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资料 工作资料 生活资讯
您的位置:正能量励志Binzz.com > 人生感悟 >

梦殇

梦殇

添加时间:2014-12-28 09:35 编辑:binzz
美文精选阅读一: 梦殇 在遥远的异乡,只要一想起故乡,我的心就难免隐隐作痛。 我的故乡有1条河叫府河。据《云梦县志》记载,作为长江支脉汉水的支流,自春秋时期,府河就是荆楚大地上的主要航道之一。如今,它像1条巨龙摇头摆尾,游走在江汉平原上。而小小

  美文精选阅读一:

  梦殇

  在遥远的异乡,只要一想起故乡,我的心就难免隐隐作痛。

  我的故乡有1条河叫府河。据《云梦县志》记载,作为长江支脉汉水的支流,自春秋时期,府河就是荆楚大地上的主要航道之一。如今,它像1条巨龙摇头摆尾,游走在江汉平原上。而小小的云梦城就依偎在它的腰间。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清澈透底的河水静静向东南方向涌流,云梦城也按照自我的习惯在日夜往复之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不知是什么缘故。无论是遗留在典籍中,还是留存于人们记忆里,许多令人神往的好东西,都如同过眼云烟一样无从觅其踪迹。就咱们云梦来说,当年楚“昭王避吴时乱,筑城云梦”所留下的那个“楚王城”呢?“入秦为禁苑”时,那林木葱茏、湖泊遍野、满地生灵的云梦沼泽呢?那碧水连天的曲阳湖呢?还有高耸的“云台接天碧”的云台山呢?

  没有了。咱们所能找到的,只有那些故国遗墟上的碎片和带有浓厚杯具色彩的地名。云梦城、曲阳路、云台山路、楚王城大道……,如果把这些勉强能够怀旧的东西用来表现一个城市的进步,就更加令人欲哭无泪了。

  其实,人类在生存和发展的过程中,的确像癌细胞那样自私地满足着自我一时的快感,把个完美、年轻的自然糟蹋得千疮百孔、百病缠身。留下来的,无疑都是些古老、苦涩而又俗套的故事。

  但府河流过云梦城的那一段风景却以前是个例外。

  云梦城很小。生活在这样一个既无法现代得起来,又找不到多少可供呼朋引伴,把盏饮酒、焚香品茗之处的小城,唯一的乐趣是到府河岸边去踏青,去柳岸绿堤浸染鸟语花香的新鲜空气,去倾听清澈河水静静涌流的天籁之音。

  府河自北面蜿蜒而来,它抱着云梦城环绕大半个圈子,略作停顿,然后扭头东南而去。两岸河堤绿草护坡、杨柳夹岸,衬托出从亘古流来的河道,就连运行于河面的帆船、篷船都带有古色古香的韵味。难怪著名导演陈怀凯拍摄李自成和张献中的电影《双雄会》时,选中了这个地方作外景。他完全未加任何修饰就在这儿拍出了几百年前的英雄故事。只是他在离开云梦前召开的归纳会上的一番讲话,至今仍然令云梦人一想起来就无比心寒。“感谢云梦县委、县政府给咱们带给了一个几百年前的优秀外景地”。这话使在场的云梦县委、县政府的领导感到很没有面子,当场十分尴尬。其实,陈大导演的这番夸奖是诚心诚意,他们根本用不着惭愧,完全就应骄傲才是。能保护好这样1条原汤原汁的古河道,堪称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啊。

  在河边,一棵参天古柳上有一个随风摇曳的鸦雀窝,成群的鸦雀在树上嬉戏。那是一种多么和平、吉祥、温馨而又古朴的完美情境啊。

  我惯常的兴趣,就在于,当我漫步于河岸有些倦意的时候,就到那棵大树下的草坪上盘腿而坐,然后,取出从城里带来的枫梓岗谷酒和豆腐干、花生米独酌。一家鸦雀在我的头顶往来飞腾、跳跃,喳喳絮叨、其乐融融。喝着家乡美酒,应对一河清流,听鸦雀聚会和风中柳叶的鼓掌和鸣,看远去近来的篷船、帆影,古人所谓“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意境恐怕也但是于此。

  这真是一处上好的休闲所在。

  但是,好境不长。我不知道,那一向在古柳上休养生息的一窝鸦雀是从何处迁徙而来,居然在好长一段时刻内没有遭咱们人的打搅。当我亲眼看到几个光屁股孩子正往古柳上攀爬的时候,我也忆起儿时到处爬树掏鸟蛋、捉幼鸟、拆鸟窝的经历。我才明确地感觉到,如今的孩子,他们可爬的大树少多了,可掏的鸟窝几乎绝迹了,而被咱们称为喜庆之鸟、吉祥之鸟的鸦雀也已经很少能看到了。我赶紧跑下河堤,阻止他们。

  “这树是你家的?”

