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资料 工作资料 生活资讯
您的位置:正能量励志Binzz.com > 人生感悟 >

小时候的生活

小时候的生活

添加时间:2013-11-23 13:49 编辑:冷蝴蝶
具体的时间已经忘了,不知是四岁还是五岁的时候,总之已经有了些许记忆。家里修建房屋,大人们都很忙,有人爬上旧房的屋顶拆除蓝色的青瓦和木梁;有人拿着锄头在挖石灰凼子;新房的红砖运过来,许多的人忙着卸砖;还有人在帮忙卸载和运送建新房要用的很多木
小时候的生活

  具体的时间已经忘了,不知是四岁还是五岁的时候,总之已经有了些许记忆。家里修建房屋,大人们都很忙,有人爬上旧房的屋顶拆除蓝色的青瓦和木梁;有人拿着锄头在挖石灰凼子;新房的红砖运过来,许多的人忙着卸砖;还有人在帮忙卸载和运送建新房要用的很多木料玉石板石灰水泥和钢筋等等。总之大家都很忙,而我当时小小的年纪,只知道家里在做一件很大的事情,成天只和几个小伙伴在房屋周围玩耍。

  以前的旧房屋有两种,一种是青砖的,青色是介于绿色和蓝色之间的颜色,不过我总感觉还是偏向于蓝色。这种砖很硬,大小和现在的红砖差不多,有的有钱人会整栋房屋都用这种青砖,交错相砌,给人一种很古老的感觉。另一种房屋是土砖的,纯粹的泥土颜色。不过好像整栋房屋用土砖的不多,一般只用在两侧和后面,前面一般还是用青砖,中国人毕竟是讲面子的。这种土砖的制作方法曾经听一个老人讲过,先在即将干燥的田地里或泥塘里找一块地方,然后画好尺码,再用铁锹切出来,自然风干后再用人力挑到建房的地方。用土砖建房时,两砖之间会涂抹一些黄泥,黄泥粘性很好,所以这种房屋还是挺结实的。

  我家的旧房屋到底是全部用的土砖,还是青砖和土砖搭配,我实在不记得了。不过肯定不是全部用的青砖,因为那房屋拆到和我一般高时的情景我一直记得,那些纵横交错的墙壁就是用土砖建造的。记起这样一个情景,一个师傅一下挖出一个很大的蟾蜍,用火钳夹出来。我们几个小孩,就一直用木棍逗那个蟾蜍玩,最后那只动物不知是死去了,还是逃生了。

  旧房被拆掉了,房址被铲平,仿佛上面以前没有房屋一样。新房的修建过程已经没有太深的印象,只是记得当时二楼修建扶手的时候,一个师傅用红砖做了几个形状让我的父母来选择,我则在一旁看着,感觉那几种形状的扶手都很好看,怎么好看却是说不上来。新房建的是三间两层楼,一楼顶铺的玉石板,然后在上面修建第二层,不过第二层只建了后面一部分,前面很宽的地方空出来作阳台,二楼顶就没用玉石板了,和以前的房屋一样,用木材和青瓦。那个时候的房屋很简单,中间是堂屋,两边各一间房,左边房后面是厨房,厨房门对面是上二楼的楼梯,卫生间在外面。厨房和楼梯之间是一条很窄的走道,正对的是后门,出后门有个用红砖围的院子,里面种了些樟树和棕榈树。

  那时农村的家里都是泥土的,坑坑洼洼。我家建了新房后,地上就用水泥抹平了,不过不知是什么原因,厨房里居然没用水泥抹平,所以厨房里仍然是坑洼的泥土地。厨房里有一个红砖砌成的灶,外面粉刷了水泥,灶的出烟口在屋的后墙一边,后面屋外贴着外墙砌了很高的烟囱直到房屋顶上。农村烧灶用的燃料叫“把子”,就是把稻草,再加一些砍细的干柴或山上掉落的枯松针,用一个像弓一样的叫“搞子”的工具像搓绳一样把它们缠在一起,像一根很粗的稻草绳,然后像麻花一样绞在一起就是一个“把子”。当然也有直接用木头当燃料的。烧灶的时候拿着一根烧火棍,随时注意挑起正在燃烧的柴火,不然火会越烧越小,甚至熄灭。好像最初的几年,家里的灶还用的蛮多的,经常用来做饭,很多人都说灶烧的饭好吃,不知有没有什么根据。后来农村烧灶越来越少,都用了炭炉和煤气炉。我的家里还多配了一个煤油炉,早晨我上学以前就是用这个炉子下面条吃。这个炉子是这样使用的:首先拿着一根前端带有棉布的铁丝,拧下装煤油容器的盖子,将棉布放到里面沾一下,然后用火柴点燃,从上面伸进炉子里面,点燃一圈捻子,最后调整火的大小,用起来挺繁琐的。特别是时间用长了,那些捻子会像煤油灯的捻子一样要更换,煤油灯只一个捻子,这

