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资料 工作资料 生活资讯
您的位置:正能量励志Binzz.com > 人生感悟 >

那一年我在精神病院见习的事(上)

添加时间:2016-11-05 00:22 编辑:大将军郭
出处:www.binzz.com,转载请保留。 关注心理学圈儿最后一朵接地气儿的性感女青年“大将军郭”,请毫不留情地猛击上方“”或搜索公众号 网上有很多精神病院的段子,饭桌聚会上博人一笑,倒是无伤大雅,我们向来习惯并享受着取笑弱势或非常态群体,也可能是因为

出处:www.binzz.com,转载请保留。


那一年我在精神病院见习的事(上),binzz.com

那一年我在精神病院见习的事(上),binzz.com
关注心理学圈儿最后一朵接地气儿的性感女青年“大将军郭”,请毫不留情地猛击上方“”或搜索公众号""


网上有很多精神病院的段子,饭桌聚会上博人一笑,倒是无伤大雅,我们向来习惯并享受着取笑弱势或非常态群体,也可能是因为需要跟他们划清界限来说明自己的正常和主流。


而一旦你真的有过跟这类人群的接触,你的态度会变得不一样,我们习以为常的嘲讽不是源于恶意,也许只是因为人生认知宽度上的狭隘。


今天忽然想起以前在精神病院见习的事情,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所见所感,任何一种观点都可能有失偏颇,我只想尽力去陈述我看到的客观事实,希望会让你看到你从未知晓的另一个世界。


在精神病院见习是学科需要,本科和硕士阶段都有过一定程度的接触。最初跟不了解心理学和精神病患的大多数人一样,充满了恐惧和担忧,把病患想象成危险分子会伤害自己,慢慢地变成了好奇,想知道他们背后的故事,直到最终充满了理解和疼惜。

最初去的时候先是了解医院的设置,不同的病区都在哪里,怎么管理,病人的日常作息等等,精神病院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荒诞或者黑暗,相反,我倒觉得比一般的医院更加明亮、舒适,并且因为在住院部的关系,病人之间、病人和医生护士之间都比较熟悉,这里感觉很像一个社区,大多数时间氛围都很和谐。


在熟悉环境之后,我被安排在女患者区实习。首先做的工作是熟悉一些患者的资料,了解她们的病史以及治疗情况。带我的医生让我多接触一位中年女性患者,她37岁,抑郁躁狂双相障碍,病程近6年。


躁郁双向障碍的病症会出现两类极端状况,一类就是极端狂躁、难以自控、情绪爆发,而另一类就是表现出抑郁症的病症,临床心理学里称为“三低”:情感低落,思维迟缓、意志活动减退。


她最近一次入院是三个星期前,我来实习的时候她的情绪状态已经基本趋于稳定,服药剂量逐渐减少,平时接触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从她的发病史来看,她在第一次发病前就有一些异常的状况,只是当时没有引起重视。


就叫她吴姐吧。


吴姐是80年代的大学生,毕业后进入国企,因为生性要强所以工作中也是毫不让步,为了把工作做好不惜得罪领导和同事,在国企时就受人挤兑。虽然工作能力很强,但一直没有什么晋升,后来索性趁着出国热辞职去美利坚进一步深造,回国后于千禧年进入一家外企工作,起初也是如鱼得水。


但不久部门内斗,吴姐因人际关系原因被打压,她领导的小组业绩也持续低迷,组内成员对她口服心不服。吴姐压力很大,她本以为生活就此一帆风顺,可谁知还是会遭遇职场的各种陷阱。为了她带领的小组能够完成季度工作指标,她跟组员一起通宵达旦做方案、讨论、执行,组员都连连叫苦,但只有吴姐跟打了鸡血般不困亦不疲劳,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


那应该就是吴姐发病的前兆,躁狂症患者最开始的表现并不是爆发的情绪和行为,而是日常行为一直处于高亢奋水平,异于常人,甚至可以不眠不休。经过这段的鏖战后,吴姐的团队并没有取得理想的业绩,她的领导找她谈话,却发现吴姐已经几天没来上班、电话永远无人接听,直到联系上她远在安徽的亲人来北京才发现,吴姐已经闷在房间里几天了。她面无表情,一直在床上,很少进食喝水,也不洗澡更衣。家人发现她的精神状况出现了问题才强行带她来医院看诊。


刚入院的时候吴姐的表现很激烈,砸东西、骂人、大哭大闹,她否认自己患病,坚持要早点离开医院回去工作,服药一段时间后情绪平稳了不少,便离开医院,也辞掉了原来的工作去了另一家外企。


