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BINZZ励志网,分享好故事、传递正能量!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观后感 >

过春天观后感3000字欣赏

过春天观后感3000字欣赏

添加时间:2019-03-18 17:43:43 来源:Binzz网[整理] 编辑:zhongpei

《过春天》这部电影由白雪执导,黄尧、孙阳等主演,讲述了十六岁少女为了完成和自己闺蜜的约定,从而冒险走上水客道路的独特经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下面给大家带来的是过春天观后感3000字欣赏,大家一起来看看。

过春天读后感3000字欣赏

戈达尔说:人越老就想得越深,水面上的东西我已经抓不住了。所以,他应该是一条鱼,现实在水中的折射,对于鱼来说是常识,对于人来说则是扭曲。这种虚妄造成了一种恐怖,若果它变为现实,却又常见而令人惯习。

新生儿浑身是血,与母亲以脐带相连,这是正常的,但是,如果一个人连着脐带,难道这不是个怪兽?那我只能说,每个人,都是盆着脐带的怪兽。作为生理意义上的脐带早已被割掉,但是,直到死亡,仍有一条又一条的脐带将每一个人拉引,可惜,没有谁能逃开此种关系,以及在另一端的母亲,于年轻人而言更是如此。

脐带

《过春天》的理解是需要门槛的,因为它实在是过于现实了,除了港铁车厢内的胡乱搭配的广播,其他都是现实的倒影,所以,如果不知道这里头的背景,确实是很难揣摩。

不过,我们仍然可以抽象地看。有个假说,其言生命是从海洋中来的,具体到每一个人,他们是从母体内的海洋中来的,这条脐带是营养输送的必需,也是胎儿在世上的第一个社会关系,即他(她)和母亲的连结。

如上所述,对于戏中主角佩佩而言,她也有她的「脐带」,那就是那一条蜿蜒于新界的广九铁路,每一天她都要乘坐这条铁路来前往港九上学,这就是脱离母体的具体化,她的实际意义的生活,包括上学,户籍,朋友,她的父亲,都在香港,她和她的母亲其实只有一种名义上的关系。

但是,她仍然要回到深圳,她已经搭好的整个生活世界并不是她所寄居之地,在晚上,她要比脐带拉回母体,而在深圳,她不过是维持其生理需求罢了,所以,我们也能看到佩佩对母亲不瞅不睬,她的意识结构和她的身体——脐带,是完全不吻合的,因为她的生活场域不在深圳,她始终是一个外邦人。

家庭

家庭仍然是一种普遍传统。黑社会称兄道弟,走水货的也一样,这个其实是城邦的伦理的细化,其具体内容则是儒家伦理,拜关公就是灌输忠勇意识,但是,这种靠利益来组建的「家族」,更加依赖的是尊卑等级——那就是话事人,他要拍版揸fit,其他兄弟要唯命是从。

佩佩第一次经历这种完整的家庭结构影响,并没能看到其深藏的险恶,而且,这里的话事人是女性。花姐给了佩佩一种家的温暖,她能赚钱,也有地方可归,她所处的空间多了一个母亲,以及闺蜜的男朋友,阿豪。这裡的家庭实际上是对于佩佩的心理缺失的增补,她下意识想拥抱家庭,正因如此,阿豪扮演的是一个类似于哥哥的亲人角色。

明显,阿豪是溷乱的象徵,他一出场,戏剧的冲突立刻多了,这刚好是和佩佩相对。佩佩话不多,也不怎麽提出自己的意见,而阿豪多次帮助佩佩,最后铤而走险被花姐捉住,他的好斗其实是佩佩的未完成的主体性。因此,有些人说他们是暧昧甚至是爱情,这其实是立不住的。佩佩是游离于城邦的人,她其实没有父亲,父之名的作用在此是隐匿的,但是,她需要服从她的母亲(即使她母亲对她一无所知),而她的父亲和城邦根本不接受她。她爲了建构自我,更需要去创造另一个空间,这其实是逃跑。她想和Jo去日本,她听从阿豪的安排冒险,都是她的自我的呼唤。

然而,家长是不会让自己的小孩乱走的,花姐亦然。阿豪——事实上是佩佩的自我镜像,他要挑战秩序,正如每个年青人那样,阿豪的勇气是佩佩的潜意识所渴望的。面对子女的叛逆,家庭空间中的权力主体——撕开含情脉脉的母亲面具的律法父亲,他要让年轻人接受严厉管教。

放生

佩佩的两个自我是对立的,她一旦靠近阿豪(她的反抗意识),那么,她必然会远离Jo。也就是说,她的这一次举动不仅仅是越狱,还是破坏,她会把过去所建立的友谊通通摧毁,这是像分娩一般的阵痛。颇为人津津乐道的一段「情欲戏」,朦胧而黯澹的红色背景像极了血,在这个逼仄的仓库里,就像胎儿逗留的胎盘,佩佩把手机绑在山上,也是把炸药绑在身上,这个爆炸首先是毁灭过去,然后是毁灭电影——她过关之后,整部电影立刻进入了尾声。

