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BINZZ励志网,分享好故事、传递正能量!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工作资料 >

2018年浅谈党政主导的工会模式范文

2018年浅谈党政主导的工会模式范文

添加时间:2018-03-29 18:02:05 编辑:lzb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了2018年浅谈党政主导的工会模式范文,有需要的小伙伴赶紧来参考一下吧,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帮助。

2018年浅谈党政主导的工会模式范文

浅谈党政主导的工会模式

〔摘要〕转型期中国社会的阶级和阶层结构发生分化的过程中,城市工人和进城劳工阶层逐渐边缘化,造成劳资纠纷不断、劳工阶层的合法权益屡受侵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工会组织的功能未能充分发挥。同时,执政党和政府还应通过立法,为劳资双方构筑一个进行平等、公正对话的平台,让劳资双方在公平的博弈中达致双赢,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实现社会公正。

〔关键词〕党政主导;工会改革;劳资博弈;社会公正

一、中国党政主导的“的工会模式”

1. 我国工会突出维权的主要目标

由于特殊的政治结构和意识形态,社会主义国家的工会模式从一开始就与工业化市场经济国家大相径庭。社会主义国家工会体制的理论基础是列宁的“古典二元论”,该理论认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工会扮演着双重角色和功能,它既要代表党和国家的整体利益,又要代表工人的具体利益。改革开放 30 年来,中国工会在发展中不懈探索和强化作为职工利益的代表者和维护者的身份和机制。

从 1978 年的工会九大开始,邓小平强调,密切联系群众、替工人说话办事、让工人信得过是工会的特征和最基本的职能,也是工会存在的基础。1988 年,工会十一大第一次提出工会具有维护、建设、参与、教育四项社会职能,第一次将维护明确规定为工会的职能,改变了计划经济时期工会“三位一体”的工作方针。20 世纪 90 年代,面临劳动关系的市场化,特别是国企改制和工人大规模下岗失业,尉健行提出了“工会工作总体思路”,要求工会把贯彻《劳动法》作为向市场经济转变的切入点,把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作为自己的基本职责,把集体合同作为工会工作的重点。2001 年,《工会法》的修改在法律上更进一步将中国工会的基本职责确定为“维护职工合法权益”。2003 年以来,王兆国主席提出了“组织起来,切实维权”的工会工作方针和“以职工为本,主动依法科学维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工会维权观,作为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工会发展道路”的重要内容,以推动劳资合作共赢,构建和谐劳动关系。

应当强调的是,2003 年以来,工会的维权理念还得到了党的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和构建和谐社会的指导思想的有力支撑。改革以来,我国的劳动关系经历了一个“双向运动”的发展过程。2003 年前,劳动关系是粗陋的、不均衡发展的,其主要目标是实现政府的效率优先、国家经济现代化和企业效益增长,突出的表现是在1997到2003 年这一阶段,国有企业减员增效,下岗职工再就业,非公有制企业对农民工实施超经济强制等,而工会维权尤其在地方经常会有孤掌难鸣之感。伴随着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党和政府意识到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协调,开始把劳工领域作为实践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的一个突破口。

例如,2006 年出台了关于农民工若干问题的意见,2008 年实施“劳动三法”,国家开始扭转以往单纯追求 GDP 至上的指导思想以及粗陋的、不均衡的劳动关系模式,开始向构建社会主义新型劳动关系转变。同时,必须看到,伴随着收入分化、阶层分化的加大,劳资矛盾日益尖锐,劳动争议和群体性事件频繁增加,对社会稳定、政治稳定的压力越来越大,同时也成为对工会组织体制改革和维权方式的约束机制。

这表现在:首先,虽然有一些推动企业工会内部民主的探索与争鸣迹象和做法,但为了保证党的领导和一元化工会

体制,自上而下的工会组建方式和工会主席“委派”式的选任方式仍居于主导地位,基层工会主席的直选也要“有控制地”进行,导致工会组织的官办性质和行政化色彩有所强化。    

其次,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最能够唤起劳工意识、凝聚劳工力量、独立性(针对雇主) 更强并有利于维权的工会组织体制是发展行业工会和产业工会,但出于维护政治稳定的目的,这一体制改革任务虽已提上议事日程,却仍然是欲说还休。这就使得依附于雇主的企业工会体制难以支撑起有效维权的重任,导致集体协商和员工参与等维权机制在相当程度上流于形式。

再次,强调突出维权但不搞对抗,放弃罢工权,这也是出于维护政治稳定的需要。2006 年末,全国总工会提出“以职工为本,主动依法科学维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工会维权观”,认为中国要发展的“和谐劳动关系”具有主体利益关系一致性和合作性的特征,主要体现在劳动关系的主体双方在根本利益一致的基础上,尊重和承认利益差别,追求合作共赢。这意味着,中国在未来一个时期不会为罢工权进行立法,工会也不谋求以对抗的形式为职工争取利益。在这种背景下,突出维权主要是强化国家对劳动关系的积极干预,通过宏观层面上的法规建设,来规范劳动关系双方的权利与义务,实现公平和正义。这将成为未来一个时期中国调整劳动关系的主要方式,而企业层面的劳动关系协调由于企业工会的孱弱而只能是一种辅助方式。所以,从工会维权方式和组织结构的选择来看,其突出维权的主要目标是维护执政党的执政地位和政治稳定,发挥工会作为党的群众工作部门的作用,做好党与职工队伍之间的桥梁和纽带。工会在多大程度上能够代表职工做好维权工作,取决于它在党的全局工作中的定位以及以何种方式维护党的执政地位。

