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资料 工作资料 生活资讯
您的位置:正能量励志Binzz.com > 人生感悟 >

你是缺爱情,还是缺爱?

添加时间:2016-11-04 23:58 编辑:大将军郭
出处:www.binzz.com,转载请保留。 关注心理学圈儿最后一朵接地气儿的文艺女青年,请毫不留情地猛击上方“”或搜索公众号 (作者简介: 乔淼,男,80后。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桌面游戏翻译者研发者。曾任北京新东方学校北美部GRE教

出处:www.binzz.com,转载请保留。


你是缺爱情,还是缺爱?,binzz.com

你是缺爱情,还是缺爱?,binzz.com

关注心理学圈儿最后一朵接地气儿的文艺女青年,请毫不留情地猛击上方“”或搜索公众号""

(作者简介:乔淼,男,80后。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桌面游戏翻译者&研发者。曾任北京新东方学校北美部GRE教师。新浪微博 @乔淼Roy)

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里,女主人公讲了这么一句话,“我们爱自己,胜过爱爱情”,仿佛这么做有什么不对。但在我看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如果一个人“爱爱情”胜过自己,反倒有些不对劲:爱情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你是缺爱情,还是缺爱?,binzz.com

爱情当然没那么重要。作为人,我们不能没有爱,但可以没有爱情。而爱情是既不等于也不能代替爱的啊。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中并没有“爱情”,只有“爱与归属”。好的爱情当然有助于此,但并非唯一手段。小时候我们在玩伴那里获得接纳,长大了我们能在朋友那里得到关怀,这都不必然是爱情;我们也能在某个群体中得到归属感。没有爱情,我们一样可以活下去,而且一样可以活得很好。爱情于人,并不是真的“没了他我就活不下去”的存在。

但我们仍然会为憧憬中的爱情而雀跃,也会为逝去的爱情而哀悼。我们开心或难过,是因为我们在爱情中寄托了自己更多的需要。我们的需要得到满足,我们就快乐;需要得不到满足,我们就不快乐。所以我们得不到爱情而不快乐,是因为我们的需要、我们的期望落空了。

每个人在爱情中寄托了什么、期望了什么,并没有一定之规。按照斯滕伯格的“爱情三元论”,爱情的三个成分是亲密、激情和承诺。“亲密”更多地涉及爱和归属需要,“激情”更多地涉及生理需要,而“承诺”则主要是安全的需要。每个人的爱情若是一道菜,这三样材料的比例是不一样的;所以当爱情出现缺失时,我们的生活会变味到什么程度,也就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以《天龙八部》中的几段关系为例。阿朱对乔峰的爱情,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敬爱;阿紫的爱情“纯度”更低,伴随大量占有欲。所以阿朱把乔峰当作英雄,阿紫却会暗算乔峰,“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

反过来乔峰对阿朱和阿紫的情感带有很多怜爱和保护,却很难填补他内心的孤独。康敏对乔峰的爱情中也包含占有欲,但她的占有是为了满足虚荣心,阿紫则是为了获得安全感;所以在得不到的情况下,康敏想彻底把乔峰毁掉,而阿紫却愿意抱着乔峰殉情。可见不同的人对爱情抱有不同的期许。而这些期许,不是每个人都能表达明确、得到满足的。于是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需要,最后很容易就变成了两种障眼法。

你是缺爱情,还是缺爱?,binzz.com

一种障眼法是把爱情浪漫化、神圣化,用这种神圣的表象掩盖其下的真正需要。婚姻是最合适的神化手段:盛大的仪式、高度格式化的语言和气氛渲染,将婚姻打造为“爱情的圣殿”,试图通过婚姻来确认爱情、保障爱情延续。这是婚纱摄影、婚车出租、婚礼承办……诸多机构的生存之道。这种排场,鲁迅称之为“性交的广告”。

第二种障眼法是过度贬低和故意疏离爱情,直率地追求其下的需要,却闭口不谈爱情。在这种情况下,婚姻甚至关系都被当作了靶子:“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或者干脆贬低关系本身,将情感关系性化:我们要的只是满足肉欲,至于其他的东西,统统都很虚伪,不要也罢。

我称这两种路径为障眼法,是因为在我看来这样做很不理性。从现实的角度来说,婚姻不是爱情的圣殿,也不是爱情的坟墓。法律意义上的婚姻甚至和爱情全然无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通篇没有“爱情”这个词。其中出现了两个“爱”字,但所指不过是家庭成员之间的“爱护”“敬爱”,而非伴侣之间的“爱情”。婚姻法的主要内容是财产的归属、分割和继承。也就是说,法律上的婚姻是经济关系,是夫妻之间的利益共同体,是两个人达成协议共同生活、养育后代(甚至不一定生育后代),仅此而已。既然如此,抱着对神圣化的爱情的幻想进入婚姻,又怎么可能不失望呢?

