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手机访问励志文章 经典语录 励志名言
您的位置:正能量励志Binzz.com > 读书笔记 >

红与黑读书笔记

红与黑读书笔记

添加时间:2015-01-06 15:21 编辑:冷蝴蝶
篇1: 《红与黑》是19世纪欧洲批判现实主义的奠基作品。小说围绕主人公于连个人奋斗的经历与最终失败,尤其是他的两次感情的描述,广泛地展现了19世纪初30年间压在法国人民头上的历届政府所带来的社会风气,强烈地抨击了复辟王朝时期贵族的反动,教会的黑暗

  篇1:

  《红与黑》是19世纪欧洲批判现实主义的奠基作品。小说围绕主人公于连个人奋斗的经历与最终失败,尤其是他的两次感情的描述,广泛地展现了“19世纪初30年间压在法国人民头上的历届政府所带来的社会风气”,强烈地抨击了复辟王朝时期贵族的反动,教会的黑暗和资产阶级新贵的卑鄙庸俗,利欲熏心。因此小说虽然以感情生活为主线,但毕竟不是感情小说,而是一部“政治小说”。

  司汤达是善于从感情中反映重大社会问题的文学大师。(lz13)于连的两次感情都与时代风云紧密相连,这是当时阶级角逐的一种表现形式,他对德·雷纳尔夫人之后的确也产生了真正的感情,但开始是出于小市民对权贵的报复心理。因此,于连第一次占有德·雷纳尔夫人的手的时候,他感到的并不是感情的快乐,而是拿破仑式的野心的胜利,是“狂欢”和“喜悦”,是报复心理的满足。

  如果说于连对德·雷纳尔夫人的追求还有某些真挚情感的话,那么于连对玛蒂尔德小姐的感情则纯属政治上的角逐,玛蒂尔德既有贵族少女的傲慢、任性的气质,又受到法国大革命的深刻影响。她认为,如果再有一次大革命,主宰社会的必定是像于连这样富于朝气的平民青年。同于连结成伉俪,既富于浪漫气息,又找到了有力的靠山。而于连则认为与玛蒂尔德小姐结婚能够爬上高位,青云直上,因此不惜去骗取她的感情。但是,于连的两次感情最终还是失败了。这是正因在复辟时期,封建势力向市民阶层猖狂反扑。于连不是统治阶级圈子里的人,那个阶级决不会容忍于连那样的人实现其宏愿。

  《红与黑》在典型环境典型性格的塑造、匀称的艺术结构和白描手法的运用上都有突出的成就,而司汤达因此被评论家称为“现代小说之父”则是正因他在《红与黑》中表现了卓越的心理描述天才。现实主义作家都强调细节的真实,但司汤达与巴尔扎克不一样,他着重刻画的不是客观环境,而是人物内心活动的细致和逼真,作者常常三言两语就把人物行动、周围环境交代过去,而对其内心的活动则洋洋洒洒,不惜笔墨,感情心理描述更是丝丝入扣,动人心弦。作者在于连得知德·雷纳尔夫人写揭发信到枪杀她这段情节上仅用了三页,而与玛蒂尔德的感情却花了上百页的篇幅细致描述。德·雷纳尔夫人堕入情网时的那种喜悦、痛苦、忏悔而又不甘放下快乐的复杂心理的展现,也令人拍案叫绝。

  读《红与黑》是一段太过漫长的过程,正因时刻已给了作家和作品最无私而又公正的评判,我的阅读态度自不能像对畅销书那样肆无忌惮,又不能像对言情小说那样不置可否。我是在用心灵去与那个时代交谈,重点也放在历史以外的探究和思考。

  篇2:

  《红与黑》读后感笔记

  西方有一部与东方相媲美的“红楼梦”:这就是法国作家司汤达的《红与黑》。一百多年以来,关于这本书的评论众说纷纭。但我觉得主要都是从两方面来评价主人公于连的:一是追求感情、荣誉、快乐、英勇(红),二是使用阴谋、野心、罪恶、伪善(黑)来实现自己的理想。也许这些说法是对的,但也许也不全对。正因于连是个复杂的人。

  于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其实,于连并不是像一些人所说的那样是个野心家,其实他只但是他不属于那个社会罢了。他是十九世纪三十年代朝气蓬勃的青年的代表,他的行动只是平民青年反抗贵族的反映。他很像司汤达第一部中篇小说《阿尔芒斯》中的男主人公——奥克塔夫;很像歌德《少年维特之烦恼》中的维特;很像缪塞笔下的沃达夫;很像普希金笔下的奥涅金;很像拜伦笔下的恰尔德·哈罗尔德;很像曹雪芹笔下的贾宝玉;很像张抗抗笔下的舒贝。但于连与他们又有许多鲜明的不一样之处:于连虽然叛逆但是他不忧郁,相反却很热情,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而用心发奋;于连虽然时常自我分析,但是他的心里并不迷惘,他有明确的目标——向上流社会攀登。虽然他在感情上欺骗过,但他情感丰富,爱是真实的;虽然他最后能够说是在悄无声息中灭亡,但他却是在激流勇进中消失的。司汤达想借助《红与黑》来再现十九世纪三十年代的法国。我们能够从书中体会到现实与浪漫,奇趣与幻想,从中我们能进一步认识法国大革命所造成的法国社会里人们行动的秘密动机和内心世界的特征。