二、“党政主导的工会模式”的主要内涵

笔者将当前我国的工会模式概括为“党政主导”,不仅是因为在工会十五大报告及具体的工会工作中已有类似提法,而且在于它切合目前工会工作所遵循的指导思想。笔者认为,这种工会模式主要有以下内涵:

(1)坚持执政党对工会的领导,这种领导体现在政治路线、大政方针到组织人事等各个方面。工会之于党和国家,是桥梁、纽带、基础、支柱,这一点从未改变。

(2)只能搞一个工会,维护工人阶级团结和工会组织统一。这使我国的工会立法无法与相应的国际核心劳工公约对接,也无法完整接纳和保障团结权、集体谈判权和集体争议权所代表的集体劳权。另外,在公民社会及各种形式的劳工非政府组织取得长足发展的今天,这一原则的影响正在发酵。例如,北京近期将该市工会命名为“枢纽型”社会组织,负责该市“职工类”社会团体的审批和行业指导。这意味着,所有劳工非政府组织虽不再挂靠相应的政府机构,但必须接受工会的统一管辖。

(3)工会的组织方式和维权手段必须符合维护社会稳定和政治稳定的要求。例如,推动和参与国家劳动立法最符合党政主导的工会模式,是到目前为止工会最为有效的维权手段;产业和行业工会是市场经济国家最常见的工会组织形式和集体谈判主体,即便在 2008 年末重庆出租车罢驶事件中地方党政领导已提出“的哥”可以组织行业协会的情况下,工会出于维护社会稳定的需要仍否定了这个动议。

(4)更多的工会维权工作采取“党政主导”的方式进行。例如,一些地方施行党政主导下的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制度,由更高级别的党政机构发文,强化领导机构的权威性,以便督促企业重视并参加此项工作。2008 年胡锦涛主席关于“赋予工会更多的资源和手段”的批示进一步推动了这一进程。据称,人社部也正在探讨结合经济危机期间劳动关系的协调处理,将国家级三方机制实体化、功能化的可能性。转向“党政主导”的工作模式后,我国工会被蒙上了一层更为浓厚的行政化色彩。其对工会工作的影响,可以说是利弊兼备。有利之处,是可以通过自身的高层次参与,最大限度地借助和利用公共权力,通过推动劳动立法和强化执法,更好地维护职工权益。不利之处也十分明显,即容易模糊工会组织的性质,并影响工会在国家—社会结构中的准确定位和职能归属。  

一个时期以来,我国工会的组建取得了很大进展,迄今全国已有2. 09 亿会员,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会,但是基层工会绝大多数是自上而下建立的,基于职工自愿的自下而上地组建工会和开展活动的还比较少,而且由于多数组建工会和维权工作开展在基层企事探索与争鸣业单位,它们对雇主有着很强的依附性,因而很难独立自主地开展维权工作。因此,如何解决长期以来存在的非公有制企业工会不能发挥实际作用的问题仍然是一个体制性痼疾。

三、结论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与其他国家的工会运动相比,我国的工会工作模式无论内在的动力机制还是外在的约束条件等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但笔者认为,既然同为工会运动,就存在其自有的逻辑,我国的工会改革应当也可以从国际工运进程中得到启示和借鉴,尤其是工会运动从服务模式向组织模式的转变。比如,工会有条件参加劳动三法的立法工作;地方工会干部具有的公务员身份和待遇;一些地方工会主席按同级副职配备、进党委常委、兼任人大主任等;工会经费近年的增收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税务代征的公权力介入;工会维权的机制转向了党政主导、工会运作,客观上也加剧了工会的行政化倾向。在这些现象的背后,基本的指导思想是中央领导同志一再强调的工会是党和国家的桥梁、纽带、基础、支柱的作用。第二个视角则来源于《工会法》所确定的工会是职工自愿结合的工人阶级的群众性组织这一性质界定。近年来工会工作所取得的一些成就,如第一家沃尔玛工会自下而上的组建方式、工会干部职业化和社会化、民主直选或海选基层工会主席的试点、发挥产业和行业工会在集体协商和行业集体合同订立中的作用、促进基层工会组织独立于雇主等,都是这种视角下的工作成果。换句话说,它们是工会组织民主化和群众化的结果。笔者认为,在社会转型期,一定程度上的工会行政化难以避免,也是维护劳工权利的优势条件,体现了当前中国工会的特色。但另一方面,各级工会组织的民主化、群众化等体制改革近年来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工会十五大报告在提法上也仅止于“密切联系群众”。由于忽视会员在工会组织中的地位和权利,使工会组织与会员群众在相当程度上处于脱节的状态,特别是基层工会组织不能很好地代表和维护职工权益。所以,改变基层工会组织孱弱现状的主要方法是推进工会组织体制的民主化、群众化和社会化变革,加强工会与会员的内在联系,从会员和广大职工那里寻求“资源和手段”。

 

    热门文章

    Binzz:让学习、工作和生活充满正能量 | 粤ICP备130102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