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手机访问励志文章 经典语录 励志名言
您的位置:正能量励志Binzz.com > 正能量故事 >

我有余罪的故事 却没能活出张一山的模式

添加时间:2016-07-14 11:09 编辑:admin
  有人说《余罪》这部戏全靠张一山一个人撑起来的,在我看来,虽然没那么夸张,但张一山演得确实好,余罪的经历也令我们看得过瘾。然而有这么一个人,他有余罪的故事,却没能活出张一山的模式。
我有余罪的故事 却没能活出张一山的模式,binzz.com

  文/茅石三(简书作者)

  打肿脸也是个卧底

   我读的也是警校,三年制大专,在祖国版图上,那个公鸡用来生蛋的地方。

  大学报道的第一天,我就把同宿舍的一位浙江的兄弟蒙上被子给暴揍了一顿。没别的原因,我虽然不是个君子,但真心讨厌别人说话嘴巴不干净,尤其是对于骂爹骂娘的傻逼,我分分钟想日天操地。同样的起因,大学军训的第一天,我又跟教官干了一仗,这货是部队常驻我校负责日常管理和训练的部队高干,据说还参加过08年奥运会老谋子击缶的表演,可想而知,我那次被揍得有多惨,从那次被暴揍之后,我居然还是没能安分守己,却愈发嚣张,没办法,就酱,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大学第一年,除了每天没完没了没日没夜没逻没辑地被教官虐——早间负重环城跑+擒敌格斗各种练,午间休息的时候突然响起防空警报,有的时候裤子都来不及穿身上,肥皂沫还没冲干净就得一溜烟跑下楼去紧急集合,集合完又特么紧急解散,大大的日头,咸咸的海风,也是特么够够的,除此之外就是上一些不痛不痒的课程,终日的疲惫和无望,渐渐竟过得也足够媚俗,像一群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疯子不明就里莫名其妙地热血沸腾。没错,就是这么矛盾,青春本身其实也是这样,尤其是我们这群整日泡在高调里长在红旗下的孩子们。日子虽让人蛋疼,但至少还比较有血有肉吧。

   大二的时候就没那么纯粹了,首先是争资源——争取入党——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争取这个,反正看别人都争我也就不当仁让了;争好单位的实习名额,为了就业率学校也是拼,我们说出去是警校出身,什么房产中介,保险公司,甚至酒店工厂都能往里扔,所以能去公检法监混个实习岗位那是多了不起的事儿——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自己去了才知道无非也就是端端茶、倒倒水、打扫下卫生,看一些不痛不痒的文章、写一些不痛不痒的东西。

  好在大一大二就凭着自己不知死活的傻逼劲儿声名在外,无论是校园的林荫小道还是宿舍食堂,人人见面还是都会点头道一声“X哥好”的,也乐在其中,现在想想感恩的是那个跟我干过的教官后来因为睡了小学妹被送回部队接受处分,再来的教官和新来的辅导员可能也是因为锋芒犹存,居然欣赏我这个装逼劲儿,所以我就谢天谢地转眼一路飙到了大三,中间参加过若干次实战任务——到KTV抓卖摇头丸和K粉的小毒贩和小马仔;到监狱去看守少年犯;到戒毒所、到法院做执行庭实习法警;给到我们所在城市演出的艺人当保安,最爽的就是跟山鸡哥一个桌子上吃过饭;印象最深的还是到反贪局下面的监狱里看管大大小小的落马勇士,他们用尽浑身解数想让我帮忙通风报信找人来捞他们的同时也对好供词,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因素肯定是贪污金额,并且承诺给二十万,出来给我安排正式编制工作,不用考公务员。可那个时候我偏偏也跟余罪一样没那么大野心,你要用刚正不阿来形容我,我都觉得懵逼。索性就将计就计地把那些昔日作威作福鱼肉百姓的家伙们口供掏了个干净,没浪费反贪部门的一枪一弹和一米一饭,真道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一朝落马,终身为囚,成者为廉,败者为赃。反贪局当时还发文给学校对我进行表彰,不过那证书现在我始终想不起来被我扔在什么蜘蛛结网老鼠撒尿的地方了。

  兄弟&女神

  我也有一群鼠标一样的兄弟,其中有一个就叫牲口,不是能打的牲口,是特能喝,特能吹牛逼,麻痹的,这小子欠了我将近3000块钱到现在都没说过要还,但回回见我都说哥哥,再缓缓再缓缓,我也无奈,成吧,就特么缓期执行留给我儿子找你儿子要吧。