反过来说,把情感关系性化,也就等于把寄托于关系的所有需要统统贬低成了生理需要。我们在爱情中要不要得到安全感?要不要得到归属感?要不要被尊重?当然要。我们是不是需要性?当然也需要。肉体关系很真实,其他的沟通、交流没这么“触手可及”,但前者能不能代替后者?当然不能。除非主体在这个关系中完全不需要其他的一切,只需要性。但这样的关系也不是爱情,只能算激情。打着“拒绝虚伪,只要真爱”的旗号追求性,这是另外一种虚伪。

抛开这些障眼法,我们会发现,爱情或许和我们的需要无关,而爱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的需要。所以在对爱情的追求中,或许我们也该想想,通过这段关系,我希望满足自己的哪些需要。如果个体已经比较成熟,大体上心理健康,那么文章开头的分析就比较合适。如果个体带着情结和过往的创伤呢?也许他(她)对爱情的期许里就带有更多补偿的需要。

出于这种补偿需要,我们也许会移情和投射,希望对方扮演自己成长中的某个角色,例如父母。我过去得不到父母的爱,现在希望爱情中的对方扮演我的父母。父母对孩子的爱本来应该是无条件的,而爱情往往是有条件的:我爱我的孩子,因为那是我的孩子;我爱一个异性,因为那个人有魅力、性格好、有钱、有地位……换句话说,我们无法假定、更不能要求我们的伴侣给予我们“无条件的积极关注”。这种预期和现实之间的分歧就会带来问题:我想要他爱我、包容我,可我就是得不到……“那个如此爱我的人到底在哪里啊?” 这个问题,是换多少伴侣都无法解决的。

你是缺爱情,还是缺爱?,binzz.com

另一种可能的方式是内化一个“理想父母”,按照自己想得到爱的方式去“爱”一个对方。我会格外地包容、接纳、理解对方,给对方特别多的关怀和照顾,而这些东西是我成长过程中希望得到又没得到过的。在这种情况下,我爱的并不是对方,而是我自己;我用爱对方的形式来满足自己被爱的愿望,同时还让自己显得比较“无私”。但这种爱毕竟是不真诚的,也是不真实的。当对方本能地感觉到这一点后,他(她)会逃避;而我就会指责对方不理解我。“我都这么爱你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或者时间长了,我付出了太多本来我不该付出(而且想要索取)的东西,最后也许就“感觉不会再爱了”。

很多病态的关系都包含有这样的模式。刚才所讲的两种障眼法,前一种就是积极地移情、投射或者内化,强烈地要求,或者给出这种“爱”;后一种则是冷淡地远离它,否认这种虚伪的爱,但同时也否认自己正常的、对于爱的需求。无论走上哪条路,我们都会发现,自己得不到真正的爱,也无法给出真正的爱,我们就会不快乐。是啊,如果双方给出和得到的东西都不是源自真实的需要,他们在爱情中又怎么会快乐呢?

所以谈恋爱不仅要“谈情说爱”,而且应该谈需要、谈愿望、谈期待。我希望从你那里得到什么,我不喜欢你给我什么,我愿意(能够)给你什么,我不想(暂时不能)给你什么……就这些问题,双方约定专门的时间,严肃地交换看法:就事论事,不谈过往的历史,不攻击对方,更不许动手打架。如果一方吵架或者找茬,另一方有权中止或退出讨论。如果两个人觉得自己的力量不够,或者觉得很难开诚布公,那么一起去做家庭咨询,让咨询师来主持会谈,这也很好。

最后是本文的结论:爱是我们的需要,我们得不到爱就无法正常地成长。过往积欠的“爱债”还会影响到我们之后的情感关系。这种影响有时候会体现为我们对“爱情”的扭曲的需要。所以当我们觉得自己缺少爱情的时候,或许我们该想想,我们到底是缺爱情,还是缺爱。花儿固然要浇水才能绽放,可若没有土壤,一味浇水,就会把它淹死。即使勉强开放,也半死不活、缺乏营养。

至于怎么判断自己是缺土还是缺水,那是另一个大问题。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接地气儿的心理咨询师一枚,坚持手工打造有质感的原创文章,致力于性感而又实用的心理学知识,专业而又通俗地吐槽点评热门话题,精准而无痛地治愈大众心理创伤。关注本账号请戳右上角“”、搜索公众号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图片!很期待与你相遇,么么哒!)

你是缺爱情,还是缺爱?,binzz.com


出处:www.binzz.com 转载请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