  司汤达精心雕刻的于连,不只是水彩画,而是雕塑,给人立体感。从于连的自卑引发的仇视,乃至到最后的不折手段,然后到最后的反省,回复到心灵的平静。司汤达在用于连的变化作为《红与黑》故事发展的线索的同时,还在用这些特点去完善一个人—一个完善的人,而不是完美的人。尽可能少犯错误,这是人的准则;不犯错误,那是天使的梦想。于连性格上的丑与美,善与恶的矛盾的统一,也正是他被认可的原因之一。

  记得有位老师说过:我们与作家的区别在于作家能把心里想的用笔来表达出来。想来还是有必须道理的。既然是想作者之所想,自然是为作者之所为了。钱钟书称方鸿渐就是他本人,而福楼拜也自诩是包法利夫人。每个作者笔下的人物,除了当时社会的烙印,都该有作者本人影子。否则,它将不是一部好的著作。司汤达之因此能如此细致入微的描述于连的那种畸形的自尊,大概正因他是想于连之所想,至少,作者本人曾有过类似想法。作者写出自己内心的丑恶,非但不会对作者的形象有所影响,却恰恰从侧面反衬出他的坦然。谁能说这不是一种美丽呢?能把自己赤裸裸的放到手术台上一寸寸的解剖,是一种勇气,也是一种快乐。勇气,要让别人了解自己的思想。快乐,也正是要让别人了解自己的思想。短暂的是现实,永生的是理想。于连在他那扭曲的想法之下,开始了他短暂的仕途。于连又在一次次打击中重复着永生的自我,或者说是司汤达本人的自我。

  很多时候,人往往正因一次人生的巨变,而彻头彻尾的蜕变,那就是顿悟。于是司汤达自然而然的透过上断头台,让于连有所顿悟,并顺手把他“引入正途”。于是,就有了于连在法庭上的演讲就成了荡气回肠的表现了。虽然这也是他的最后绝唱,可这是司汤达借着于连之口,畅快淋漓的表白了一下自己心声:潜伏在表象下的整个社会的腐朽和虚伪。因此也就在整篇小说的最后,出现了高潮。而在高潮中退却故事的情节,或许这也是司汤达成功之处。在典型环境中铸造典型人物的艺术特色,不仅仅开了现实主义文学的先河,而且作出了光辉的范例。

  篇3:

  红与黑读书笔记

  司汤达的《红与黑》,写的是法国青年于连的故事。于连是一个有才华,有野心,有自尊,也有良心的人。许多评价把于连说成是一味向上爬的野心家。但我个人而言,我觉得他们都忽略了一点,就是于连良心的一面。或者说忽略了站在故事背后的作者进行的精神思考。

  于连确实是野心家。于连的野心膨胀过程是故事最表面也是最直接的线索。在德。雷纳尔放假,于连想:“我必须要在这个女生身上得手,”“那样如果有一天我发迹了,有人指责我赶过家庭教师这样下等的职业,我就能够告诉他,是感情把我抛到这个职位上的。”但是于连也像一个哲学家,他思考人生,思考巴黎,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的是当像拿破仑般的英雄。但他对德。雷纳尔夫人的爱,个性是在他生命的最后,不能不让人感到真情。作者的故事构造得极巧妙。当于连步上仕途时,他用尽心机去获取德。雷纳尔夫人的心,并想用此来证明自己的潜质和提高自身的价值,可最后他才明白德。雷纳尔夫人是他的终生至爱。之后的玛蒂尔德小姐是在开始时主动追求于连的。但是又经过多次的反复,曾使于连感到神魂颠倒。当玛蒂尔德确认自己爱上于连的时候,于连在临死之前却说只有德。雷纳尔夫人才会真心待他的孩子。在于连的攀升过程也少不了这些女生们的帮忙,但是在最后他的摔倒也是正因女生。作者在《红与黑》中塑造了于连,但是更塑造的于连背后的时代,在上层社会中,人人都重视荣誉,但是又过着奢侈的颓废的生活,青年们都缺乏勇气。社会的各种党派都在用心而又秘密的活动着。

  在人物塑造的手段上,司汤达使用了超出同时代作家所能及的心理深度的挖掘。以深刻细腻的笔调充分展示了主人公心灵空间,广泛运用了独白和自由联想等多种艺术手法挖掘出了于连深层意识的活动,并开创了后世“意识流小说”“心理小说”的先河。是一首“灵魂的哲学与诗”。

  对于书名人们也引起了一番争论,通常,人们认为书名中的“红”是象征拿破仑时代的军服;“黑”是王政复古年代的僧侣黑衣。也有人认为,红是德·瑞那夫人的鲜血,黑是玛特尔的丧服;红与黑是象征赌盘上的黑点红点,而轮盘则象征人生的游戏等。我认为红色还能够象征于连的追求人生好处,而黑色就代表社会中形形色色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拼命奔波,却不明白自己存在真正好处的生存状态吧!