  个炉子却有十几个捻子,挺麻烦的一件事情。

  我家曾经打过两口井。第一口井是直接用钻子钻的。一根很长的竹竿,前面有一个钢制的圆筒,和家里装汤的碗口差不多大,圆筒下面像刀一样很锋利。选好地址后,几个大人手握着竹竿用力向下钻去,钻的土会留在圆筒里,拿出来后磕掉。就这样一上一下的,一口井很快就打好了。然后放一根管子一直到井底,上面用红砖砌一个方形的台子,在台子上装一个手压式的抽水机和下面的管子相连,这样就完成了。不过我家下面的泥土打到大约七八米深的时候遇到了很硬的石块,所以只能打得比较浅,井水并不太多,抽上来的水也不太干净。

  家里打第二口井的时候,我已经读初中了,那个时候全村都流行打井,几个打井的小队就住在村子里。我家的井也是打在后院,不过这一次却是比上一次大得多。选好地址,开挖以前还要放一挂鞭炮,烧些纸钱,表示要动土了,请菩萨宽恕。我家井的直径是一米二,两个师傅用锄头和铁锹一直往下挖,我就把挖上来的土挑出去。打井的那些天,我挑土的肩膀一次次被扁担磨破,不知挑了几百担,那一次真是理解了那些在外做工的人的辛苦!井挖到两米左右的时候,师傅们会在井口的两边用木头各搭一个“乂”形的架子,然后把一个轮轴放上去,轮轴上有很粗的绳子,绳子上系着铁钩,人可以踩在上面被放下去或拉上来,挖出的泥土也是用轮轴摇上来。不过井挖到八米左右时,又遇到了上一次的情况,那些石板已经很难挖动了,只能用炸药。以前炸药管理不是很严格,父亲去采石山上买来了炸药雷管和引线。挖井的师傅用铁咀在井底的中央钻一个大约深二十公分直径五公分的孔,然后铺上报纸,再把炸药放进去,用木槌小心压平,再放上雷管,连上引线。一个师傅脚踩在绳上,用烟点燃引线,然后向上喊一声,我和另一个师傅则用最快的速度把他摇上来。然后用绳子掉住四捆稻草,把井口封严,人则跑到很远的地方。过一会,只听到一声轰鸣,看

  见井口黑烟冒出,感觉地动山摇。然后来到井口,里面全是黑烟,什么也看不见,赶快拿来电扇,对着井里吹好长时间,才把黑烟吹走。再把师傅放下去,清理炸出的碎石。这样炸了十几次,才打出一口十几米深的井来。最后师傅会在井边从下往上镶上红砖,井口砌出一个圆台,然后用水泥粉刷才算完成了。

  这口井打好了,就把原来的井给填了。我们村里有的地方井里水很多,水位很高,老人们说那是有地下河经过;有的地方水很少,勉强够一家用。我家的井水就不多,只能刚好够用并且水位很低,提水很吃力。读初三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父母都不在家,只有奶奶在家照顾我。奶奶年纪大了,提不动水,所以每个周末我都从井里提水把家里的缸灌满。打水用的是铁桶,桶的边上系了一个铁锁。提水的时候,两只脚分别踩在井边,躬身,低头,把铁桶丢下去,桶会向铁锁那边倾斜,直到桶里灌满水,最后沉下去,然后用两只手交错往上提起来。提满一缸水,需要二十多桶,我总是累得满头大汗的。

  今天一点一滴写来,竟然感觉有些不能收笔,那些曾经的生活画面渐渐的在眼前浮现,那些曾经做过的事情也一一记起,这就是我曾经的生活,我希望我能跟随我的记忆,去回忆那已流逝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