《过春天》的电影叙事和情感表达十分克制,你甚至感受不到冲突的张力,矛盾的酝酿和蔓延是潜在水底的。作为青春片,它的叙事就是给年青人搭建舞台,这个舞台是如后生一样喜欢到处移动的,所以这两个女生要奔跑,要大叫,要放飞自我。而一旦镜头开始慢下来,重建就开始了,新的人格将会在此诞生。

依我看来,整部电影只有一个主角,那就是佩佩。作为一个主角,佩佩并没有多少台词,因为她不需要说话,试问谁会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自言自语呢?恰好相反,她所处空间不断地制造话语环境。首先是家庭空间,花姐的团队是一个家庭般的存在,这里面有温暖,也有风险。在家里面要听家长指挥,也不能另立山头。到了家庭之外,便是属于城邦的,这种属于是一种字面上的规定,佩佩始终没有办法融入,不管穿上何种制服,她都必须要面对一个赤裸的自我——她是私生女,是夹在陆港之间的人,是被社会严格治理的未成年人。这便是她的幸与不幸。

而她的两个人格则在逐步瓦解。因为,她不需要别人来教导,这就是一些人所说的成熟。她既不是Jo,也不是阿豪。那么她是谁?她在结尾给出了答桉。她把缸里的鲨鱼放走,这可能是电影里唯一的隐喻,但是,这个隐喻并不难懂,她就是鲨鱼,她放生了自己。她把从未去过香港的妈妈带上了飞鹅山——阿豪曾带她上来的地方。这一行为是佩佩对她的两重身份的超越:她反抗花姐给她的紧箍咒,她不需要其他人的协助,恰好反过来,带着她的母亲上山,她不再是母体中的婴儿,她不再受脐带限制。

过春天读后感3000字欣赏

弦外之音

即便是没有接受任何神学教育的一般人,他们却会有自发的命定论倾向。一个胎儿还没出生,大人就已经根据社会规范来给它作各种各样的猜测。这种规范既有归属感,也有偏见。佩佩的诞生明显是违背习俗的,一个妓女剩下来的私生子,而且还是单非仔——他们始终被打上内地的烙印,内地意味着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然而,这种根深蒂固的祖宗之法和排外思想不是空穴来风。香港人的身份建构恰好是「外来」的,首先是儒家的士大夫传统带来的安土重迁和家国观念,其次是西洋文明。这是一个没有自己历史的城市,对于其市民而言更显现出其无根漂浮。中国人的根在家乡,但是,一羣由移民甚至是难民形成的地方,根在何处?

佩佩所处的困境比起本地人要更深刻而沉重得多,因爲她的家在深圳,人却在香港,儘管她是香港居民,不过,她是私生子,这不符合重视家庭的道德,她没有实际的家,也没有「父亲」。个体公民是从家庭中培育而来的,但是她没有亲戚,没有任何的和家庭伦理(也是接受社会伦理的入场券)关联。她无法和普遍意义上的香港人「埋堆」。所以,她只好赚钱,有了钱,就能有现实中的根——买楼、结婚、生仔,这是英国人教落的。

由此我们便可以看到这种冲突的根源,这是从娘胎里就有的。大陆的母体给予香港整个社会文化根基和营养,但是这种长时间的割裂,全球化浪潮彻底把香港洗刷成「类型城市」,这些城市是毫无历史的,他不过是世界上其他城市的复制品,千篇一律,没有特色,随意一个城市都能将其替换;它对于其居民而言太小,根本无法让在世者居住和分享。所以,我在去年就在关注这部片子,除了尽皆过火的无厘头港片,仍然需要另一个超越性的观点来看待香港,准确来说,是透视这个城邦的肌理。包括深受传统宗族影响的家庭空间,还有被遮蔽的本土文化,以及与大陆的千丝万缕的联系,最要紧的,则是找到各种社会矛盾的突破口。

讨论这些的最适合载体,莫过于一个横跨两地的学生。她从内地的母体降临,然后又接受香港的母体的培养,但是,她并没有自己的空间,她既不受家庭空间束缚,也不受城邦空间认可。她拥有另一层意义上的自由——这种自由是空无一物的,正是这种虚无才迫使她寻找,亦只有年青人才能有如此的毅力和精力去寻找个中意义。反过来看,戏中对于成人的塑造是成功的,成人只能安守己分,他们失去躁动的青春之后,只剩下无奈和妥协。

我曾经开玩笑地说,青春片和公路片合在一起,根据我国国情就变成了铁路片。那麽,在铁路中,我们能听见什麽?有人说片中的港铁广播乱搭,这有意无意的神来之笔,恰好证明了一种可能性——上水可以去到黄埔,屯门亦可以去到调景岭。未来的轨道应该是不循规蹈矩的跨线车,尾站应该洒满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

    热门文章

    Binzz:让学习、工作和生活充满正能量 | 苏ICP备1803194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