  篇4:

  红与黑的读书笔记

  作家笔下展现的,首先是整个法兰西社会的一个典型的窗口——小小的维里埃尔城的政治格局。贵族出生的德瑞那市长是复辟王朝在那里的最高代表,把维护复辟政权,防止资产阶级自由党人在政治上得势视为天职。贫民收容所所长瓦尔诺原是小市民,由于投靠天主教会的秘密组织圣会而获得此刻的肥差,从而把自己同复辟政权栓在一齐。

  副本堂神父玛斯隆是教会派来的间谍,一切人的言行皆在他的监视之下,在这王座与祭坛互相支撑的时代,是个炙手可热的人。这三个人构成的三头政治,反映了复辟势力在维里埃尔城独揽大权的局面。而他们的对立面,是为数甚重,拥有巨大经济实力的咄咄逼人的资产阶级自由党人。

  司汤达一方面向人们描述了保王党人的横行霸道,一方面又让人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握有经济实力的资产阶级,在政治上也定将是最后的胜者。《红与黑》成书于一八三零年七月革命以前,司汤达竟像是洞悉了历史户外的这一必然趋向。

  篇5:

  《红与黑》读书笔记

  进入大学后,就想多读几部名著,但往往都是一本书开个头,或看看资料说,知道点大概就算是读完了。学校读书节一开始,我就决心读一本名著。之因此选取《红与黑》,是正因看萌芽上的《玛格丽特》的作者对这部书十分之欣赏。

  文章主要写的是下层平民一个木匠的儿子于连,在那个动荡的年代,他的野心膨胀和破灭的杯具。书名《红与黑》,有人说红是代表拿破仑时代的军服。黑是代表王政复古年代的僧侣的黑夜。在我看来红是于连那颗不甘寂寞的心,黑则是那个时代黑暗的社会现实,最终黑夜熄灭了人们的热血。书的副标题“1830年记事”,透露出它是以1815-1830法国七月革命前夕的社会生活为背景。

  全文的骨架是以于连从一个立志当大主教的外省平民,阴错阳差的成了当地市长的家庭教师,却在这期间和女主人德·雷纳儿夫人发生了恋情,当他沉浸在“占有的欢乐”的时候,却被无耻和粗鲁的瓦勒诺给告发,不得不远走他乡,来到了修道院,在贝桑松他把身边每一个人都当做敌人而最大的敌人就是比拉尔神父,当比拉尔神父离职的时候把他说给德·拉莫尔候爵做秘书。候爵府中和玛蒂尔德小姐产生了感情,随后恋情被候爵知晓,在马蒂尔德小姐的苦苦哀求之下,候爵最后松口承认他们感情。但是这是于连的初恋情人德·雷纳尔夫人在有心人的唆使下诽谤了于连。眼看着感情即将破灭,野心也随之破灭,于连回到韦里埃,一怒之下朝德·雷纳尔开了两枪,被判死刑。在监狱中大彻大悟光荣的死去。

  看后对我感触最深的就是于连的两场感情:一个是与德·雷纳尔夫人的“心灵的感情”;另一个是与马蒂尔德小姐的“头脑的感情”。

  第一段感情开始于连对德·雷纳尔夫人的诱惑,而于连仅仅是想完成一个对贵族老爷们的报复,和满足他的虚荣心,因此他决定要在这个女生身上“取得成功”。但是之后被德·雷纳尔夫人那颗善良,温柔,单纯心所打动,他疯狂的爱上了德·雷纳尔夫人,但是这颗心不久后被野心所占据,他几乎忘记了他,直到最后才爆发。他才猛然醒悟他说到;“从前我们在韦尔吉树林里散步的时候,我本来能够获得无穷的快乐,但我却让强烈的野心把我的灵魂带到幻想之国里去了。你那迷人的胳膊就在我的唇边,我没有把它紧紧抱在我的怀里,我对未来的幻想,把我从你那里夺走了。是的,要是你不到这监狱里来看我,我到死也不知道什么叫快乐。”

  另一个和马蒂尔德小姐的恋情,则是开始于彼此的不屈服,骄傲。能够说一场征服与被征服的感情。马蒂尔德小姐是一个出身高贵的,聪明的,高傲的,美丽的,如王后一般的女子。她是一个活在自己想象中的感情的女生。于连就被她所有的一切给吸引住了。同时,由于于连在马蒂尔德小姐面前的骄傲,自尊心和对她的不屑一顾,也有于连的才情。得不到就是最好的。当双方某一个屈服了,那这个人就会受到折磨。最为好玩的是科拉索夫亲王给于连设计的一连串计划,使我们看这个建立在嫉妒上的感情。

  在最后虽然妈蒂尔德小姐放下了地位,为于连四处奔波,可我还是觉得那不是感情的原因,那是她由于“被一种并不缺乏英雄注意的热情所燃烧着”,她甚至还想到“巴黎客厅里的人士,看见我这样身份的姑娘,崇拜一个行将被判死刑的情人到了这一地步,他们将怎样议论呢?象这样的感情,务必回到英雄的时代才找得到”,这说明我们可爱的小姐还没走出她那幻想,直到最后她抱着于连的头颅把它安葬,我觉得那只是对玛格丽特王后的模仿,那是印在她脑海里的东西无法忘记,她把她哥哥叫做阿尼巴尔,自己则叫马蒂尔德·玛格丽特。