  当然不是。

  “这鸟窝是你家的?”

  我摇头。

  “这鸦雀是你家的?”

  那当然更不是了。

  “才巧。那咱们为什么不能爬?”

  我唯一能阻止他们的理由是:这棵树太大、太高,不容易爬。即使爬上去了,也很危险,而且,柳树的枝桠很脆,容易折断,万一掉下来,即使不摔死也必须落下残疾。你们是这么漂亮的孩子,万一残疾了,今后怎样办?

  那帮孩子仰头望望摇曳于风中的鸦雀窝,最后打消了要攀爬掏窝的念头。他们走了,我并不放心。说句内心话,我当然也担心他们爬树的行动会摔坏身子,但我最担心的,还是那遥遥曳曳的鸦雀窝。

  这个星期天,我全泡在了这棵古柳树下。我不是为了做什么自然界的卫士,而是为了赎罪。我以前是危害鸟类生存的罪魁祸首之一。我完全坚信,正是正因一代代孩子总钟爱以爬树掏鸟窝为乐,这天的孩子们才少有鸟窝可掏了。不久的将来,咱们的孩子们就没有鸟窝可掏甚至看不到飞鸟了。咱们的天空那么空旷、那么寂寞,咱们人类最终必将孤独地消亡。什么时候,不仅仅是大人,即使是孩子们,他们在干着危及自然界其他万物生灵的生存的事情时,能思考到为子孙万代的孩子们留下一个完美的梦境呢?

  在以后的日子,我每一天都牵挂着那个鸦雀窝。我感到,那个鸟窝最终逃脱不了被拆毁的命运,那一窝的鸦雀必将再一次流离失所,甚至有可能惨遭毒手。

  那个星期天,天一亮,我就直奔府河。一出城,我就把目光投向那棵古柳的树冠。——那个鸦雀窝依然在晨风中摇曳,那一家鸦雀正“喳喳”叫着飞来飞去忙碌。我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我对那一群孩子发自内心的感激。他们看来是不会再侵扰鸦雀们已经十分艰难的日子了。

  杯具最终还是无法避免。

  大约一个多月以后,我再一次到府河去踏青。走出县城街口,远远的,我没有看到那飘摇于空中的鸟窝。不仅仅如此,就连那棵古柳树也不见了,留下的,是一片白白的、空旷的天空。

  是谁把那棵树锯掉了呢?

  翻过河堤,我赫然看见那棵古柳簸箕大的树兜仿佛朝天仰着的被砍伐、被杀戮的脖颈。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正在那里莫名地悲戚,几声哀伤的鸦雀啼叫声烧热我全身的血液。我看到一只鸦雀在前面低挨的树上飞飞停停,孤独地啼鸣。我无力给它带给任何有实际好处的帮忙。我的眼泪不由自主涌出眼帘。

  我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那棵树、那树上的鸟窝、那鸟窝里的鸦雀……。

  我也知道人类的结果。这地球、这除人以外的万物生灵必将毁灭在咱们人自我的手中。

  大家其实也都知道。就像明知道吃了鸦片嫖了女生会上瘾会毁灭自我的性命一样,人们总是无法牺牲自我肉体的欲望阻止自我干危害他人也危害自我最终危害后人的坏事。

  一个纯净、安详、雅致、空灵的府河梦就这样破灭了。身处遥远的南国异乡,我依然要经常看到许多类似于府河的故事。我已经很少能看到鸦雀的机会了,甚至一向好几年一只鸦雀也看不见。我不敢思念家乡,那会触动我以前受伤的神经。我不能不怀念家乡,只有那个温馨的梦偶尔能够安慰我的灵魂。因此,我具定要生存、生活得很沉重、很疲惫。我也坚信,也许,在咱们的后世,即使是如我那般清雅的梦境,也可能不会产生于后世子孙的心灵。翻一翻祖先的典籍,看一看咱们生存的环境,咱们一代代人所丢失的梦还少吗?

  美文精选阅读二:

  梦殇

  梦是醒着的魂

  让躯壳不至于腐朽

  梦是反光的镜子

  将现实折射进虚幻

  梦是不朽的诗

  编造一个童话世界

  让你还有活下去的勇气

  我看到你从远处走来

  颤颤巍巍的脚步

  却走不出那个梦

  永久的相隔

  这咫尺的距离

  就让我成为一个梦

  来装点你的世界

  让我在岚云后到来

  带给你虫鸟鸣

  带给你春的信息

  秋天的落叶

  金黄点点

  一片片

  美文精选阅读三:

  梦殇

  浔江畔,悲画扇,时时掩泣泪满面。;

  叹红尘,话朱颜,声声吟我生生恋。;

  情相牵,半生缘,相思一曲以千年。;

  梦中醒,何须言?举杯沉醉谁家院。;

    上一篇:长大了

    下一篇:一群人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