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网手机访问Binzz励志文章 经典语录 励志名言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人生感悟 >

为了忘却的纪念

为了忘却的纪念

添加时间:2014-12-12 17:12 编辑:冷蝴蝶
感悟精选一: 为了忘却的纪念 窗外,飘零的雪花一叶叶一朵朵在风中飞扬;窗前,凌乱的思绪一丝丝一缕缕在空中纠缠。一个脱壳的精灵,在黑暗的夜里艰难地挣扎。东西南北,何处归程? 题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觉地抵制一种念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觉

  感悟精选一:

  为了忘却的纪念

  窗外,飘零的雪花一叶叶一朵朵在风中飞扬;窗前,凌乱的思绪一丝丝一缕缕在空中纠缠。一个脱壳的精灵,在黑暗的夜里艰难地挣扎。东西南北,何处归程?

  ——题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觉地抵制一种念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觉地屏蔽一份牵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觉地删除一段记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开始刻意地拒绝和灵魂对话,以为这样才能忘记才能放下才能开始新的生活。但是我忘了,有些东西是刻在了生命里永恒的烙印,任凭时刻的消磨岁月的冲刷,都无法拭去。那么多,那么多的回忆里,有你挥之不去的影子。

  青春年少的时候,不懂感情,却爱得发狂,以为那个肩膀能够一辈子为你挡风遮雨,以为那双手能够一辈子牵着永不分离,以为那双眸子能够一辈子凝视永不黯然。和你一齐逃掉晚自修跑去草坪上看星星,与你一同走过那条幽深幽深的巷子,同你一齐推掉班级聚会跑去公园看桃花……有时候,我也会正因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儿和你发些小脾气,你总是第二天一大早在上学的路上等我,在看见你的一刹那,我总是忘记了刚才还在生你的气。有时候你也会故意拿一些女孩儿送的小物件气我,其实我明明知道你是故意的,也偏偏装出一副吃醋的样貌吼吼“母老虎”的威风,你不恼,却笑得更开心了……那是一段多么简单完美的日子哦,但是,你我都不懂感情,天真地以为那只是友情,你叫我“妹子”,我唤你一声“哥哥”,在青葱的日子里,我们就那样单纯地相互依偎着,许下了一生一世的誓言。

  在一次离家返校的火车上,毫无征兆地遇见了你和她,相互依偎着躺在我背后的座位上……站在你面前,我故作冷静,以我一向的笑容应对着你时,你抬头看了看我,没有惊诧,也没有躲闪,那双以前我那么迷恋的深邃的眸子里全是我读不懂的东西,你依旧搂着她,直到我跑开,直到我再也看不见你……从此后,没有任何一句解释,便再也没有了联系。我在宿舍的床上躺了半个月后,直到泪水流干,所有的念想都断了,最后有一天我挣扎起来,告诉自己,我们但是是兄妹,我没有资格要他给我解释,我只是他的妹子,无论他和谁好,我都该是祝福的。

  一去六年多不得相见,只是有意无意中从同学那里得知他和她毕业后远去南方,再之后结婚生子……每一次得知关于他的消息,我都发奋告诉自己:我只是他的妹子!但是无数次在梦里,他拉着我的手一齐跑向好远好远的地方……(文章阅读网:sanwen)

  好多年后的一天,我在网上打发无聊,一个“雍意扬”的QQ号要加我为好友,我本很少加陌生人的,只是他的一句添加时的留言让我没有了戒备,那是我很喜爱的纳兰容若的一句词:“沉思往事立残阳,当时只道是寻常。”喜爱这句词也是因了那份让我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的共鸣。之后的聊天中,他总是说一些奇个性怪的话,我没有当回事,只想着或许也是个失意失恋的人在向陌生的我倾诉吧,因此我尽可能地倾听并安慰他,他却总是说我不会懂,我想当然了,我们素昧平生,只能从只言片语里感受你的忧伤。最后有一天,我的脑子突然短路,翻回去看所有的聊天记录,我确信这个“雍意扬”便是让我魂牵梦绕了这么久的他!