  在狱中的于连还是选取了德·雷纳尔夫人,我才觉得于连并不是一个没有人性的野心家,他也有一颗善良的心,当他在瓦勒诺家中吃饭的时候能够看出。但是光凭善良是无法在那个社会生存的,因此他学会了伪装,他在贝桑松的时候学会了这一切。他有野心,那是正因他有学识,他有一颗强烈的自尊心,他不甘屈尊人下,有人说过不愿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那一个有潜质的人就非得很平庸的过一辈子吗?他要追求快乐,当他在木材场的时候他的愿望就是看喜爱的书,当他踏入市长家中的时候,他就开始被那个肮脏的社会给染色了,他那时才快满十九岁。他不知道什么叫快乐,只有他在征服德·雷纳尔夫人的时候,当他完成一个又一个计划的时候,当他看到马蒂尔德小姐在他面前屈服的时候,当他当上轻骑兵中尉的时候,他才感到快乐。但是随后又会自责。因此,我们没有必要去责怪于连,我们要痛恨的是那个社会。

  当于连被德。雷纳尔的一封信给毁掉快乐,他要报复,他入狱了,入狱让他远离了社会,使他卸下了伪装,这时我们才看到真正的于连,他才会找到真正的快乐。

  在我们此刻的社会寻找象于连和德·雷纳尔夫人那样心灵的感情已经很难了。我从书中只学会了要珍惜感情。我也没有那么伟大的报复去控诉这个社会,只是期望大家还能报有一些幻想。

  作为一部优秀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红与黑》并没有从概念出发,将主人公于连图解成一个追求功利的符号。相反,作者却给予了他深切的同情,透过人对欲念的执着追求与追求不到的痛苦来批判那个时代特定的社会现实,这也是《红与黑》流传至今魅力长存的原因。

  篇6:

  《红与黑》是19世纪欧洲批判现实主义的奠基作品。小说围绕主人公于连个人奋斗的经历与最终失败,尤其是他的两次感情的描述,广泛地展现了"19世纪初30年间压在法国人民头上的历届政府所带来的社会风气",强烈地抨击了复辟王朝时期贵族的反动,教会的黑暗和资产阶级新贵的卑鄙庸俗,利欲熏心。因此小说虽以于连的感情生活作为主线,但毕竟不是感情小说,而是一部"政治小说"。

  司汤达是善于从感情中反映重大社会问题的文学大师。于连的两次感情都与时代风云紧密相连,这是当时阶级角逐的一种表现形式,他对德·雷纳尔夫人之后的确也产生了真正的感情,但开始是出于小市民对权贵的报复心理。因此,于连第一次占有德·雷纳尔夫人的手的时候,他感到的并不是感情的快乐,而是拿破仑式的野心的胜利,是"狂欢"和"喜悦",是报复心理的满足。

  如果说于连对德·雷纳尔夫人的追求还有某些真挚情感的话,那么于连对玛蒂尔德小姐的感情则纯属政治上的角逐,玛蒂尔德既有贵族少女的傲慢,任性的气质,又受到法国大革命的深刻影响。她认为,如果再有一次大革命,主宰社会的必定是像于连这样富于朝气的平民青年。同于连结成伉俪,既富于浪漫气息,又找到了有力的靠山。而于连则认为与玛蒂尔德小姐结婚能够爬上高位,青云直上,因此不惜去骗取她的感情。但是,于连的两次感情最终还是失败了。这是正因在复辟时期,封建势力向市民阶层猖狂反扑。于连不是统治阶级圈子里的人,那个阶级决不会容忍于连那样的人实现其宏愿。

  《红与黑》在典型环境典型性格的塑造,匀称的艺术结构和白描手法的运用上都有突出的成就,而司汤达因此被评论家称为"现代小说之父"则是正因他在《红与黑》中表现了卓越的心理描述天才。现实主义作家都强调细节的真实,但司汤达与巴尔扎克不一样,他着重刻画的不是客观环境,而是人物内心活动的细致和逼真,作者常常三言两语就把人物行动,周围环境交代过去,而对其内心的活动则洋洋洒洒,不惜笔墨,感情心理描述更是丝丝入扣,动人心弦。作者在于连得知德·雷纳尔夫人写揭发信到枪杀她这段情节上仅用了三页,而与玛蒂尔德的感情却花了上百页的篇幅细致描述。德·雷纳尔夫人堕入情网时的那种喜悦,痛苦,忏悔而又不甘放下快乐的复杂心理的展现,也令人拍案叫绝。

  读《红与黑》是一段太过漫长的过程,正因时刻已给了作家和作品最无私而又公正的评判,我的阅读态度自不能像对畅销书那样肆无忌惮,又不能像对言情小说那样不置可否。我是在用心灵去与那个时代交谈,重点也放在历史以外的探究和思考。