此后的几年,吴姐还有一次发病,因为感情问题,交往一年多的男友得知她的病史后提出分手,给吴姐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她也终于肯承认自己的状态需要长期治疗,甚至是背负着躁郁症度过一生。


最近一次发病是由于长期的抑郁状态无法消解,并伴随期间几次躁狂发作,吴姐是想极力摆脱这种病的,所以会间歇性停药,用她的话说就是想依靠自己的意志力来治疗,可是效果并不理想。这次入院,她不再像几年前一样发作和反抗,安心治疗,对医生和护士的态度也非常和蔼。


在我跟吴姐接触的过程中,感觉到她并没有把我当医生,见习生的身份也多少降低了她的防备。她平时的住院生活就是靠着读书打发时间,有时候我去看她,她也会拉着我聊聊她看书的一些体会,吴姐说都是她自己的性格害她得了病,太要强,内心却脆弱,遇到事情自己处理不好,太喜欢钻牛角尖。从言谈上来判断,吴姐是一位非常知性也非常有能力的女性,但事业上却频频受阻。对于工作,吴姐还是很乐观的,她说她要克服性格缺陷,看一些人际关系类、提高职场情商类的书籍,她觉得只要慢慢改善,事业一定会发展起来。


但对于感情,吴姐的态度却非常消极和悲观,那时她已经37岁,没有结过婚,因为大龄和病史,也很少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她常说只能跟自己的病长相厮守了。其实吴姐长相很标致,只是比同龄人憔悴、苍老了一些,眼神看起来总是迷茫,她问了我的年龄和婚恋状态后就经常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我,男人还是靠不住的,遇到大事的时候才知道还是要靠自己,她让我吸取她的经验教训,要独立、坚强,学会自己解决问题。


吴姐住院期间几乎没有人来看过她,家人都远在安徽,在北京也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所以带我的医生常说她是所有病人里最孤独的,能力强、见识广,但是没有亲密的人际关系,就连在医院也不主动与人交往。


在我快要结束实习期的时候,一次早上检查病房,见到吴姐把她来带的书都乱扔在地上,而那时她也即将出院。吴姐说她这不是发病,只是一种发泄,想到要离开这里,重新进入复杂的社会她还是多少有一点恐慌,现在只要有一些情绪反应,即便不过激,都会被以为是“神经病又发作了”,她单位的同事都经常躲开她,在背后议论她。


我想我多少能够明白,往往得病的患者已经深受折磨,但却又因为得病而进一步恶化了自己的生活状况,她们需要家人朋友爱人的支持、鼓励和包容,但是常常适得其反,所有人都恐病,仿佛躲瘟疫一样远离她、排斥她。一个人的病扩散成了社会的病,她背负着精神病的标签,被别人看不起。


我曾问过吴姐是否想回到安徽老家跟家人在一起生活,吴姐说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除了父母没有人知道她得病,回去被其他亲戚邻里发现了,会让她父母抬不起头,而那个小县城里也不会有适合她的工作和发展空间。现在北京,除了吃药看病,还是能存一些钱寄给父母,别人眼里觉得她和父母都过得很体面,这就够了。


“至少我在北京不会给家里人添麻烦,我自己抗吧。”


这是吴姐说过的最让我心疼的一句话。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在荒地里踽踽独行的她,每一步都艰难,却始终舍不得也放不下去求助于他人。


不知道吴姐现在过的怎么样,已过不惑之年的她是否还独身一人抵抗疾病带给她的一切。在这个残疾的世界里,是否有人对她能够多一份容忍和耐心。


……


其实见习期间还有很多想要分享的内容,但今天就先写到这里吧,内心有些沉重。我知道有生皆苦,无论是否是精神病患,每个人每天都在背负着一些伤痛前行,这一生,我们都要努力学习怎么消解内心的苦。


除此以外,也许我们要做的或者唯一能做的就是,对他人,也对自己,多一点慈悲,少一点偏见。



原创文章,喜欢就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吧但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至其他平台哦!

赏我吧
喜欢文章或者我
可以扫描或长按下方二维码打赏我
金额随缘,么么哒!
那一年我在精神病院见习的事(上),binzz.com


回复数字“1”查看故事系列精选

回复数字“2”查看热门话题点评精选

回复数字“3”查看心理知识技能精选


我是宇宙最大自媒体联盟wemedia成员,


点击?阅读原文?快速加关注!

那一年我在精神病院见习的事(上),binzz.com


出处:www.binzz.com 转载请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