  他再一次闯入我的生活中,毫不设防地侵袭而来,我毫无招架之力,甚至忘了他已是有了家室之人!因了他,使我始终耿耿于怀我的人格,但当时我真的是完全沉醉下去了,丢下了周遭的一切,拼了命地把断了线的记忆硬生生穿越了六年的时光续接了起来。我们一齐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去看元宵节的花灯,一同跑去街边的小吃摊儿狂乱吃一通,他帮我拭去嘴角残留的辣椒末,我却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抹了他一脸,我在前边跑,他在后边撵……那段时光在之后的回忆里始终如梦境一般不真实。

  梦醒时分,他走了,我依旧是一个人茕茕孑立,固执地守候着一份一生一世的誓言。我已经记不得有多少个不眠之夜以泪洗面,数不清有多少次睡前祈祷他能入我梦来。那些天,我始终在梦境和现实中挣扎。直到有一天,他给了我四个字的答案:来生再续!来生,来生,真的有来生么?

  无论是否真的有来生,或许即使有来生,你是否还会记得我,我都得不到答案了。从梦中走来回到各自的生活轨迹上,仍旧选取了销声匿迹。你我之间,除了来生缘,就只剩下一堆纠缠不清的往事在心中依旧纠结如麻,依然会经常在梦里与你相见,只是每一次梦境里都是大雪纷飞……

  天寒地冻的日子里,单薄的衣衫裹不住我冰冷的心,为了忘却,我每一刻都在纪念那段如幻似梦的记忆!“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感悟精选二:

  为了忘却的记念

  一

  我早已想写一点文字,来记念几个青年的作家。这并非为了别的,只正因两年以来,悲愤总时时来袭击我的心,至今没有停止,我很想借此算是竦身一摇,将悲哀摆脱,给自己简单一下,照直说,就是我倒要将他们忘却了。

  两年前的此时,即一九三一年的二月七日夜或八日晨,是我们的五个青年作家〔2〕同时遇害的时候。当时上海的报章都不敢载这件事,或者也许是不愿,或不屑载这件事,只在《文艺新闻》上有一点隐约其辞的文章〔3〕。那第十一期(五月二十五日)里,有一篇林莽〔4〕先生作的《白莽印象记》,中间说:

  “他做了好些诗,又译过匈牙利和诗人彼得斐〔5〕的几首诗,当时的《奔流》的修改者鲁迅接到了他的投稿,便来信要和他会面,但他却是不愿见名人的人,结果是鲁迅自己跑来找他,竭力鼓励他作文学的工作,但他最后不能坐在亭子间里写,又去跑他的路了。不久,他又一次的被了捕。……”

  那里所说的我们的事情其实是不确的。白莽并没有这么高慢,他以前到过我的寓所来,但也不是正因我要求和他会面;我也没有这么高慢,对于一位素不相识的投稿者,会轻率的写信去叫他。我们相见的原因很平常,那时他所投的是从德文译出的《彼得斐传》,我就发信去讨原文,原文是载在诗集前面的,邮寄不便,他就亲自送来了。看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面貌很端正,颜色是黑黑的,当时的谈话我已经忘却,只记得他自说姓徐,象山人;我问他为什么代你收信的女士是这么一个怪名字(怎样怪法,此刻也忘却了),他说她就喜爱起得这么怪,罗曼谛克,自己也有些和她不大对劲了。就只剩了这一点。

  夜里,我将译文和原文粗粗的对了一遍,知道除几处误译之外,还有一个故意的曲译。他像是不喜爱“国民诗人”这个字的,都改成“民众诗人”了。第二天又接到他一封来信,说很悔和我相见,他的话多,我的话少,又冷,好像受了一种威压似的。我便写一封回信去解释,说初次相会,说话不多,也是人之常情,并且告诉他不就应由自己的爱憎,将原文改变。正因他的原书留在我那里了,就将我所藏的两本集子送给他,问他可能再译几首诗,以供读者的参看。他果然译了几首,自己拿来了,我们就谈得比第一回多一些。这传和诗,之后就都登在《奔流》第二卷第五本,即最末的一本里。

  我们第三次相见,我记得是在一个热天。有人打门了,我去开门时,来的就是白莽,却穿着一件厚棉袍,汗流满面,彼此都不禁失笑。这时他才告诉我他是一个革命者,刚由被捕而释出,衣服和书籍全被没收了,连我送他的那两本;身上的袍子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的,没有夹衫,而务必穿长衣,因此只好这么出汗。我想,这大约就是林莽先生说的“又一次的被了捕”的那一次了。