  引领我啃完这本书的是其本身的巨大魅力。作者从一纸简单的刑事案件资料中展示出那个时代广阔的社会画面,把一个普通的刑事罪行提高到对十九世纪初期法国资产阶级社会制度,进行历史和哲学研究的水平。小说令我看到在生硬的历史书上无法感受的,那段法国大贵族和资产阶级交替执政的关键时期的状况。我从中了解到现实主义作品的另一种艺术特色——司汤达倾心的人的"灵魂辩证法";这与以往我从《高老头》,《欧也妮·格朗台》中体会的巴尔扎克的"造成一个人的境遇"有很大不一样。

  全书最耀眼也是文学史上著名的人物自然是于连·索雷尔,"平民出身,较高文化,任家庭教师,与女主人发生恋情,事露,枪杀恋人,被判死刑"是他一生的骨架,"追求"快乐的"热情"和"毅力",对阶级差异的反抗所表现出近乎英雄的气概就是动人的血肉。作者用淡化物质描述而突出心灵跟踪的手法强化的,正是于连处在青年的冲动下追求"英雄的梦想"经历,这是对那个社会形态的反抗,也是对碌碌无为,虚度青春的反抗。

  在社会现实阻碍实现抱负时只有两种选取:退避或是反抗。那些当着小职员不求上进,整天抱怨生活乏味的青年就是退避者,他们或许平庸得舒适却被社会的前进所淘汰。能不断树立人生目标,决定实现人生理想的便是和于连有同样气概的反抗者。这个时代当然不欢迎虚伪的言行作为手段,但仍然需要对生活的热情来反抗空虚的度日。这样,于连杯具性的结局除了昭示"个人反抗行不通"外,就有了对当今社会更实际的好处。

  写至此,不得不引到这部小说的一个"创举"——使于连与德·雷纳尔夫人"心灵的感情"和于连与德·拉莫尔小姐"头脑的感情"相映成趣。尽管这两个贵族女性的感情方式迥然不一样,一个深沉,一个狂热,他们在这两个基本点上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对本阶级的厌恶,对封建门阀制度的叛逆。记得当于连发现自己的感情正蜕变成虚荣的工具时说"我把自己毁了",可之后的细节是"一种高傲之间带着恶意的表情很快的代替了最真挚,最强烈的感情的表情。"这时的贵族小姐却是摆脱了一向慢得像乌龟爬一样的生活,用丧失尊严的方法博得感情。书中两段杯具感情的进展始终伴随着新贵的若即若离和于连的自卑带来的怀疑,直至生命将要终结时,感情才爆发出无济于事的原始的火花,令人感怀。

  当我将落笔时,发现用意识写出感想的时刻已可与用精神阅读原著的时刻相比较了。我兴奋于自己得到反抗平庸的启示,感动于那些尽管扭曲而依然壮烈的感情片段。当有人提及《红与黑》,我能够自豪地在回答"我读过"后面加上一句"我也掩卷沉思过"。

  篇7:

  红与黑读书笔记1000字

  每个人都渴望得到快乐快乐的感情,但是许多人往往还没有认真思考过什么样的感情才是快乐快乐的感情就匆忙开始恋爱了,更有不少的人甚至盲目地坚信“爱是没有错的”的误导,不知不觉陷入了病态痛苦的感情之中还不自知。法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奠基者斯汤达写的经典名著《红与黑》无疑为我们带给了一个极好的病态感情的样板。

  斯汤达写于1830年前后的《红与黑》,讲述了一个山村木匠的儿子于连,与上流社会的市长夫人雷纳尔夫人和巴黎市侯爵的女儿拉莫尔小姐的两个感情故事。在当时的法国,一个社会底层的普通公民要想进入上流社会有两条道路能够选取,一条是红色的道路,即透过获得君主颁发爵位的途径;另一条是黑色的道路,即透过从事宗教职业的途径。山村木匠的儿子于连不甘心像他的父亲和两个哥哥那样一辈子做山村木匠,于是选取了宗教这条黑色的道路试图挤入上流社会。他以自学拉丁文《圣经》为敲门砖,得以进入山区小城的市长家里当拉丁文家庭教师。

  市长夫人雷纳尔夫人从小被狂热崇拜耶酥圣心的修女教育长大,但她“把修道院学到的一切视为荒谬的东西,很快忘得干干净净;但是她没有用任何东西来填补空乏的头脑,结果什么也不知道。”雷纳尔夫人长得漂亮,又是一大笔财产的继承人,很容易就成了山区小城的市长夫人,在她三十岁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儿子的母亲了。

  十八岁的于连外表英俊,尽管出身贫寒却心高气傲。他渴望挤入上流社会,却又“对上流社会,只怀着仇恨和厌恶,事实上,上流社会只在餐桌的末端接纳了他,这也许是他产生仇恨和厌恶的原因。”在当时的法国,家庭教师在上流社会的眼中是与仆人一样的级别,甚至连吃饭也不能与主人同桌。胸怀大志的于连尽管十分渴望挤入上流社会,十分珍视去市长家做家庭教师的机会,但他宁愿继续做木匠甚至逃离家乡也无法忍受与仆人一齐吃饭的侮辱,经过抗争才被破格允许与主人同桌吃饭。