   我们当时自称“政法四大贱客”,我们最好的夜生活就是:两包卫龙,一袋酒鬼花生,最好不过的是真空包装的小辣鱼儿,加上一包白色软包红塔山和几瓶啤酒就是我们的风流快活,满嘴跑火车地喷隔壁宿舍的官二代公子哥有多装逼,某个中队的大胸妹子又跟谁睡了,这个社会没法活,好多东西太形式化……简直就是特么一堆活泼可爱大写的学渣!转眼各奔东西,散落天涯,但我结婚的时候却个个都到齐,且酒席当间没有一个是正经客人,全围上围裙当起了跑堂和伙计。剩了点酒菜,拿到我的婚房里,在客厅我们席地而坐,说是再陪我过个单身夜。喝到凌晨四五点,把我送到洞房,各自赶路的赶路,启程的启程,距离那一次,到现在应该有将近五年的时间没再聚齐过。酒席是在农村老家办的,这是老头子的要求并美其名曰要让乡亲邻里都感受下他和他儿子的扬眉吐气,你这么能,你咋不说我爱装逼其实都是遗传你!

   女神是我们中队的中队长,内蒙古人,170的身条,彪悍地不要不要的,长相我还有点冲动,灵魂稍有触碰我特么就立马蛋疼,我当时是团支书。

  当时学校安排一组学生着警服(学员服)到省检察实习,为期十五天,我俩就住隔壁。期间增加了很多的革命友谊——先别污,只是磨合了下灵魂的频率,她不再那么遥远,我也不再那么让她讨厌。临了实习单位给我们饯行,红白啤各种走起,由于她是内蒙古人,所以就成了众矢之的,架不住那群脑满肠肥,发际线快要飘到后脑勺的领导们一个劲儿地灌,她特么也是胸大无脑,哐哐干。我知道她不行了,索性一把抓过来酒杯英雄救美,结果喝到结束的时候我浑身没了知觉,一位当时在单位里处得比较好的哥哥给我解围,而且对女神说,你看人家小X对你这么上心,把他收了吧,然后就开车送我们回校,剩下的13个人就跟着领导们去了KTV灯红酒绿。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学校平日里就是封闭式管理,这个点连只苍蝇都难飞得进去。我只顾着在路边狂吐,吐完在道牙子上傻坐着像两头呆鹅,她突然转身面对我柔声细语地问接下来该去哪里。我迷迷糊糊地说“还特么能去哪里,开房,睡觉。”她又红着脸对我说“恩,那你不许碰我……”然后我就彻底没了记忆。直到半夜两三点钟才被下半身的一阵酸爽和阵阵娇喘给吵醒——丫特么趁我喝醉,把我给办了!!!

  哦,对了,这段感情并没有无疾而终,毕业分手。她还跟我在一起,还经常一言不合就办我,我们结婚三年了,一对龙凤胎儿女,8个月12天。没错,班长和团支书的诅咒真的就应验了。

  山川湖海 厨房与爱

  公务员考试我考了两次,第一次以明显的劣势当了炮灰,第二次以0.5分的距离又当了炮灰,从那一刻起,我坚决免疫公检法,还从老爸给我托人找关系的协警队伍里带着尼龙袋带着我女人到了上海滩。这儿没人情,没关系,没背景,有的只是努力,从三年前的1800和基层菜鸟到现在的中层管理5位数底薪。可我老爸跟余罪他爹一样还是始终觉得没面儿没劲儿没光宗耀祖,始终还是不能挺直腰板不怕城管地卖他的咸鸭蛋。我给他的理由也很简单:你不能卖一辈子鸭蛋,我也懒得集您之大成。有老婆要养,有爸妈要孝,有孩子要关照,你说我最需要的是什么?老头从那时起不再与我争论,又恢复到了左邻右里夸夸夸我家老头哈哈哈的状态,“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没错,这是《余罪》带来的化学反应,让我花了两个晚上的下班时间呈现给大家的碎碎念。我现在混迹于魔都的职场——体制外的另外一爿江湖——而很多猎头和HR跟我联系的主要原因竟然是因为我的自我简介:“各种乱入,各种走心。进局子,待监狱,拉皮条,上法院,看法场。下里巴人却爱阳春白雪,乡野村夫却心系天下,闹过官府,跪过匹夫,扛过KPI,白手起过家。奠基之打夯机,拓路之推土机。文案控,段子王,可重口,可清新。敢敬大不敬,敢为大不为,穷极此生,就为折腾。”这玄乎又玄的自我剖析,相信看完本文的读者们自然而然就懂了吧。

  他狂由他狂,明月照大江;他横任他横,清风拂山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