  我很欣幸他的得释,就赶紧付给稿费,使他能够买一件夹衫,但一面又很为我的那两本书痛惜:落在捕房的手里,真是明珠投暗了。那两本书,原是极平常的,一本散文,一本诗集,据德文译者说,这是他搜集起来的,虽在匈牙利本国,也还没有这么完全的本子,然而印在《莱克朗氏万有文库》(Reclam’sUniversal-Bibliothek)〔6〕中,倘在德国,就随处可得,也值不到一元钱。但是在我是一种宝贝,正因这是三十年前,正当我热爱彼得斐的时候,特地托丸善书店〔7〕从德国去买来的,那时还恐怕正因书极便宜,店员不肯经手,开口时十分惴惴。之后大抵带在身边,只是情随事迁,已没有翻译的意思了,这回便决计送给这也如我的那时一样,热爱彼得斐的诗的青年,算是给它寻得了一个好着落。因此还郑重其事,托柔石亲自送去的。谁料竟会落在“三道头”〔8〕之类的手里的呢,这岂不冤枉!

  二

  我的决不邀投稿者相见,其实也并不完全正因谦虚,其中含着省事的分子也不少。由于历来的经验,我知道青年们,尤其是文学青年们,十之九是感觉很敏,自尊心也很旺盛的,一不留意,极容易得到误解,因此倒是故意回避的时候多。见面尚且怕,更不必说敢有托付了。但那时我在上海,也有一个惟一的不但敢于随便谈笑,而且还敢于托他办点私事的人,那就是送书去给白莽的柔石。

  我和柔石最初的相见,不知道是何时,在那里。他仿佛说过,曾在北京听过我的讲义,那么,当在八九年之前了。我也忘记了在上海怎样来往起来,总之,他那时住在景云里,离我的寓所但是四五家门面,不知怎样一来,就来往起来了。大约最初的一回他就告诉我是姓赵,名平复。但他又曾谈起他家乡的豪绅的气焰之盛,说是有一个绅士,以为他的名字好,要给儿子用,叫他不好用这名字了。因此我疑心他的原名是“平福”,平稳而有福,才正中乡绅的意,对于“复”字却未必有这么热心。他的家乡,是台州的宁海,这只要一看他那台州式的硬气就知道,而且颇有点迂,有时会令我忽而想到方孝孺〔9〕,觉得好像也有些这模样的。

  他躲在寓里弄文学,也创作,也翻译,我们往来了许多日,说得投合起来了,于是另外约定了几个同意的青年,设立朝华社。目的是在绍介东欧和北欧的文学,输入外国的版画,正因我们都以为就应来扶植一点刚健质朴的文艺。之后就印《朝花旬刊》,印《近代世界短篇小说集》,印《艺苑朝华》,算都在循着这条线,只有其中的一本《拾谷虹儿画选》,是为了扫荡上海滩上的“艺术家”,即戳穿叶灵凤这纸老虎而印的。

  然而柔石自己没有钱,他借了二百多块钱来做印本。除买纸之外,大部分的稿子和杂务都是归他做,如跑印刷局,制图,校字之类。但是往往不如意,说起来皱着眉头。看他旧作品,都很有悲观的气息,但实际上并不然,他坚信人们是好的。我有时谈到人会怎样的骗人,怎样的卖友,怎样的吮血,他就前额亮晶晶的,惊疑地圆睁了近视的眼睛,抗议道,“会这样的么?——不至于此罢?……”

  但是朝花社不久就倒闭了,我也不想说清其中的原因,总之是柔石的理想的头,先碰了一个大钉子,力气固然白化,此外还得去借一百块钱来付纸账。之后他对于我那“人心惟危”〔10〕说的怀疑减少了,有时也叹息道,“真会这样的么?……”但是,他仍然坚信人们是好的。

  他于是一面将自己所应得的朝花社的残书送到明日书店和光华书局去,期望还能够收回几文钱,一面就拚命的译书,准备还借款,这就是卖给商务印书馆的《丹麦短篇小说集》和戈理基作的长篇小说《阿尔泰莫诺夫之事业》。但我想,这些译稿,也许去年已被兵火烧掉了。

  感悟精选三:

  为了忘却的纪念

  一向说想写点什么,没有想到却以这样的方式留下自己的记忆,在昏沉的大脑里,本吹嘘自己文采能够的我却流水账般的记下心烦意乱的心,算为了忘却的纪念吧!