  雷纳尔夫人虽然是小城公认的美女,却不是一个轻浮的人,她“这颗心从来没有想过卖弄风情,矫揉造作”,她结婚后虽然被富裕年轻的美男子瓦尔诺追求,却一向不为所动。当十八岁的于连走进她的生活时,她对他的好感与其说是一个女生对一个男生的感情,不如说是一个母亲对一个孩子的感情,正因于连看上去只有十七岁,而她的大儿子已经十一岁了。

  雷纳尔夫人对于连有好感,不仅仅正因他年龄小、聪明、干净、对她视为生命一样重要的三个孩子很友好,还正因于连的贫寒和可怜。于连没有了母亲,父亲视他为家庭的负担,两个哥哥甚至当着雷纳尔夫人的面把于连打得“满脸是血,昏倒在地”。想到于连的不幸遭遇,她常常伤感地流下泪来。当她发现于连由于贫穷而没有足够的内衣时,最后决定瞒着丈夫送点钱给于连,没有想到却遭到了于连愤怒的拒绝,于连将此看成是对他的羞辱。这不但没有使雷纳尔夫人产生恶感,反而更加敬佩起于连来。最后日久生情,不知不觉爱上了于连。

  可悲的是直到这时候,她依然不知道她已经陷入了病态的感情,书中写道:“她很富有,十六岁时嫁给一个仁慈的绅士,她出生以来,从来没有体验过,也未见过丝毫与感情相似的感情。只有听她忏悔的善良的本堂神甫谢朗向她讲过感情,是讲有关瓦尔诺先生追求她的事,而且他把感情描绘成那么令人厌恶的图景,以至于感情这个词在她的头脑中意味着最淫秽的行为。她偶尔也看几本小说,她在里面发现的感情被她看成是一种例外的或完全超出自然的事情。由于这样无知,德·雷纳尔夫人生活得十分快乐,心里时刻装着于连,一点没有想过对自己作丝毫责备。”

  于连发现了雷纳尔夫人对他的爱,但他并不爱她。书中写道:“于连暗想,她蔑视过我,这是对她以牙还牙的好机会。天晓得她有多少情夫!她对我钟情的原因是我们见面容易。’”“受小小虚荣心的驱使,于连继续想道:‘我尤其就应在这个女生身上取得成功,正因倘若有朝一日我发了迹,有人指责我当过卑贱的家庭教师,我就告诉他,是感情把我推上这个位置的。’”

  尽管于连和雷纳尔夫人的感情是病态的感情,我们却不能否认病态的感情也一样能给人带来快乐,就像毒品也能给人带来快乐一样。只是这种病态的感情带来的快乐总是短暂的,而痛苦是长久的。儿子的一场大病让雷纳尔夫人意识到自己犯了通奸罪,紧之后又被别人揭发奸情,从此深陷种种痛苦的精神折磨之中。于连也因此不得不逃进了神学院,但他很快就将雷纳尔夫人抛在了脑后。于连在神学院学了一年后进了巴黎的侯爵府给侯爵当私人文书,并因此与侯爵的女儿拉莫尔小姐发生了又一次病态的感情。

  健康的感情都是相似的,病态的感情却各有各的不一样。雷纳尔夫人和拉莫尔小姐虽然爱的都是同一个男生,但他俩的病态感情的病因和病症却完全不一样。如果雷纳尔小姐的病因是由于对感情的无知,那么拉莫尔小姐的病因则能够说是为了满足征服的欲望。

  拉莫尔小姐出生豪门、长得漂亮、善于打扮、聪明伶俐还风华正茂,因此她的身边一向围着不少追求者。就在她遇到于连的时候,她的父母已经在为她和年龄相仿的克鲁瓦泽努瓦侯爵的婚约联系公证人,于连甚至亲手多次经手相关的联络信件。她之因此对于连产生了兴趣,与其说是正因爱,不如说是为了满足她的征服欲望。正是正因于连尽管身份低贱,却不像其他贵族公子那样恭维讨好他,深深激发了她的征服欲望。于是她施展种种手段引诱于连,然而一旦于连上了她的床,第二天她就断然拒绝再与他来往,继续筹备与年轻的克鲁瓦泽努瓦侯爵的婚礼了。正因对她来说一旦征服了他,也就立刻失去了兴趣。

  于连第一次理解拉莫尔小姐半夜的约会邀请也完全不是正因感情,而是为了维护自尊、迎接来自上流社会的挑战。正因他完全不坚信她会真心爱他,他怀疑她的邀请只是几个贵族公子小姐合伙作弄他的一个阴谋,因此他不但在赴会前将拉莫尔小姐约会的情书寄给朋友保管以便在被抓住后能够为自己洗脱罪名,而且在赴会时特意购买了手枪带在身上以免当场被他们打死。

