,咱踏踏实实做人,你别往歪处想,再说了,这东西是别人的,人家会来取走的。”范小青点点头,父亲从小就教育他做个好人。

  个性的是,三天的期限已过,老头根本没有来,倒是家门口不时会出现鬼鬼祟祟的人。范公然正在紧张,突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传来,范公然打开门,人影已经不见,而脚下躺着一个小包裹。范公然把包裹打开,是一支老人参。

  隔天,敲门声再次响起时,依然不见人,这次地上放的是一套精美的篆刻图谱。此后每隔几天,范公然就会收到不一样的礼物,他百思不得其解,自我平时深居简出,几乎没有兄弟姐妹,是谁屡次送东西给他呢?范公然决定来个守株待兔,晚上,他藏在门外的一棵大树后,不久,一个身体壮硕的男生在他家门口放下东西,范公然一把抓住他,这个人他并不认识。

  范公然拾起东西,是一沓钱,“为什么要给我送礼?”范公然逼视着他,“俺、俺只是想表达一点谢意。”壮硕男生一口方言。“谢我什么?”范公然话刚出口,壮硕男生已经挣脱他的手,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范公然隐隐觉得这事和儿子小青有关,他要等儿子回来问个明白。这时,范公然的目光落在包钱的报纸上,报纸上的一则新闻吸引了他:“包工头向地产商多次索要工费未果欲跳楼”。照片上站在楼顶的包工头不就是给自我送钱的男生吗?范公然明白了一切,果然,小青回来后的回答证实了自我的猜测:小青同情那个包工头,用玉玺在空白支票上盖了章,包工头领到工钱,为了表达谢意,就送礼物给小青,但小青说什么也不收,包工头只好把钱物放在他家门口。

  小青得意地说:“那个地产公司看到钱被取走了,只好吃了哑巴亏,正因上方的印章确实是他们的章,包工头一口咬定是老总亲自给盖的。再说钱本来早就该付了,如果报警,钱要不回不说,还会在社会上造成更坏的影响,因此那家公司只好作罢。”

  范公然眉头紧皱,虽然小青不是为自我,但这样做毕竟有些不妥,他嘱咐小青明天就把钱物退回去,让他再也不好动玉玺了。小青点点头,范公然发现儿子的脸色有些苍白,就劝他早点休息。第二天早晨,范公然做好了早饭喊儿子来吃,小青虚弱地说:“爸,我不舒服,浑身没有一点儿力气。”范公然心疼地说:“你先给单位请假,爸陪你去医院。”

  父子俩来到医院,在他们排队等候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一阵哭喊声,一对年轻的父母抱着一个五六个月的婴儿,给一名医生跪下了,“医生,求求你给开个证明吧,只要咱们能拿到赔偿,就能够给孩子治病了,咱们不能眼看着孩子死啊……”“对不起,我只是一名普通医生,院长不松口我也无能为力。”从旁人的口中,范公然得知由于医院误诊,孩子变成了植物人,可医院拒不承认错误,这对农村夫妻本来就没有积蓄,此刻已经负债累累,如果拿不到应有的赔偿,孩子得不到继续治疗只能等待死亡。范公然过去扶起那对夫妻,将一些钱放在孩子包袱里。

  这时,轮到他们看病了,范公然陪儿子进去,医生检查后说,范小青严重贫血。范小青诧然,自我一向身体健康,怎样会突然贫血呢?医生给他开了补血药,嘱咐他加强营养。从医院出来,他们又看到了抱着孩子茫然哭泣的夫妻俩。范小青低声说:“爸,要不咱们帮帮他们吧。”范公然没有做声。

  范小青吃了药,身体依然不见好转,范公然也突然变得虚弱起来,医生一看,竟然和小青是一样的病。父子俩都在家养病的时候,范公然接到一封信函,信函上说玉玺要过一段时刻来取,这期间让他们不好私用玉玺,否则会有性命之虞。信是老头寄来的,小青也看到了这封信,他问道:“爸,是不是你帮了那对夫妻?”范公然点点头,儿子突然得病已引起他的怀疑,不想让儿子再受伤害,他才亲自用玉玺帮忙了那家人,此刻看来果然是玉玺惹的祸。

  不久警察找上家门,那对夫妻取出钱到更好的医院为孩子治好了病,但原医院却报了警,警方审问了夫妻,他们不得不供出范公然来。范公然坦然地说,是他做的,但这笔钱的确就应给孩子治病。警方审查了印章,惊讶地发现这居然是一方真品玉玺。范公然也很吃惊,明明是自我刻制的,怎样会变成真品呢?看范公然身体虚弱,警察让他先在家养病,等案情定性再来传唤他。

  警察刚走,有一个年轻人求上门来,原来范公然有神玉玺的消息不胫而走,这个年轻人刚找了一份工作,需要学校的说信,但他的学校已经更名,原来的章早就找不到了。这本是小事一桩,但范公然想到老头信中的警告,苦笑道:“我帮不了你,你走吧。”年轻人突然跪下了:“求求您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份工作,父母有病,这是咱们全家唯一的收入了。”范公然叹一口气,让他明天来取。

  “爸,这会害了你的。”范小青阻止道。

  “这也许是我在这个世上做的最后一件好事了,爸的身体甚至等不到警察来了。”范公然取出印章,闭目沉思一会儿,正要盖下去的时候,范小青一把抢过,抢先把章盖在那封说信上,但是个性,那章竟然不显,他正要再盖一次时,范公然夺过章,父子俩几乎是同时把章按了下去,一个鲜红的戳赫然在目,而他们父子,就像被抽去血液一样,同时瘫倒下去。

  老头突然出现了,他笑着说:“皇上没有看错,你们父子果然心地至纯至善,用你们的血‘暖印’正适宜,如果你们用玉玺为自我谋私利,咱们就功亏一篑了。”

  范公然曾在古书上看到过“暖印”这个词,古时皇家刻好印章后,都要寻热血之人暖印,等暖印人的血渗入印钮方算暖印成功。此时,范公然看到交龙钮的两条龙身里有两抹鲜艳的红色在流动。范公然挣扎着握住儿子的手,他觉得身体轻飘飘的,他和儿子变成了两条长龙,钻进了玉玺上的两条龙身里。

  范公然和范小青醒来时,发现自我躺在医院里。医生说他们父子已经昏睡十几天了,当初告他的医院已经撤诉,承认是自我搞错了,那方玉玺也不知去向。

  出院时,范公然看到了医院电视墙上的新闻:“我市西山发现一处皇帝陵,原定于今日挖掘,昨日地面突然陷落深谷,这一历史古迹不得不永久封存。”

  范公然愣愣地盯着电视墙,仿佛这一切跟自我有关,突然,屏幕上出现了那个老头,他抱拳说道:“皇帝随葬中丢失了玉玺,幸亏你帮忙完成了玉玺,皇帝才能下诏书调集兵力阻止挖掘。”老头说完就消失了,范公然长出一口气,让阴间的灵魂们都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