  为了忘却的纪念今夜雨停了,风住了!本应是雨过天晴的日子,可我却惶恐不安,感到了山雨欲来!我犹如跌入深谷,脑子空当当…忍着情绪,我不敢想,不敢想象你认为我把你当那样的人,也没有想到你当我是那样的人!

  回忆走过的点点滴滴,也许,多少人从我们生命中走过,终究只是过客,不是归人。也许,是我看得太高,忘记了自己生活在芸芸众生中,只是熙熙攘攘中利来利往的普通一人!也许就是我常看到的图片那样,我发奋了很久,结果却只是一个屁!也许还有太多的也许……

  回忆,真的好怕.思念真的好苦.回忆我们走过的以前,就像昨日,可又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的支离破碎,让我组织不起一副完整的景象!

  原本我只是网上放荡不羁的浪子,游离在工作的辛酸后,嬉笑怒骂于网络找寻属于自己的满足和所谓的成就感,让自己内心深处卑微的心灵在网络得到完全的释放,直到你的出现,原本以为只是三言两语寒暄后就能够抛之脑后,仅是自己网络中不经意的一瞥,却注定了一生难忘!于是我们有了一次次的矛盾激化,在一次次的激化中,用彼此的鲜血给对方舔舐伤口,在伤口愈合中彼此的心越来越近!在不信任中,你有了我的电话号码,在第一次通话中,用对方都不熟悉的话我们不知不觉竟然聊了一个多小时,还意犹未尽,再次用座机吹彼此的琐事……不知不觉间,我恋上了你的声音,恋上你这人,我们在网络里有了拥抱,有了吻,有了对彼此的思念。在自己天真烂漫时,了解到你的状况:房子,股票盈亏几十万,还有生活起居,让我投资买房,让我……而我,房子?票子?我是谁,是流着汗,淌着泪,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光着脖子挥汗如雨一身油污,还不知道名牌穿在自己身上是什么味道的小工人,可这都是事实,我没法改变自己什么,我落泪过,我无奈过,当时的我只想从心底去卑微的想着你,恋着你,想用自己的方式去呵护你!而“焦大不会喜爱上林妹妹”成为了我心头最大的障碍,我不是瞧不起自己是工人,只是心底莫名的少了一些走进

  你的底气,生怕自己的不是惹你生气,但当我竭我所能,为你带来快乐的时候,听到你说谢谢的时候,心里感觉到很有成就感!哪怕是你不经意间提起,我也发奋去完成,也许那些在你眼里不值一提,也许你此刻又会认为这一切自始至终都是我布下的局吧!为了到达我的什么目的吧!我不想诅咒自己什么,也不想证明是什么,我就是那样的人吧!还记得与你呆在江边依偎着吹河风的日子吗?还记得我们晚上上了网还煲电话粥,熬到凌晨我还去上班但我却很快乐的那些夜晚吗?我依然记得在视频中你厥起嘴似笑非笑的样貌和送你上车后自己落寞的背影……我怀念,我记得…可惜已不再有!唉~除了叹息,我还能干什么…我不解释,我只能告诉自己,有了不该有的梦!只好在你的世界外,默默数着你给我的一切,一片一片捡起破碎的梦与心!昨日变成回忆,而我们的回忆却还有很多,我无法去一一述来,那样会让我再次心痛,而无法呼吸……只能说愿你放下包袱吧,我们已擦肩而过了。细雨洗刷了这座城市,雨后的天空也许会变得得更蓝,而空山新雨后的街头依旧行人匆匆,我却不知身在何处,思绪围绕我将何去何从,空白的心将要停止跳动,闭上眼睛任泪水肆意的流!也许,一切都是自己欺骗了自己,也许你还会认为这一切都是假的,是我彻头彻

  尾的欺骗了你,想到这样,我尽然不知道我还能够把我们之间的一切称之为爱吗,我竟不知道我还能够为自己写点什么了,我不想为自己辩护,我感到了自己的猥琐,感到了自己其实很无助!原来自己一句不该那样表达的话,让自己变成真小人,伪君子!

  正因爱过因此不会做敌人

  正因伤过因此不会做朋友

  只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上一篇:幸福生活

    下一篇:这个冬天有点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