  于连被引诱后陷入情网,但是只获得了一夜情之后就遭到了拉莫尔小姐的抛弃。幸亏在一位贵族情场高手的指导下,于连透过勾引经常来拉莫尔小姐家中做客的元帅夫人,激发了拉莫尔小姐的嫉妒心,才再次获得了拉莫尔小姐的青睐。因此在拉莫尔小姐和于连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与其说是一场感情,不如说是一场征服和反征服的智力游戏。于连在临死之前要求拉莫尔小姐把孩子生下来后交给雷纳尔夫人抚养,也充分证明于连并不真正爱拉莫尔小姐。拉莫尔小姐的怀孕,完全是这个游戏的副产品。只是这个副产品进一步激发了拉莫尔小姐要主宰一切的雄心,她想凭借自己的力量让于连踏进上流社会。她的这个愿望自然遭到了当时主宰法国上流社会的“红道”和“黑道”势力的联合封杀。

  卑劣的神甫利用雷纳尔夫人忏悔得知了她与于连的奸情,然后胁迫雷纳尔夫人向拉莫尔小姐的父亲告发于连。神甫写了歪曲事实的诬告信,让雷纳尔夫人抄写后发了出去,并最后使拉莫尔小姐的父亲成功将于连和他的女儿拆开。正因诬告信把于连丑化成一个靠引诱女主人来挤入上流社会的卑鄙小人。

  于连确实渴望挤入上流社会,也确实与两个上流社会的女主人产生了病态的感情,但是他并不是为了挤入上流社会才与这两个女生发生感情关联的,况且在与这两个女生的恋爱过程中,都是女主人主动向他发起的进攻,他也完全是靠了自己在学业上的特长才勉强接近了上流社会的边缘。因此当他看到雷纳尔夫人的这封诬告信后,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因此在冲动之下跑去枪击了雷纳尔夫人。

  于连与这两个女生的病态感情本身就是对主宰上流社会的红道势力和黑道势力的巨大挑战,事实上于连在与这两个女生的恋爱过程中,也始终把这看成是向上流社会的一种反抗和挑战。正因如此,不管雷纳尔夫人怎样以受害人的身份为于连求情,也不管拉莫尔小姐怎样运用权力和金钱来解救于连,都无法改变于连被斩首处死的悲惨结局。

  掩卷沉思,我觉得斯汤达透过《红与黑》这本书不但为我们展示了一个病态感情的杯具,也为我们展示了在红道势力和黑道势力统治下的法国社会的黑暗和丑恶。年轻有为的青年于连表面上看是被毁于病态的感情,实际上是被毁于当时病态的法国社会。同时,怎样避免陷入病态的感情,也是所有追求感情和歌颂感情的人们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篇8:

  《红与黑》是19世纪法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先驱者司汤达的代表作。司汤达是在“资产阶级胜利之后,立即就开始敏锐而明确地表现它的特征的第一个作家”,也是在法国美学领域里,提出批判现实主义理论的第一个作家。

  小说主人公于连出身卑贱,却有幸受到良好的教育,又有着杰出的智慧。在于连十九岁那年被市长聘为家庭教师,不久,和市长夫人恋爱,事情败露后被迫到神学院投靠神父。之后在教派斗争中神父失败,于连也不能继续留在那里,于连又被说给宫廷大臣当秘书。从此,于连打开了进入上流社会的大门。于连十分能干,受到侯爵的赏识,为他发了勋章,于连因此参加了贵族们的反动会议,甘愿为贵族效劳。与此同时,于连也得到了侯爵女儿玛蒂尔德的感情,并迫使侯爵承认他们的结合。正在这时侯爵的政敌想方法让市长夫人写了一封揭发信,侯爵接到信后断然否定了自己女儿和于连的关联。于连气愤之极,枪击了市长夫人。尽管玛蒂尔德等人竭力营救,于连任被判处极刑……

  小说围绕主人公于连个人奋斗的经历及最终的失败,尤其是他的两次感情的描述,广泛地展现了“19世纪初近30年间压在法国人民头上的历届政府所带来的社会风气”,小说强烈地抨击了复辟王朝时期贵族的反动、教会的黑暗和资产阶级新贵的卑鄙庸俗、利欲熏心。

  全书最耀眼、也在文学史上着名的人物自然是于连·索雷尔,“平民出身,较高文化,任家庭教师,与女主人发生恋情,事露,枪杀恋人,被判死刑”是他一生的骨架,“追求”快乐的“热情”和“毅力”、对阶级差异的反抗所表现出近乎英雄的气概就是动人的血肉。作者着笔于人物心灵的跟踪的手法出心灵跟踪的手法强,正是突出了于连处在冲动下追求“英雄的梦想”心理历程,这是对那个社会形态的反抗,也是对碌碌无为、虚度青春的反抗。

  于连的一生都在追求快乐。因此他日后能跻身在所谓的上流社会中。什么是快乐,怎样得到快乐,是困惑着人类几千年的问题,也同样困惑着于连。在他心目中,快乐并没有确切的标准,只是在他的心计、在他的警觉、在他的一个又一个的“作战计划”及其实施当中的。他正因第一次摆脱了父兄的虐待而快乐,为德·莱纳夫人面前履行“某种职责”而快乐,为骄傲的玛蒂尔德在自己面前屈服而快乐,为一次次地发迹而快乐得要命。他渴望快乐,渴望成为上流社会的一员,渴望飞黄腾达,他发誓宁可死一千次也要飞黄腾达,他想要拥有尊贵的地位,众人的钦羡。为此,他制造了一个又一个“作战计划”,使出各种卑鄙、虚伪的手段,这一切都使他超人的智慧发挥的淋漓尽致。但他毕竟内心还保留着真、善的一面,因此在每每快乐之时,他又会扪心自问,陷入深深的自责。因此,他的计划又总会漏洞百出,总会让人怀疑。

  不难发现于连的这种快乐标准是以社会和他人标准为标准的,是为了追求他人和社会的承认。实际上,他并没有获得多少快乐和快乐,反而使自己时时刻刻都处于一种紧张状态,感受不到踏实、安定,仅仅是自己告诉自己感觉到“快乐的到了极点”,兴奋地跑来跑去,就像“野心家实现后的狂喜”,只是片刻激情而已,剩下的就是想紧之后就应怎样制定并实施下一个计划。这些所谓的快乐仅仅是表象而已,暂时的满足,暂时的安慰,于连为了表象而牺牲了本质,迷失了自己。当他得知德·莱纳夫人的一封揭发信断送了他的快乐,把他历经千幸万苦打开的通往上层社会的门无情的封锁时,他想到了报复,他选取了最直接、却又最愚蠢的方法——结束了德·莱纳夫人的生命,也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在监狱中的那段时刻,使于连想了很多,他从自己禁锢的思想中解脱出来,从社会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获得了精神的自由,获得了灵魂的重生。他脱下了往日一切伪装的面具,找到了迷失的自我,也找到了最真实的快乐。他放下了逃跑和上诉,能够真诚地对待每一位朋友,坦然地应对死亡,安静的等待死后的再一次轮回。

  作为一部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红与黑》并没有从概念出发,将主人公于连图解成一个追求功利的符号。相反,作者却给予了他深切的同情,透过人对欲望的执着追求与追求不到的痛苦来批判那个时代特定的社会现实,这大概也是《红与黑》流传至今,魅力长存的原因。

  对于书名人们以前也引起了一番争论,通常,人们认为书名中的“红”是象征拿破仑时代的军服;“黑”是王政复古年代的僧侣黑衣。也有人认为,“红”是德·莱纳夫人的鲜血,“黑“是玛蒂尔德的丧服;红与黑是象征赌盘上的黑点红点,而轮盘则象征人生的游戏等。我想红色是否还能够象征于连对人生的不懈追求,而黑色就代表社会中形形色色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拼命奔波,却不明白自己存在真正好处、真正价值的生存状态吧!

  在社会现实重重阻碍而又想要实现抱负时只有两种选取:退缩或是反抗。那些不求上进、整天抱怨生活乏味的青年就是退缩者,他们享受着平庸的生活,最后却难逃社会进步被淘汰的命运。能不断地树立人生目标、决心要实现人生理想的便是和于连有同样气概的反抗者。这个时代显然使不欢迎虚伪的言行、卑鄙的手段,但仍然需要对生活的热情来反抗空虚的度日。

  我想,在人们一味的批判社会的黑暗、同情于连成为社会的牺牲品时,是不是也该想想于连的反抗精神。

  我们是否也就应在“戴着脚镣跳舞”的同时,培养适合自己的“反抗精神”。

  篇9:

  红与黑读书笔记

  司汤达在小说《红与黑》中,用全能的上帝视角,为我们讲述1830年一个农民之子---于连---力图混入上流社会的悲情故事。小说的主题恰是以上所引述的主人公的独白,展现了拿破仑式的青年在大革命后的被压迫处境。透过阅读,我从社会背景,个人性格两个方面,分析了于连的命运结局的必然性。

  从社会的角度看,自拿破仑倒台以来,法国人的社会就丧失了伟大的形象。“骗子在圣会中寻求支持。伪善甚至在自由党的圈子里也得到长足的发展。烦闷变本加厉。除了读书种地之外,再没有别的消遣。”

  具体看来,在经济上,没落贵族已不比资产者享受更多的尊重和权力。而资产者热衷于剥削人们,加剧了社会贫富差距,现身为社会的蠹虫。比如,在惟里埃小城这个缩影中,市长德莱纳的思想上是狭隘的,才干仅止于让欠帐的人如期偿还。收容所所长瓦勒诺先生则是“一个自从管理穷人的福利之后显然把自己的财产增加了两、三倍的人,连专供弃儿使用的经费都要捞的人。”身为下层青年,于连处在这样的资产者之中,自然就培养了他愤世嫉俗,轻蔑上层的情绪。

  在政治上,当权者在当地施行着最厌恶的专制,小城市里的日子简直不堪忍受。才干已不是在政治上获取成功的主要条件,取而代之的是出身和交际。因而,对于于连来说,他的才能中,只在有利于交际的那一部分获得了发展。比如,背诵圣经。同时,他把感情也献与了交际。

  在思想上,教会企图重新夺回中世纪的思想控制权。虽然正处于启蒙思想的时期,下层民众依然迷恋教士的优越生活。而教会就透过教士的培养与选拔,试图继续愚昧民众。正如书中所说,“自打有了伏尔泰,自打实行两院制政府,法国教会好像懂得了书籍乃是它的真正敌人。在它看来,心灵的服从就是一切。”